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五十六章 夜入深宮鑒賞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顾媚儿的声音越说越小,心里一下子惊乱起来,她几乎要被林云墨逐渐铁青的脸,以及眼眸里爆射而出的嗜血杀意吓住了。
林云墨冷冽的问道:“你是何时又在何处听到的此流言?”
“回主子,就这两日,是奴婢的侍女上街置办物品,听街上百姓谈论的,想来也是无稽之谈。”顾媚儿小心翼翼的看了林云墨一眼。
“将你身边所有的人都派出去,给本王去查,看看到底是谁活的不耐烦了!”林云墨捏着茶盏,寒意岑岑的说道。
启洲的那次铺天流言,致使千山暮在混乱之中被袭,血崩命悬一线,如今想来,他仍是心有余悸。
此时刚来赤水未有一日,流言又开始肆虐,未免有些太凑巧了些,他警觉之心不由大起。
思索片刻,抬腿走到了不能房中。
“王爷!”听到门响动,站在窗前的不能忙回过神来。
“本王有事要与你说!”林云墨关严房门,走到了桌前,摊开了李继给他的那张地图,陷入沉思。
“王爷,这难道是宫中的地图?”不能凝神问道。
林云墨嗯了一声,眉宇间染了一丝不解,他指着图中广阳殿的位置说道:“若本王没有记错,这处的殿宇曾叫”永安殿”,是前朝皇贵妃孟婉莹的殿宇。”
他面色渐渐凝重起来:“父皇在时,她可是宠冠后宫,只不过后来死的极惨,听说寒冬腊月被人灌醉,最后剥光了,赤身露体扔在后院,活活冻死了!”
“怕不是当今皇上有所忌讳,才重新更换殿名?”不能分析道。
他看到地图上有些地方仅仅勾画了几笔,很是潦草,不过几个主殿,甚至内外城几处皇宫守卫的交接侧房都标注的极为明确,想来不熟悉宫中情况之人,是绝画不出如此清晰详尽的地形图。
“王爷,这份宫中地图可靠吗?”饶是如此,他仍旧谨慎的问了一句。
精华都市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五十六章 夜入深宮鑒賞
林云墨点点头:“这地图是兵部尚书段意所画,他,本王还是信得过的!你来看……”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一百五十六章 夜入深宮相伴
他又重新指着地图说道:“囚禁义父义母的地牢便建在广阳殿后殿,而广阳殿则位于东六宫飞羽殿的东侧,应该是由御林军直接把守。”
不能略一思索道:“东西六宫应是内廷了,金公公居然敢不避嫌,私自动用御林军?”
“如今他一手遮天,还有他不敢做的事吗?”林云墨冷笑道:“虽然御林军平时的职责是守护外廷,没有上过疆场,战斗力亦不能和兵营的战士比的,但这些人都是有功夫底子的,若是大批集结在一起,也是着实有些棘手。”
“王爷,咱们几时行动?”不能直接爽快的问道。
“子时,广阳殿的情况可能有些复杂,把守广阳殿的兵卒是一个时辰轮换一班,切记,今夜咱们只是打探一下情况而已!不要硬碰硬!”林云墨低声说着,随手又将地图重新折好。
“是,王爷!”不能肃然道。
他知道若是能顺利救出牢中端王与端王妃,那宁王便再无顾及,一举攻破赤水杀进皇宫,绝对是所向披靡,锐不可当。
林云墨回到房中时,千山暮已揭掉了贴在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原本吹弹可破明艳照人的容颜。
“王爷可是去了好久!”她自水盆里浸湿了帕子,擦拭着脸上汗渍,“这人皮面具我是死也不戴了”,她凑到妆奁的铜镜前,懊恼的说道“闷出了好几个红痘来!”
“在为夫眼中,无论夫人脸上生多少个痘,也依然是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林云墨笑吟吟的接话道。
“少来!”千山暮嗤笑道:“王爷可真会左右逢源,哄人开心!”
林云墨知道她是在说顾媚儿一事,便挑眉一笑,伏在千山暮耳畔哑声道:“夫人莫要吃醋,若本王说,她本就是男儿身,夫人以为如何?”
千山暮震惊无比的看着他:“她,她怎会,是男……”。
“此事呢说来话长,容为夫回来再与夫人细讲!”林云墨神秘兮兮的笑了笑,解了锦袍准备换上夜行衣。
千山暮虽有满肚子的疑惑,却也知此时不是该问的时候,她暖暖的一笑,柔声叮嘱道:“夜黑风高,王爷去宫里万事小心,不许逞强,不许受伤,我等你回来!”
“为夫清楚记得,没与夫人说去宫一事啊……夫人又是如何知晓的?”林云墨笑吟吟的问“你就不能笨一些吗?”
千山暮高深莫测的盯着他:“我没告诉过你,我可是能看透人心的……”
“咳……咳咳……”林云墨看着她琉璃般夺目的眸子气息突然逆转,急咳了几声,一脸古怪的扭过身去,继续换夜行衣。
夜色浓稠死寂,一轮细细的弯月挂在耸入云端的虬枝老树间,枝上冒出了些参差不齐的嫩叶来。
广阳殿是两进四合院,前院,正殿五间,东西配殿,均为三间,后院中,后殿五间,殿两侧配了太监宫女住的耳房,囚禁端王的地牢便建在了后院的殿下。
此刻的后院中,厚重的院墙上插了无数支火把,映照的不大的院落亮如白昼,殿门台阶下戴了头盔,身穿铠甲的兵卒足有二三十人之多,毫无例外的都握了梨花枪,腰中斜挎手刀。
这种梨花枪枪头下是装有两个药筒的,药筒内一般都藏有硫磺,砒霜,磁末等易燃易爆炸的混合药剂,遇敌的时候,按动机关能喷射出几丈远的毒性烟雾,杀伤力亦很强。
此时正值两对护卫兵卒交接,火把上昏黄的火舌闪烁跳跃着,漆黑的正殿屋脊上隐约有两条黑影一闪即逝。
“谁!”一个矮个子兵卒惊觉爆喝道。
他揉揉眼睛,举起手中火把,仰脸看向幽黑一片的屋脊,屋脊上吻兽森然而卧,略有缭绕的微冷雾气,空气里隐隐有种古怪的压迫之感。
“是我眼花了,没人。”兵卒重重的吁了口气,将手中的火把又重新插回墙壁间。
一侧的高个兵卒见状啐了一口唾沫,大声嘲讽道:“黄老四,屋脊上连根人毛都没有,你怕个锤子啊?”
叫黄老四的矮个兵卒搓了搓手,嗫嚅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精彩絕倫的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四十八章 咎由自取看書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香兰胡乱的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痕,存了一丝侥幸:“奴婢,奴婢不知王妃指的是什么?”
“棠梨许诺过你什么?“千山暮满脸不屑,慢悠悠的整理着袖口处有些散乱的凤毛,又接着问道。
“没,没,棠姑娘什么也没有许诺给奴婢!”香兰偷偷看了眼林云墨,见他一脸悠然自得的模样,便大起胆子来。
千山暮绣眉轻扬,一抹狠辣的厉色自眼眸里溢出,朱唇轻启声音寒彻入骨:“腊月二十日的正午,你来春韵堂做了什么?”
香兰心头哆嗦了一下,垂下头,依旧嘴硬:“腊月二十?这,这都过去好些时日了,奴婢平日里事情太多,真的,记不得了!”
千山暮森冷的斥道:“记不得不要紧,我便说与你听,有件事你怕是不知晓,自来启洲王府那日,我便私下吩咐王管事,将每日进出府人员,进出府的缘由,事无巨细均都记录在档,腊月二十日正午,你以我在主街置办的物品太多,需要侍卫帮忙搬运为由,将负责守护春韵堂的两个护卫孙声,黄平支出府外,而后将棠梨与赵余私放进春韵堂,专为我弄了一出戏,是也不是?”
香兰听的心惊胆颤,头皮突突直跳,知道瞒不住了,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说:“王妃明鉴,是,是棠,棠姑娘她,她…”
“她可是许诺你,事成之后扶持你做王爷的侧妃?”千山暮冷笑着问道。
“是…”香兰吓得脸色蜡黄,瘫软在地上。
千山暮冷硬的说道:“很好,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不想赶尽杀绝,你,现在马上滚出宁王府!”
“求,求王妃不要赶奴婢走,奴婢真的是无处可去…”香兰跪行到千山暮跟前,垂泪哀求着,见千山暮冷着脸,无动于衷,又转身求向林云墨:“求王爷,不要赶奴婢走,奴婢真的知错了!”
“你不应该求本王!”林云墨杀意岑岑的说道:“刚才王妃本给你留了活路,若你老实交代,或许还能留你,只是你把路给堵死了,这能怨谁?还不快滚!”
香兰眼见事情再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她面如土色,心灰意冷的由地上爬起来,朝着门口踉跄了几步。
突然她顿住了脚,慢慢的扭过头来,面容变的恶毒扭曲,她狞笑道:“启洲城谁人不知,宁王妃是只魅惑人心,**放荡的狐狸精,人妖殊途,上次你血崩…”
“放肆,居然敢污蔑王妃!”林云墨厉声爆喝:“来人,给本王掌嘴!”
门口的两名护卫进了屋内,不由分说一人抓了香兰双手,一人抡起蒲扇似的手掌左右开工,下手狠辣毫不留情,转瞬间,香兰的脸被打的红肿青紫,嘴角甚至耳朵里都溢出了鲜血来。
这次她紧紧咬着牙,一声不吭,眼眸里浸透着蚀骨的仇恨。
她记不清被扇了多少耳光,只记得头脑麻木沉闷,牙齿咬的咯吱响,满嘴都是浓烈的血腥味。
蓦地,一直漠然置之的千山暮开口道:“将桌上的那盅鸡汤赏给她!”
香兰惊惧的摇着头,拼命闪躲,护卫干脆右手握拳,猛击她左耳根下,腕力一弹,卸下了她的下巴,端起那盅鸡汤,咕噜咕噜一滴不剩的全都灌进她的腹中。
香兰半张着嘴僵持着,眼睛瞪的大大的,眼珠几乎要怒爆而出,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像极了一条频临死亡的家畜。
千山暮瞥了她一眼,又转向林云墨,语气里透着嗜血:“王爷麾下的兵将们浴血杀敌,劳苦功高,不犒劳犒劳一下怎么行?”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一百四十八章 咎由自取讀書
林云墨会意的挑挑眉,冷脸吩咐道:“拖下去,充当营妓!”
香兰在晕死前的刹那,恼悔的都想把自己的头发扯光的心都有了,有此惨烈的下场,自己是咎由自取。
门帘半卷着,能看到庭院四角悬挂的琉璃灯,背阴处堆积了些许残雪,寒意随着夜色越发深沉浓重。
林云墨起身将房门关紧,拿了暖手炉塞给千山暮:“贱人的话不必放在心上。”见她一直不语,便安慰道。
“王爷以为,我是在为香兰的话难过?”千山暮轻声反问道。
“难道不是?”林云墨疑惑不解。
千山暮妩媚一笑:“关于我的闲言碎语何曾断过?以前不曾在意,如今我更是不会放在心上。”
“那便好,被那贱人一闹,晚膳都没用好,走,今日本王要亲自给夫人做吃的。”林云墨说着,将斗篷给千山暮系好。
千山暮一脸好奇:“王爷居然会做吃的?”
林云墨赧然的笑了:“就是不知合不合夫人口味?”
“王爷能吃的我便都乐意吃!”千山暮兴奋的说着。
“看在夫人如此给面子,本王这就洗手做羹汤!”林云墨拉着千山暮出了房门朝膳堂而去。
临近年下,悦来客栈内来住宿的客商却不少,今日的前庭里更是热闹,人声嘈杂喧闹,赵余独自坐在角落里喝着闷酒,宁王府的护卫全都撤了,他也无需再东躲西藏了。
身上的花柳病还需吃药,翻遍身上所有布兜,所有银两加起来,也就只有十两而已,过了今日,明日还不知到哪里吃口饱饭。
如今,他追悔莫及,若不是被棠梨的美色所迷,犯下欺骗王妃之事,如今他还衣食无忧的在宁王府养花,可,世事难料。
他越想越烦躁,便一个劲闷头喝酒。
“兄台,兄台。”有温和的声音自他耳边响起,似乎是在喊他。
他仰起脸来,见到桌前站了一个面红齿白身材瘦削的斯文男子,一副风尘仆仆样子。
“你在喊我?”赵余问道。
男子点点头,一脸拘谨的说道:“这前庭里人太多了,就兄台这里还有些空闲,能拼个桌吗?”
赵余打了个酒嗝,醉意惺忪的笑道:“求之不得!”
而后,他目瞪口呆的看到,那斯文的男子落座之后,喊了小二过来,将客栈的特色菜点了满满一桌子。
他的钱财只够买酒喝,灌了一肚子黄汤,饭却没的吃,肚子空空如也,如今看着这一桌子美味佳肴,馋的口水直流。
“在下白石!”斯文男子朗声说道:“兄台是…”
赵余嘿嘿笑道“我叫赵余!”

優秀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四十五章 做不成夫妻做兄妹鑒賞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时神医可有根治的法子?只要她的身体能恢复如初,本王情愿舍弃一切!”林云墨紧盯着时医,凌然说道。
时医苦笑道:“老夫也没有把握能否根治,只能先开些补药,慢慢将养着,至于子嗣一事,还是顺应天意吧!”
林云墨脸色惨白一片,黯然无语。时医临出门时,顺便将不能喊过去煎药。
“时医所言之事,你们早就知晓是不是?”林云墨回过神来看着柳梦离。
回王府后,不止一次的见到千山暮愁绪满怀的模样,多半是此缘故。
柳梦离一脸难过,本想开口劝说些什么,又不知该从何说起。她暗付着,林云墨知道了也好,子嗣之事绝不是小事,总瞒着也不好。
“知道了!”片刻后,林云墨又恢复了平静之色,“不要告诉暮儿本王知晓了此事,你先下去歇着吧,明日一早便回王府!”
而后,他便一直守在了床前,待服完药,千山暮退了烧,天快亮了。
雪霁初晴,苍穹湛蓝深远,寒彻透骨的空气里残留冷冽的梅香。
“王爷,你这是守了我一夜?”看着双眼布满血丝的林云墨,清醒过来的千山暮有些动容。
林云墨很是时宜的打了个哈欠,伸手端过了桌上的青花瓷碗,边搅动热粥边揶揄道:“是啊,夫人可折腾了本王整整一晚上。”
千山暮莞尔笑道:“那,真是辛苦王爷了。”
“倘若夫人在喝药时能再乖一些,那就更好了!”林云墨说着将舀了粥的汤勺送到她嘴边,笑吟吟的说:“喝点粥,一会咱们就回府了!”
“走之前,王爷可否带我先去看看玉树?”千山暮忽然想起此事来,若不是受自己连累,他也不会受如此重伤,还有时医医好她双眼一事,怎么说也要当面谢一下上官清澈。
林云墨出乎意料的没有反对:“好,一会本王带你去!”
千山暮出门时,裹了里三层外三层,臃肿的像个粽子,娇弱的容颜依旧萦绕着尚未褪尽的病气,在即将走到上官清澈门口时,林云墨懊恼的发现居然将暖手炉忘在屋中了,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叮嘱几句后,疾步又走了回去。
此刻,上官清澈正胡乱的翻着医书,心神却飘忽不定,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甚至连千山暮走进屋中的脚步声,他都没听到。
“你,好些了吗?”千山暮轻声问道。
“啊?”上官清澈听到了千山暮声音,蓦地回过神来,惊喜无措的看着她:“小暮,你来了…”,他拍了拍身侧的凳子,示意她过去坐。
火熱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一百四十五章 做不成夫妻做兄妹讀書
千山暮浅浅一笑,走了过去:“你的伤?”
上官清澈大咧咧的笑道:“没大碍,养几日便好了,你,是要走了吗?”
人氣都市小说 朕的長髮皇后 愛下-第一百四十五章 做不成夫妻做兄妹熱推
“嗯!”千山暮点点头:“时神医肯医治我的眼睛,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因此,走之前,还是想着当面来谢你。”
“小暮若这样说,实在是见外了…”他语气稍有凝滞,慢慢的看向她,眼中满是深情:“无论我做什么,都弥补不了那时,你因为救我而所受的委屈。”
千山暮颇为不在意的说:“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还记它做什么!”
“若不是有你,我可能还深陷压抑痛苦里,你说我又怎能忘得了?”上官清澈深吸了一口气,感触颇深。
精品都市小说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四十五章 做不成夫妻做兄妹推薦
她露出一丝笑意,细密的睫毛遮住了她那双琉璃般璀璨的眸子,浅浅的梨涡,额前低垂了乌墨似的发丝,不偏不倚刚好遮在了她曾经那块疤痕上。
上官清澈惊诧的见到她额前疤痕微露,似乎与自己记忆中有极大的不同。
“小暮,你,过来些…我有事想…问你!”他低低的说道,眼眸里极快的划过一道慌乱。
千山暮微微怔了一下,以为上官清澈有什么要紧事说与她,没做他想,便俯下身去。
她轻柔的呼吸声听在上官清澈耳中犹如天籁,他禁不住心神一阵激荡,情不自禁抬脸电闪般印在她的唇间,随后便又急速闪了开去。
“你!”千山暮根本没料到上官清澈会借机轻薄自己,她动作僵了一下,俏脸忽沉,一扬手,“啪”的脆响给了上官清澈一记耳光。
“小暮…我…”上官清澈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什么。
“无需多言,你我扯平了!”她阴沉着脸,用力扯了下斗篷,扭头冲出门去。
站在院西侧的屋檐下,帽兜都忘记戴,阳光明媚,却没有一丝暖意,上官清澈刚才的莽撞举动,彻底颠覆了她心中那个温润如玉之人,如今站在冷风里,思绪乱成一团。
今后,与他怕是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岑岑的寒意中她的脸颊被冻的通红,双手跟双脚都渐渐僵木起来,发丝在冷风里一片凌乱。
“暮儿!”林云墨迈步走进院中,见到了立在廊下,冻得不成样子的千山暮,眉头紧皱,将暖手炉塞到她怀中,低喝道:“又在吹冷风,身体好了是吗?”说着顺手拉起她的帽兜,重新系好。
千山暮倚靠在他怀中,默然半晌才轻声道:“带我走!”
见千山暮失魂落魄的模样,林云墨狐疑的看了眼上官清澈半掩的房门,心中多少有些了然。
他搂住她的肩膀,柔声道:“我们这就回去了!”
时医将方子又誊抄了一份,给千山暮带上,万分叮嘱回王府汤药也不能停,最后又约好,待天气转暖,他要带着时凌云随千山暮到烟浮国寻诸葛村夫。
时凌云听说自己的病居然还有治愈之望,更是欣喜若狂,将自己珍藏了十几年的梅花酿拿了出来。
他缓步走到千山暮跟前,不容她拒绝,将那坛子梅花酿塞给了她,爽朗大笑道:“快二十年了,我的心情从未像如今日这般畅快淋漓!”
他扭头看向林云墨,目光里噙着感激:“宁王,在你来之前,我对她确实存了要娶之为妻的念头,不过此刻,我改了主意,若是我认千姑娘为义妹,同样亦可以对她关怀备至,无缘做夫妻,那便做兄妹,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拿的起放的下,本王佩服!”林云墨笑道:“暮儿,还不来拜见你的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