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妖女哪裡逃 開荒-第二三九章 我不能阻人證道分享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气盛血亦盛,然终需主练其一,气为导引,血为介质,气血通则人流通不老,正如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啧啧,这无垢神典,有点意思。”
隔日的中午时分,李轩坐在一家名为‘听涛阁’的酒楼内,兴致勃勃的翻看着手里的《无垢神典》。
他此刻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受龙睿之邀,来这里喝赔罪酒的。因主人因故迟迟未至,李轩就干脆拿出了这卷《无垢神典》瞻仰究竟。
作为一个在武道上已经略有成就的人,李轩一开卷,就已领略到这卷《无垢神典》的神妙之处。
他估摸着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只要下决心切掉小丁丁,那么只需依法修行两到三个月时间,就或可做到与江含韵正面对抗。
那些侵入体内的阴煞之力,也能解决小半。
李轩认为自己是个钢铁直男,是断然没可能修行这《无垢神典》的,可当他看到《无垢神典》的第三部分,却还是冒出了一个让他有点心慌的念头。
——这无垢神典,搞不好也是一条退路啊!以后被逼到绝路,要不要切呢?
就在李轩看得入神的时候,一个略显尖细的声音,在楼梯口处响起:“怎么是李都尉先到了?”
李轩侧目看过去,发现来者正是薛云柔的师兄玄尘。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妖女哪裡逃討論-第二三九章 我不能阻人證道推薦
对于这位曾两次算计过他的道长,李轩是一点好感都欠奉。所以他只冷冷的睨了这位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可那玄尘却是神色肃然,走到了李轩的身侧深深的一鞠躬:“之前玄尘为情所困,失了心智,以至于两次为难李都尉,甚至是令李都尉陷身险境。如今玄尘已幡然悔悟,特来求请李都尉谅解。错在玄尘,只要能解都尉大人之恨,玄尘任打任罚,绝无二言。”
李轩这才对玄尘正目以视,他见这位确实神态诚恳,便也抱拳回了一礼:“道长言重了!在下对道长并无恨意,既然道长已经看开,你我便将以往恩怨一笔勾销。”
他想自己反正是没吃亏的,反倒是这位玄尘道人,不但在两次冲突中赔了两只神鸟,一颗珍贵的指玄丹,还将他的JJ,也葬送在了绝后——是伏魔金刚的手中。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妖女哪裡逃 開荒-第二三九章 我不能阻人證道鑒賞
如果双方能就此了结恩怨,那是再好不过。
这人毕竟是薛云柔的师兄,天师道的内门真传,在没有完全撕破脸的情况下,李轩也不好做得太过分。
“都尉宽宏雅量,玄尘在此谢过!”
玄尘长吁了一口气,然后深深一拜:“可有一句话,玄尘还是得与都尉大人说清楚。薛师妹是我从小看着长大,我与她虽无缘分,可十余年师兄妹的情分还在。如若李都尉你敢让师妹她受了委屈,我玄尘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李轩心想这才像是一个师兄说的话,他正想回应一二,就见玄尘道长目光痴怔,看着自己随手放在桌上的卷轴定定入神。
“道长?”
玄尘道长这才醒过神,可他的眸中,却透着几分炽热之意:“今练气之道,不外存想导引,渺渺太虚,天地分清浊而生人,人之练气,不外练虚灵而涤荡昏浊,气者命之主,形者体之用——这确是真知灼见,让人茅塞顿开!敢问都尉,你手里这一卷经文,究竟是何功法?”
李轩想了想,就默默的将卷轴舒展开。当《无垢神典》这四字,印入到玄尘的眼中,他只觉自己的心脏,被众多刀剑同时扎入进来。
——这门无上大法,他也是早有耳闻的。
可随后玄尘就又呼吸粗重,眼现出了渴望之意:“不知都尉大人能否将这宝典借我一观?”
“这个?”李轩有些迟疑:“怕是不合适吧?”
他是担心,这位道长真的去练了这门功法。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妖女哪裡逃》-第二三九章 我不能阻人證道推薦
倒不是担心日后会多一强敌,而是会有种负罪感,是亲手将人踢下火坑的感觉。
玄尘却抱了抱拳,神态真挚:“务必请都尉大人成全!不瞒您说,我方才观这神典经文,修为竟隐隐有了突破之兆。可见我玄尘的道缘,或就在这卷经文当中。自然,玄尘也知法不可轻泄之理,此乃无上神典,玄尘愿以价值相当之物换取。”
“这倒不必。”
李轩动容了,心想这既然是玄尘的道缘,是后者突破的契机所在,那他也只好成全了。
不是有句话么?阻道之仇,犹如杀人父母。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妖女哪裡逃討論-第二三九章 我不能阻人證道推薦
“罢了,我可以借你看一看。不过仅限于你刚才看到的第一章,看完之后,你就得还我。”
他终究还是担心这本《无垢神典》,把玄尘给带歪了。
万一这道长给练成了女冠,师兄变成了师姐,薛云柔可能会对他有意见。
“多谢都尉!我玄尘一言九鼎,定会遵守承诺。”
玄尘见他将卷轴递了过来,不由大喜过望。他第一时间就将那卷轴展开在自己面前,仔细看那第一章的内容。
欲练此功,引刀自宫。炼丹服药,内外齐通——
这些内容,玄尘都直接略过。当后面‘以心为室,扫除尘垢,反朴归真,澄明寂然,可以妙洞三界,无所不能’的字句入眼,他就觉浑身气脉澎拜,在体内急速的循环游走。
“劳两位久等了,抱歉抱歉!”
此时龙睿与王静,终于出现在楼梯口处。两人上来之后,就朝着李轩与玄尘打躬作揖,一脸的歉意:“因国子监内今日突生了一桩大事,我二人在那里耽搁了一些时间。这真是失礼,我龙睿愿自罚三杯。”
然后他就发现,玄尘手拿着一张卷轴定定入神,似根本未发现他们的到来。
“玄尘道长这是?”王静略有些好奇的询问。
“是我带来的一卷道门经典,让玄尘道友深受启发,不知怎的就陷入悟道之境。”
李轩不好说《无垢神典》的名字,他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笑:“你我还是别惊扰他了。”
接下来他与王静龙睿二人谈天说地,偶尔切磋棋艺,对联与诗文。
论到才学,李轩自然是大大不如这两位国子监的高才。
可他来自于后世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眼界开阔,又擅于忽悠,有时候三言两语,就能将王、龙二人说到一愣一愣,惊叹不已。
李轩则觉这两人,确实是可交之人。
龙睿的性情爽快大方,率性而为;王睿则内敛沉静,稳重厚道,都是那种可以裨益一生的良友。
而等到三人吃到快酒足饭饱的时候,玄尘终于意犹未尽的将手中卷轴,还给了李轩。
他遵守了承诺,只看了第一章。可后面的内容,却让他心痒难耐。
可玄尘也知凡事适可而止,似《无垢神典》这等无上宝典,人家肯借给你看一章,就已是很大方了。
之前不久他还两次设局坑陷李轩,至今也没拿出什么像样的诚意,怎好意思从李轩这里求取全文?
“朝闻道,夕死可矣!古人诚不欺我。”
他朝着三人一礼:“都尉大人成道之德,玄尘铭感五内,且容后再报。还有二位,玄尘今日道缘已至,需得尽快返回道观坐关,就先失陪了,玄尘改日再向几位赔罪!”
他说完之后,就匆匆的下了楼梯。
龙睿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可随后就收回了注意力,转而朝李轩笑道:“时间不早,我与王静也得尽快去国子监外院那边参与一桩大事。”
他此时又心神微动:“不知谦之下午可有空?否则倒是可以随我们去看一看热闹,也顺便可为我与龙睿参赞一二。”
李轩微一摇头,心想国子监那个地方能有什么热闹可看?看那些国子监生们舞文弄墨,还是去听那些儒官讲课?
且他之前已经请了两天假,积压的公务还是蛮多的。
可就在他准备开口拒绝的时候,一枚飞符忽然从窗外穿入进来,落在李轩的身前。
他微一探手,将之接在手中,发现这符竟是来自于南京国子监祭酒权顶天。内容则是邀请他这个理学护法,下午出席国子监一桩南直隶的儒门盛事。并言辞恳切,让他务必出席。
后面甚至还盖上了伏魔总管的印章,意思是下午他可以不用回朱雀堂了。
李轩心想这倒是巧了,他不动声色的将这符收入怀中,然后朝着二人一笑:“去也可以,可到底什么样的热闹,就不能说吗?”
他想权顶天都已经这么拜托了,那他肯定是必须去一趟的。自己领了这护法的职司,已经白拿了礼部两个月的供奉,却至今都还没为理学出过力,感觉挺惭愧的。
可在赶去之前,他想自己最好是先摸清楚情况。
“是为不久之后的孝陵祭祀。”龙睿已经站起了身:“遵照往例,我们国子监都需要选出一人,去太祖陵前宣读祷文。这可不得了,不但能借助孝陵龙脉,纯化浩然正气。在接下来的十年当中,还将是事实上的国子监首席,南直隶儒门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所以这次整个国子监的监生都轰动了,都在摩拳擦掌,想要夺取鳌头。据说许多大儒都会参与品评,还请来我们理学的新任护法观礼。”
王静却摇头道:“老师只说护法可能会参与,我对这位却是敬慕已久了,就不知这次能否有机会,一睹其容?”
他眼中又现出了期待之色:“说来明日就是我挑战问心楼之期,真是让人期待。这位护法大人,究竟是留下何等样的‘道’,能够逼出李遮天的刀气,能够压得住二十七位前任护法啊。”
李轩的面色,就变得古怪起来。他是想起自己留在问心铃内那副狗爬一样的字,根本没法见人啊。
而且王静是见过他字的吧?会不会认出来?那会很尴尬啊。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对了,那副字上面本就有他李轩的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