精品言情小說 紫霧山莊 玉竹軒-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修爲是磕藥來的讀書

紫霧山莊
小說推薦紫霧山莊紫雾山庄
西域青年见此,就欲上前拦住,却被王仁贵带人拦着:
“阁下,这里是官宦之家聚居之地,还请不要在这里惹事,免得给你身后的主子惹麻烦!”
面对西域青年,王仁贵也很是谨慎,先不说此人的身份,就是这人的修为也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
好在西域青年也知道轻重,知道反抗这些五城兵马司的军卒很容易,但事后会非常的麻烦。
而且刚才与洛尘一击来看,洛尘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他现在也不一定有把握把洛尘留下来。
于是,西域青年瞥了一眼王仁武后,便眼睁睁地看着洛尘两人渐渐远去。
……
术仑摆下的赌斗之地在皇城的北大营校场内,北大营是大乾禁卫军的营地。
而禁卫军是大乾除屠蛟军和狼骑营外,另外最强的三大军团之一,它的兵员主要来自于边军的善战之士,战力非同小可,主要负责拱卫中都。
洛尘和秦小菲两人骑马围着皇城绕了半圈,从皇城的北门进入皇城,然后沿着城墙走了十几分钟,就来到了这座广阔的校场内。
此时,在这个校场内,四周插满了五颜六色的旗帜,旁边还有许多身穿暗金甲的禁卫军卒守卫着。
在校场的最前面,有一座点兵台,点兵台上此时正坐着十几位朝廷官员,其中太子和魏王赫然在列。
在这些人中,却没有看到明月公主,洛尘想想也是,明月作为公主,的确不适合出现在这种场合。
而在点兵台的下面,则有一座临时搭建起来的擂台,擂台边围着一圈草原军卒,上面正四平八稳地坐着一个身穿锦袍,面容刚毅,鹰钩鼻的草原青年,此人不是洛尘在皇城外见过的草原青年,还能有谁?
此时,不管是点兵台上的众人,还是擂台上的草原青年,都正认真地看着校场上的一场比斗。
洛尘跟随着秦小菲,一边沿着马道朝点兵台走去,一边也朝校场上的比斗看去。
只见校场上的擂台前面,一个身材高瘦,眼睛如鹰一样凌厉的草原中年军卒,正在和一个大乾青年武者比试射术。
旁边还站着十几个大乾青年武者,看其年纪,显然也是来参加比斗的。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紫霧山莊 txt-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的修爲是磕藥來的看書
“那个身材高瘦的草原军卒就是那个射雕手,名叫苏门,此人箭术了得,据说连草原上飞行的鹰都能射下来,而且还是眼睛中箭!”
秦小菲坐在马上,一边走着,一边跟洛尘介绍着。
“嗯!”
洛尘点了点头,深深地看了看正拉弓射箭的高瘦中年军卒。
“这场比斗依旧是苏门胜!下一场张三上场!”
下了马,洛尘两人刚走上点兵台,下面一个主持比斗的一个中年官员就宣布了这场比斗结束。
“哈哈!”
刚看完一场比斗,正晃了晃脑袋的太子见到洛尘突然到来,大笑一声,立马站起身来朝洛尘走去:“洛公子,你可总算是来了!”
点兵台上的众官员见状,也都好奇地朝左边的扶梯口看去,见来人竟是一个二流后期境界的少年,众官员顿时震惊不已,纷纷猜测着此人的身份。
但听到太子叫他洛公子,这些官员顿时想到了治好明月公主那人,于是,这些官员又眼神隐晦地看向魏王。
“哼!”
看到洛尘,魏王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眯着的眼中寒光爆闪,他明明派侍卫去拦住此人,但没想到还是让他过来了。
不过……偏头看了看点兵台下的术仑和那个射雕手,魏王脸上又露出了冷笑,来了又怎样?一个二流后期境界的少年,难道还能打败一个比他多修炼近十年的青年不成?更何况还有那个射雕手,他这两天可是亲眼见识了此人箭术的不凡。
想到这里,魏王又好整似暇的端坐着,撇过头去,继续看着下面的比斗。
“见过太子!”
见到太子过来,洛尘拱手一礼,秦小菲也躬身行礼。
“哈哈!小菲,辛苦你了!”
太子走了过来,先是赞许地看了看秦小菲,然后用下巴点了点下面的擂台,对洛尘问道:“怎么样?有信心么?”
洛尘闻言,笑了笑,正要说话,下面的术仑好像听到了点兵台上的动静,纵身一跃,掠上了点兵台。
看着洛尘,术仑眼中精光闪闪,用标准的大乾官话道:
“真是没想到,大乾竟然还有你这样的少年天才,你年纪这么小,不会是吃天材地宝提升的修为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你的修为可就是个花样子了!”
“哈哈!”
洛尘还未说话,那边的魏王闻言,一声大笑,坐在椅子上,朝这边说道:“术仑王子说得没错,此人正是拿一枚丹药治好了明月病的,说不定他的修为也是磕药磕来的!”
“哦?”
术仑闻言,顿时眯着眼看着洛尘:“原来你就是那个治好明月公主的人?本王子倒还没好好谢谢你,让本王子能够迎娶一位健康的公主。”
“呵呵!”
洛尘淡笑着,不以为意道:“谢不谢的,等你娶到了明月公主再说吧!另外,你们说得没错,我的修为的确是磕药磕来的!”
说道最后,洛尘态度诚恳地点了点头。
“呃……”
台上众人闻言,顿时露出参差不一的表情,术仑一愣;魏王脸上变得错愕;其他官员则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恍然之色;而太子,脸上顿时黑如锅底。
唯有秦小菲,见洛尘一副认真的样子,先是一愣,接着就努力憋着笑,如果不是她早知道洛尘杀过二流顶峰境界的杀手,她还真以为洛尘说得是真的。
“啊哈哈……”
术仑一愣后,顿时大笑了起来;魏王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下他更加放心了。
笑完后,术仑面带鄙夷之色地看着洛尘,嘲讽道:“你们大乾人果然个个都好面子,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所谓的天才,竟然自毁根基,就你这样提升的修为,你能杀得了一只鸡么?”
“不知道!没杀过!”
对术仑的嘲讽恍若未见,洛尘依旧面带诚恳地摇了摇头,但想到自己杀过的几个隐杀门的杀手,洛尘又补充道:“倒是宰过几头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