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燼神紀 雲清雨止-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玉合臺傳人的生命術法推薦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正因为了解幽魂的可怕之处,所以当看见这黑云鬼雾之中这一次竟然涌出这数不尽的幽魂大军出来,那孔陌的脸上不由变了颜色。
若说是对付一只幽魂,他倒是一点也不在意,可要是一次性对付这么庞大数量的幽魂,他就心里没底了。不错,幽魂虽然只是完全免疫物理攻击,不过对于那许多术法攻击一样具有一定的免疫力,只不过效果要差上许多,至于其免疫交果,就要看这术法对于阴魂类的事物克制情况如何。
比如土系术法一般来说对于这幽魂攻击效果比那物理攻击强不了多少,而火系攻击作用于幽魂身上却是要比作用于其它类的存在身上效果要强上三分,而光明系的攻击手段对于这幽魂的杀伤力却是会生生提升三倍。
偏偏这孔陌所修道法却是土金两系,所以这幽魂类的存在可是他最不愿意遇到的对手。一个两个的,倒是可以凭着手中拥有的一些异宝加以消灭,可多了就有些无能为力了,甚至连自保都成问题。话说回来,修士之间的对决,有时在很大程度上还要取决二人之间道法互相克制的情况。
不过与这孔陌的担心与郁闷不同,当灵儿与独孤篪看到这一波出现的是幽魂类存在时,眼中却是出现了一丝笑意。二人有着那天罚之眼,这一类的存在,只要其修为不会高过他们修为太多的话,那几乎是不须耗费多大力气,便能作到大面积的灭杀,不,应该说是收摄。
虽然说,如今他这天罚之眼与那烬神纪的炼狱与冥界之间断了联系,短时间之内不可能再将这些个幽魂鬼物拘摄到烬神纪世界中去,可不要忘了,独孤篪的那本命元鼎,九副归真图中也是有着幽冥鬼界的存在,一样能够收纳幽魂。
除了这独孤篪与灵儿之外,凤漪,徐芷若,还有那面具女子也是一脸的平静,徐芷若就不用说了,幽冥功法,紫灵杖,自然是对付这鬼道之物的利器,而凤漪,火系功法,更有三昧真火的加成,一样是阴魂鬼物的克星。
至于那面具女子如此镇静,想来亦有对付阴魂鬼物的绝妙手段。
事情还不到危急之时,灵儿与独孤篪自然不会暴露出自己太多的底牌,大家自然以寻常手段接战,先看看情况再说。
六大鬼将自然不怵这幽魂的攻击,他们与那幽魂一般,同属于阴冥鬼修类的存在,噬魂与惑心,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起不到多大作用,除非这幽魂的修为品阶远远高过这鬼将的修为。而这几个鬼将的攻击倒是能够对鬼物形成更大的压制,因为他们无论是物理攻击,还是术法攻击之中,都会带有死煞之气与阴冥属性。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燼神紀 線上看-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玉合臺傳人的生命術法相伴
一方面来说,这死煞之气与阴冥属性,于修练时,对于这幽魂来说是可以吸收,作为增强修为的依凭,可用于攻击之时,对付阴冥鬼物却是比之除生命元力,光明元力和火之元力之外的其它属性元力更为有效。
大战再起,凤漪自然不会象灵儿与独孤篪那样谨慎藏拙,第一时间,那舞凤翎配着她那一身红裳,便化作一道红影。
好一道红影,在那无尽幽魂群中横扫而过,那情状,如同一根烧红的烙铁插入积雪之中一般所过之处,那半透明的幽魂,如晨霜忽遇骄阳一样,瞬间湮灭。
那一个个的幽魂,有着各自不同但却清晰的面容,就在其一个个,在凤漪火系元功的作用之下,如同蒸发般湮灭的当儿,那脸上表现出来的痛苦哀号的表情,与人临死时的痛苦与挣扎没有任何区别,所不同的是,在他们的湮灭的过程中,是听不到任何号叫与悲鸣的。
这一次,那面具女子也动了,手中一根竹笛缓缓挥出,竟然带出一缕缕生之气息,这种气息波荡开来,轻如微风,柔如柳卷,只是这样的气息,对于阴冥类的存在来说却是比世上最厉害的毒药还要可怕。
只见她那术法力量所及,漫空透明的人形幽影,竟然一个一个的,如同气泡般啵的一声便破碎开来,刹那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竟然,竟然是生命元力?!”这面具女子一出手,倒是叫独孤篪几人大吃了一惊。
修生命之力的修士,在独孤篪的记忆里,似乎也只有那丰元大陆中,曾经遇到过的精灵族人,再有就是生命神殿女神希瑞拉与卓灵璇了。除此之外,其它的修士,似乎还不曾见过有人修这生命之力的呢。
不过,似乎这面具女子生命术法极为耗费元力,她的那术法发动,只不过支持了半刻功夫,那威力便骤然下降。只是她的那生命之术对于这些个幽魂鬼军的杀伤力实在太大,打击效果很是可观,仅仅在这半刻时间里,竟然有着万多幽魂在这生命术法下化作气泡,蒸发于天地之间。
或许别人对于生命术法了解不多,可对于灵儿与独孤篪来说,却是知之甚深。说起来,此一术法,与施术者自身的生命力是密切相关的,也就是说,每一次施法,都会伤及主人自身命元之力。
纵然是那精灵族人,天生拥有生命魔法天赋,每一次施法之后,也要借那生命之树和那生命泉水的力量来补充消耗的命力,这样才不会因为一次次的消耗命元,而导致神衰命尽。
而那生命女神,只所以能够使用生命魔法,而不怕会使得命元消耗,那是因为,这魔法与道法之间的不同。
魔法说白了,所借用的是天地大道之力,而施法者自身,主要是作为施法介质的存在。而道法,虽然其中一部分所借用的也是天地之力,而其中大部却是自身所积累的元力输出。
再者,那生命神殿女神,手中可是有着属于生命神殿的契约之石的,有那契约之石在手,这希瑞拉即使在动用魔法的过程中,使得自身的命元有所消耗,也能够自冥冥之中,引来那天道命力进行补充。
至于灵璇,那就与旁人更加不同,她的本体就是生命之树,那是诞生生命之力的元本灵株,而这生命之树的作用,就是将天地之间,自然界中的异种能量,通过自身转换成为生命之力。
生命之树自身产生的生命之力,本就生生不息,作为灵璇来讲,又哪里会害怕这种消耗。即使是她,如今与那灵株本体失了联系,暂时得不到本体灵株的生命之力供应,不过灵璇本身便有着吸纳天地灵气化元力为生命之力的本事,对于生命术法的使用,自不会如别的修生命之力的修士那样,有所顾忌。
独孤篪与灵儿倒也不认为,这面具女子没有回补自身命力的方法,不然的话,这生命道法她也就不敢轻易使用了。
不过独孤篪相信,她纵然是有方法补充自己消耗的生命之力,可其中代价一定不小,效果也不会太强,至于是不是真如自己猜测的一般,自然还有待于进一步的了解。
“姐姐的生命道法还真是强大呢。”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那面具女子这一波攻击杀伤力如此不俗,灵儿还是要赞叹一句的。
“灵儿妹妹见笑了。”那面具女子勉强笑了笑,明显可以听得出来,她在说话之时,那语音微微有些颤,很明显,这一招使出,对于她来说,身体的负担很是不小。如果再仔细观察的话不难看出,此时的面具女子那之前一头乌黑秀发,此时竟然有些枯黄发干的感觉,这自是命力消耗过巨的后遗症了。
“这生命术法,对人体的消耗应该很大,仙子还是慎用的好。”看到对敌之时,这女子更不藏私,独孤篪对于她的好感倒是增加不少,此时也不由婉言相劝道。
“小妹也知道这术法的弊端,只是眼见,这幽魂势大,灵儿妹妹虽然精通空间道法,可用来对付这幽魂却是力有不怠,也只有凤漪妹妹那火系道法能够有效克制这些阴物,小妹若不出手,怕是那凤漪妹妹,与那几个鬼将,时间长了之后,会应付不过来呢。”面具女子轻声地道。她说这一番话时,那声音虽轻,语气也是柔和,可独孤篪几人却是不难从他语言中感受到一种决绝,一种固我。
她说的倒也不错,那几个鬼将,此时对付这幽魂大军已经再不似对付那尸僵大军时那般给力了。虽然他们的攻击对这幽魂有着强大的克制作用,不会有被免疫的情况出再,可这幽魂与之前的尸僵不同,死后不会留下遗体,自然也不会对其造成如堆尸山那般的阻碍效果。
就是之前的那尸山,这些幽魂也能穿而过,并不会有丝毫阻碍,因为,他们根本就算不得是实体。
这样以来,幽魂的攻击也不会如那尸僵一样,仅限于正面攻击,而是对独孤篪等人,形成了四面合围的攻击态势,仅靠那六位鬼将与凤漪自然是防御不过来的。

爱不释手的小說 燼神紀 線上看-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棋逢對手且請落子鑒賞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没什么,就是,就是我怎么觉得,哥哥有着乌鸦嘴的潜质呢?”徐芷若神色颇为俏皮地道。
“乌鸦嘴?什么话,你哥哥我什么时候变成乌鸦嘴了,啊,哦,你是说,那另外一个绝地开启了?”独孤篪忽然意识过来,这徐芷若怕是觉察到了什么。
“能叫若儿先我们一步感知到的东西,怕应该是那些东西了吧。”灵儿眼珠一转,便已经猜测到,这接下来大家将要遇到的东西,必然是僵尸骷鬼一类的事物。也只有这些一类的事物出现,才会让徐芷若先她与独孤篪一步感知到。
“什么,什么,啊你是说那种东西,咦,这有幻境,又有那东西,呵呵,这一关说来到似与芷若你量身打造的呢。”凤漪问了一句,到也立刻反应过来,同时想起徐芷若所负绝学,倒是与这大阵攻击极其相合。
独孤篪一众人中,修阴鬼道的只有徐芷若一个,而修幻道的却是有好几个,灵儿,音胜衣,灵璇与灵琸,还有胡怜儿。这是因为他们主修的功法若与这幻道功法相结合,有着相辅相成的绝佳功效。
比如灵儿是空间道与幻道合修,音胜衣是以其本命神通附以幻道,胡怜儿根本就是将惑心术整合到幻术之中,而这徐芷若,那可是鬼道功法与幻道相结合。
鬼道功法役鬼御魂,那本是似实还虚,分辨起来原就不易,再合以幻术,真真假假的让人更加难以琢磨,正合了这两道的共通特点,而这一次,这一阵图将要出现的境象与攻击,那也是幻象与鬼物,凤漪说是为徐芷若量身打造的,还真就是那么一回事。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燼神紀 愛下-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棋逢對手且請落子展示
“不错,天机老人手段高妙,修为逆天,由他布置出来的幻阵与鬼阵虽然说是囿于生生之门的原因,其威力不会太过强悍,可其中奥妙于运用手法应该也是极见功夫,正好做你学习借鉴之用。”独孤篪也是呵呵一笑鼓励徐芷若道。
几个似是对那将要到来的危险浑不在意一般。旁边那孔陌二人就有些不淡定了,独孤篪他们一番对答,其中的信息实在是太惊人了。首先,之前一直不曾显现的另一绝地力量要出现了,而且还是极为让人拒绝的阴冥一系。二是徐芷若这么一个娇滴滴仙子一般的人物所修竟然是阴冥鬼修一道,平时见她出手那里有半点鬼道修士那阴森冷戾的感觉。三是这几个人也实在太过心大一些了吧,怎么就对那阵中危险如此浑不在意,若说是性格粗线条呢,之前那表现事事计算的滴水不漏,这也太矛盾一些了吧。
“我说,兄弟,你们,还有多少秘密,能不能交个底哎,你们这样一个一个的重磅信息抛出来,老哥心脏可实在是受不了啊。”震惊之余,那孔陌作出一副古怪夸张的表情,一脸郁闷地道。当然,他也不奢望对方会将自己的秘密公布出来,不过一路走来,交情渐深,这样的玩笑还是开得的。
“哈哈哈哈,孔兄说笑了,这不后面的路还长呢,咱们相互之间有什么秘密,慢慢了解,你会发现的。”独孤篪也是一语双关地笑言一句。
“小妹,小妹也是师门规矩所限,许多事情上到不是真想隐瞒大家。”独孤篪一句玩笑话,倒叫那面具女子踟躇起来,不由喏喏地道。
“姐姐你多心了,你的情况,孔大哥之前也知会过,不要说是师门规矩,便是真有秘密,不当说,不愿说也在情理之中,不要听他们两个瞎说。”见那面具女子神情忐忑的表情,灵儿连忙上前拉起她的好好言安慰道,临了还不忘白了独孤篪与孔陌一眼。
“就是,就是,就当他们胡说好了。”一时间徐芷若与凤漪二人也过来帮腔。
看着这情形,那孔陌一脸哀怨地看了独孤篪一眼,耸了耸肩膀,那意思‘得,一句玩笑话也能得罪人,我看咱们两个也是够欠的。’
一个插曲倒是将几个的关系拉近了不少。而正在此时,阴风阵阵而来,随着那阵阵阴风传送过来的还有隐隐的阵阵鬼啸,而之前还是白雾迷漫的周遭,那白雾也渐渐转作浓黑色之色。随着阴风渐劲,黑雾向着四周排开,十数丈外,一座座坟茔被那渐退的黑雾吐了出来。
“哀色,此时算来应该是午时吧,怎么就黑天了呢。”孔陌习惯性地抬头看了看天色,竟然看到深黑的夜空之中诡异地挂着一轮血月。
“这场景,弄的实在是有些太突兀了吧?!”凤漪也不由嘟着嘴吐槽一句。
“就是说吗,怎么样也应该弄个过渡场景吧。”徐芷若也嘻笑着跟贴。
“好了,你们几个,还到这是演戏哪,由得你们挑三拣四的?”独孤篪实在有些头大,绷着脸没好气的叱责一句。
说来此时完全显化出来的场景,还真有着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寅夜,血月,荒野,隐隐鬼哭这就不必说了,那一座座坟茔,座座坟头上破旧残缺的墓碑。还有阴暗处伏于一座半塌了的坟头上的一道尸影子,沟壑边冲毁的坟土中露出的一角残棺,如果眼力好些的,还能看到那正要与乱土中伸出的半截枯腐的手臂,肉烂骨露的尸爪中死命紧抓住残棺一角,似乎在述说着那棺中主人想要费力爬出自己居所的努力在那一刻完全地付之东流了。
远处山岗上,枯树横枝上绞颈悬挂的尸体于风中轻荡,树根处依着树枝扑伏着一具枯骷髅,再向远去,后方并无遮拦,让这一切变得如剪影一般。
“好无趣的设计。”徐芷若嘟嘴评论一句。说来幻境营造,确实须要幻道修士精心设计,那些有悖于常理的幻境,想要引得敌人入觳自然不易。
“也是啊,连我这外行人都能看出这是幻境,这就说明这幻境布置的实在是有些不着调吗。啊,啊,啊,什么东西,我去,这条手臂什么时候摸到我脚旁边了。”那孔陌正想发表一点自己的看法,忽然间觉得脚下有东西在在碰巧他的腿,这底头一看时,竟然是方才所见那残棺中中伸出来的半截手臂,一时倒是吃惊不小,手中金澜笔作锤一般狠命向那条手臂砸去。
“不过幻象而已,兄台这下可真堕入对方觳中了。”旁边凤漪不诮地撇撇嘴,讥诮道。
“啊其实也没什么,费不了多少事。”那条‘手臂’自然经不得这孔陌如此全力猛砸,在其一击之下便炸碎开来。这孔陌也知道自己反应过激了,不由有些汗颜地道。
“幻境的威力就在于以假象引导你消耗力量,隐藏真实的攻击,在你全无警惕时发出袭击,孔大哥再莫要轻易作出反击,我们四个围在你们四周,真实的攻击很难通过我们的防守。若是我们四人不作出反击,那么你所见到的多半便是幻象。”徐芷若回过头认真地嘱咐孔陌二人一句。
孔陌二人此时自也意识到了这胡乱出手的危险性,别的不说,无端的消耗元力便是不可取的。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燼神紀 起點-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棋逢對手且請落子看書
“这幻境难道就不能破吗,向以前一样?”那面具女子有些奇怪地问道。
“这一次的幻境与以前的不一样,以前的幻境都有固定的能量,只要设法将那能量消耗完,或者切断能量供应,幻境自然破灭,而这一次,幻境之力会有持续供给,而有人操控补缺,想要破去就不是那般容易了。”对这幻境力量流注能够精细地感知,灵儿自然能够清楚此时的幻境与此前那些幻境已经有了绝大的不同,听得这面具女子的疑问,便耐心地作以解释。
“这么一来,岂不是再无破阵之机了。”孔陌一听惊道。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燼神紀 愛下-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棋逢對手且請落子展示
“这到也不是,从此前的种种表现来年,这控阵的存在并不想将我们灭杀在这大阵之中,反而到象是考验与试探,似乎是要考教我们的本事。所以,此时这大阵就象是下棋,嘿嘿,既然是下棋么,那么你走一步,咱们自然也不好被动等待了。”独孤篪颇有深意的看了徐芷若一眼。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燼神紀 雲清雨止-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棋逢對手且請落子分享
众人长久相处,相互之间早已心有灵犀,独孤篪那一眼,徐芷若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一次对方这大阵既然与自己的功法大路颇为契合,那这自然便由她来作这主攻手,其它等人会全力配合他行事。此时对方既然布下了不了之阵,没有办法,自己这里只好以幻对幻,以鬼对鬼了。
既然作了决定,这徐芷若也不再藏拙,玉手一挥,他那本命法杖紫灵杖便插于身前地面之中。随即她自指环中取出一套阵旗出来,分别递给独孤篪等五人笑道;“如此还请诸位听小妹分派,请诸位种持一旗,于小妹身后五方各行百步插下,并以法宝镇之,无论见何异象都不可稍离,更不得出手抵御。”
他这一套阵旗帜共分五色,这是要布五行类大阵了,而他所处位置,却是阵芒所在,这种布置是要引那五行阵力形成剑突之势力。这不是完全防御阵势,而是蓄力待机的阵势。

好看的玄幻小說 燼神紀討論-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業火根苗相伴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烬神纪
“别,别,尊驾误会,误会,小的,小的有眼无珠,小的错了,小的该死。”那暗夜王看那独孤灭如此作派,连忙抛了手中钢叉,六条手臂两两抱拳,连连作揖,双膝一软,便在虚空中跪了下去。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燼神紀討論-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業火根苗相伴
吃他,开什么玩笑,那一身的业火,便是沾上一星半点在身,也足以将自己若大的身躯一瞬间焚成虚无。还记得无数年前,自己的族人之中便有一个不信邪的,偏就忤逆了那阿修罗王的意志,那时阿修罗王只是轻描淡写地弹出一个火头来,那族人便瞬时被烈火包围。
直到此时,他还清楚的记得,那烈炎不单自体表向内焚去,那体内更是有着火苗,自其七窍毛孔之中向外蹿出,只一眨眼功夫,便是半点残渣也没有剩下。
当时这一切,都是她所有的族人亲眼所见,还记得,那个被焚灭的族人,那族人当时已经是八臂夜叉了,竟然一丝反抗之力也没有。
如今,如今看着那独孤灭一身的熊熊烈焰,他那里还敢以身试法。
独孤篪等人也实在没有想到,这业火的可怕,早已在那暗夜王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只要见到业火显现,那便是从内到外,彻头彻尾的惊悸与惧怕,根本就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这就好比是吓破了胆的壮汉,任他如何雄壮有力,面对再弱小的敌人也再生不起一点反抗之心是一样的道理。立威,需要么,那业火显现,对于夜叉来说,就是最无上的威严。
独孤篪灭倒也不为已甚,看到那暗夜王诚心雌伏,便也将那业火威势收了起来。呵呵一笑,对那暗夜王道。“尊驾既然再无吃了在下的心思,那么在下倒有一桩交易要与尊驾谈上一谈了。”
“不敢,不敢,是小的狂妄,大人有什么吩咐,小的一定拼命为大人办到。”听那独孤灭话语之中并无追究之意,这暗夜王这才抹了一把冷汗,放下心来。
火熱言情小說 燼神紀-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業火根苗展示
“呵呵,吩咐么,到也谈不上。”见到这暗夜王已然服软,独孤灭到也不好再示之以威,态度也变的亲和起来。
所谓恩威并施的道理,他自然是懂得,此时便应该是要示之以恩,以收其心了。这独孤篪与那独孤篪灭二人心神相连,他心中所想,自不须作出示意,那独孤灭便早已领会,于是便施施然地走到那暗夜王的面前,右手轻抬,结起一个法诀,一道虚印自其指掌中飞出,隔空向着那暗夜王身上缓缓印去。
那暗夜王看得这独孤灭如此动作,先是心下吃了一惊,那身体本能的便想要闪避。之前,这小子身上暴发出来的那业火威势,在他心里可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加之这夜叉族对于那业火,发自天性的本能恐惧,出现这种心理反应倒也正常。不过好在,这暗夜王倒也算得上心念修为高深之辈,竞然生生将这闪避之念压了下去,反而是完全放开心神防御,不作半点抵抗。
他倒也是聪明,知道对方凭着那业火之力在手,便是自己有着通天彻地的本事,也是半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对方此时正是要用到他的时候,更没有出手将其灭杀的理由,此时出手,最多不过在其身上再加一道禁制罢了,既然注定逃脱不过,还不如坦然以受。若是对方见自己如此顺服,想来日后也能少受些苦楚。
这到也怪不得这位暗夜王,如此心思来猜度独孤篪等人的想法,要知道,之前其所效忠的那一位阿修罗王,真真算来,可算是天地之间煞气最重的第一人,据言,其每一次于世间行走,所到之处,便都是一片腥风血雨,若非是如此,那世间也不会以修罗杀场来形容那血水横流,尸积如山的战乱杀场了。
而这一位阿修罗王,除了那煞气极重之外,其脾气也是有名的坏,在他的字典里,除了威服,打服,杀服之外,那里懂得恩服二字。之前这些个夜叉在他手下办事,事办得好了无赏赐,事办的不好,那便自然是一番重罚。
也正因为这位阿修罗王的怪脾气,所以在整个神纪之中,几乎没有一位知交好友,对手与敌人却是房地都是。怕是唯一能够算得上好友的,便只有旁边这位立愿孤身入地狱,地狱不空不成佛的地藏菩萨了。
那法印入体,这位暗夜王身体猛地一震,随之,便感觉一道奇怪的力量,自其经脉之中直冲向上,过檀中,走泥丸,破百会,直入识海。于那暗夜王识海之中,忽地化作一枚圆珠。
此时的这暗夜王,自然也将神神收回识海之中,其识海之中所发生的事情,他自然是看在眼中,见那异力最后竟然化为一枚圆珠,让他不觉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东西也与那业火根苗一般,只是怎么无法感受到其中的威力呢。奇怪是奇怪,他的心中却也暗自苦笑,‘体内本就有着一枚业火根苗,每百年便要受那炼神之苦一次,想不到这一次,更多了这个东西,嗳,罢了,罢了,谁叫咱运气不好,本以为这地狱两分,便能脱开那阿修罗王的控制,变得自由一些,想不到啊,想不到,在这小小的一方时域,竟然也能够遇到这身负业火之人。命啊,这都是命啊。’
正在这暗夜王慨叹自己命运多舛之际,却见着自己那识海深处,一样事物缓缓飞将出来,只见那东西黝黑如墨水,缓缓摇晃跳动,竟然是一簇火苗。只是奇怪的是,这簇火苗的下端,却是生长着许多的根须。
业火根苗!看到这东西,那暗夜王的目光猛然一缩。说来,这东西他也是第一次得见实体,虽然此物被那阿修罗王植于其体内亿万年之久,可他却是从未曾见过。
其实说来这也正常,一来,人的识海极其广阔,而且也会随着自已的修为日深,而日形养大,虽说这识海属于自己,可从未曾听说,那一位大能能够将自己的识海探知清楚的,就好象常人绝难完全了解自己的身体一样。
更有人曾经猜测,这识海亦是一种大道,若能完全探知,及其尽头,便能够走出一个完全不同的道。当然,提出这种说法的,都是那修为上达到绝巅的超级大能,一般的修士识海方开之时其实并不算极大,若让修为远高于其的人来探查的话,怕是一眼便能望到尽头。
这种理论的提出,也仅仅是针对于自己的识海,只说是自己的修为实力,绝难探查清楚自己的识海罢了。就拿独孤篪的神识海来说,他那星云图般的识海中,其神识所能及达者,不过其主星附近那几枚最亮的星辰处,至于更远的地方,于他来说也不过如夜观星海罢了。
二来,一般情况之下,那业火根苗在其识海之中隐而不显,化实于虚,便是在其面前,他也难以得见。所以说,这枚业火根苗,隐于这位暗夜王神识海中,数亿万年,他却不识其真容也是正常。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燼神紀 雲清雨止-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業火根苗熱推
根苗,根苗,既然有根,其作用可想而知,目的便是要扎根于其识海之中,汲其养份,而这养份是什么,自然是这位暗夜王的识海神魂。好在,这业火本就难生难长,这枚小小的根苗,虽汲其神魂为养料,却也不会更形壮大,只是保其不枯不死罢了。
那暗夜王的识海修练进度,倒也跟得上它的消耗,不然的话,怕是这数亿万年下来,这位暗夜王早已变成了一副没有神魂的空躯了罢。
看着那一枚幽幽飘浮过来的业火根苗,这暗夜晚王心中不由生起无边的愤恨,这可是折磨了他数亿万年的首恶,那炼魂之苦,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也。不过愤恨之外,他更是感到无边的恐惧,和来自灵魂深处的无力感。
不说这位暗夜晚王心中百味杂陈,却见那枚业火根苗竞自不停,缓缓飘到那枚圆珠近前,攸地一下,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再看那圆珠时,竟然淡淡地泛起了黑色幽光,滴溜溜地一转,便攸地一下,化作一道流光,飞入这暗夜王那识海极深之处消失不见。
正在这暗夜王诧异地不知所以之时,其耳边却是传来了那独孤灭的声音。听到对方说话,这暗夜王再也顾及不到自己体内的情况,意念一动,神识便出了识海。
“之前那阿修罗王在你体内种下的根苗,其力不全,吸收的力量不能完全转化,所以每隔百年,其不可化的力量便有一次暴发,会对寄主形成一次噬魂煅魄之苦。如今,你体内的那枚珠子,已然将那业火根苗收取其中,想来用不了多久,便能将其化为本源,再生一种,你放心,此种萌发之后,便能运转浑圆,不会再叫你受那噬魂之苦了。”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听了这独孤灭的话,这位暗夜王连忙恭敬的施礼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