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krgz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492章 能不能把他們全弄死閲讀-whw2u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孩儿去寻了武阳伯。”
尉迟循毓被叫来,一脸坦然的说了此事的始末。
“是他?”
尉迟恭默然,良久说道:“上次他说所谓丹药不过是些什么金属,吃了只会害人。此次他帮你让杨青低头……”
“孩儿去感谢一番?”
尉迟恭摇头,起身过来拍拍尉迟循毓的肩膀,“人说老了要看儿孙,老夫离死不远了,最担忧的却是你。”
“阿翁,你还不老。”
这等劝慰的话对于尉迟恭而言并无作用,他摸了摸孙儿的脸,含笑道:“所谓大恩不言谢,送什么礼?此刻送礼便是打他的脸。哪日老夫去他家。”
……
“多谢先生。”
尉迟循毓还是私下来了贾家道谢。
但感谢之余,他一口气吃了贾家一只鸡,外加两只蹄膀,以及一坛子酒,挺着肚子说没吃饱,被贾平安一脚踹了出去。
“这特娘就是来混吃混喝的!”
贾平安带着阿福出了家门,在外面溜达。
天气冷,外面冷冷清清的。
“阿福!”
“嘤嘤嘤!”
阿福跟在后面,很是惬意。
“你说皇帝是什么生物?”
阿福没回答。
“皇帝就是个眼中只有自己的生物,再好一些的皇帝,他们会把国家视为自己,把自己融入国家。”
贾平安觉得皇帝都不是好人。
“不管是皇帝还是阿姐,以后都会越来越像是圣人,感情都是多余的。我若是置之不理的当一个傻白甜,你说最后会如何?”
“嘤嘤嘤!”
阿福觉得粑粑最近有些神经病。
“那我这等东厂厂公多半会不得好死。阿姐怕也容纳不下我。”
权力之下无亲情,贾平安从不奢望阿姐一直信任自己。
“所以我就暗中帮了尉迟宝琳一把。看看,还有滕王,还有那些人,你看,我的朋友圈越来越大,再过十年,若是谁想动我,想来反弹会让他们大吃一惊。”
贾平安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在结网的蜘蛛。
回到家中,卫无双和苏荷在一起看书。
灯下看美人,自然别有一番韵味。
但贾师傅很悲剧的只能看着。
“夫君。”
苏荷看了他一眼,舔舔嘴唇。
贾平安只觉得小腹里猛地就蹿起了一团火。
他躺在边上,一脸任人糟蹋的无奈。
“夫君,我饿了。”
原来是肚子饿啊!
自作多情的贾平安爬起来,“不能再吃了。”
苏荷把书放下过来,挽着他的手臂,无师自通的甜笑,“夫君,武阳伯……”
擦!
听到武阳伯的时候,贾平安想到的是制服。
我一定是上脑了。
上脑牛肉。
“夫君……”
苏荷学小妖精别有一番韵味,那娃娃脸带些魅惑……
贾平安干咳一声,“离远些啊!”
“为何?”苏荷反而抱紧了些,“夫君,我就吃一根鸡腿。”
老子又听出东西来了,完蛋,彻底的完蛋,上脑了。
贾平安恶狠狠的道:“吃多了长胖,随后为夫就不喜欢你。不吃不胖,为夫依旧疼爱你,你选哪一个?”
这个憨婆娘一定会被吓坏,随后选择不吃,要我的疼爱。
苏荷伏在他的肩头,杏眼扑闪着,“我……要不还是先吃鸡腿吧。”
贾平安崩溃,卫无双淡淡的道:“夫君去了辽东这阵子,就是妾身在看着她,否则夫君如今看到的定然是个圆球。”
“不能吃了!”
贾平安抓狂。
苏荷哽咽,“你就会欺负人。你当时还和阿耶说要疼爱我,你说谎骗人。”
贾平安捂额,“吃吃吃。”
一根鸡腿下去,苏荷躺在他的大腿上,悠哉悠哉的睡了。
我怎么就那么悲催呢?
贾平安觉得自己就是个悲剧。
卫无双伸手,面无表情的道:“起不起?”
苏荷装睡。
卫无双一掐。
“嗷!”
苏荷一下就坐了起来,怒目而视,“无双你要掐死我,一尸两命,然后你就独宠……”
“不,是夫君独宠你。”
朕的后宫怎么开始宫斗了?
卫无双木然,“最后我只会被你气死。”
“无双!”
苏荷愧疚了,上去搂着她,两个在后世还能称为美少女的女子搂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我呢?
无限装殖 君楚
一家之主就这么被华丽丽的无视了。
晚些贾平安和苏荷睡。
凌晨他醒来时,发现脸上有些干燥。
“这是怎么了?”
苏荷此刻四仰八叉的躺着,嘴里嘟囔,“好鸡腿!”
这个憨婆娘不会是梦到了鸡腿,把我脸当鸡腿啃了吧?
“起床了!”
“再睡一会嘛!”
苏荷侧身过来,一条腿搭在贾平安的腿上,伸手搂住了他腰,还蹭了几下。
“起床!”
贾平安硬着心肠把她弄醒,随后出去洗漱时,苏荷都是眯着眼。
“睡的太多不好。”
这个时代晚上要么夫妻一起娱乐蹦跶,要么就是早早睡了。
但大部分在腰子还好的时候,早早上床都会觉得浪费了光阴。身边的妹纸不可口吗?
于是来一下。
再来一下……
肾虚患者渐渐多了,人口也跟着多了。
看看大小老婆的肚子,贾平安心中顿时就平静了。
我为大唐做贡献!
早饭时,苏荷修炼的速度越来越快,贾平安一张脸都黑了。
“把她的鸡腿拿过来。”
三花毫不犹豫的执行了。
得了苏荷的白眼一枚。
这个奸诈的女人!
我的鸡腿!
“以后每日定时定量。”
太残忍了!
我的大道!
苏荷哭唧唧。
有卫无双监督,白天她丝毫没有机会。
下午贾平安下衙后,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饭后说着彼此的事……
巴拉巴拉……就这么过了大半天。
苏荷躺在那里就像是一条垂死的鱼儿。
“不能修炼……我生不如死!”
贾平安冷笑,起身出去。
晚些再回来时,他的手中多了一块糕点。
粗粮糕点!
“吃吧!”
夫君真好。
苏荷修炼的的很快,肚皮也比卫无双的大。
娶妻两个,刚开始觉着左拥右抱的日子正好,可此刻两个婆娘都大了肚子,还不时发生战争……
我的命好苦!
来到百骑,明静在书写,贾平安过去看了一眼,都是货物的价格,还特娘的货比三家,就差无师自通的拉一个表格出来。
果然,欲望就是人类前进的动力!
若是李治哪天想登月,大唐会不会发明出各种飞天的东西?
“武阳伯。”明静抬头,眼中带着渴求。
我没钱了!
“是武阳侯!”贾平安淡淡的道:“我去了辽东这么久,那些百骑贷该算算了吧。”
明静低头,“其实,你可以再去一次。”
一只手拍在案几上,贾平安冷冷的就像是黄世仁,“不还钱,那就拿什么抵债!”
明静可怜巴巴的道:“回头就还。”
程达进来,觉得明静就是一只猫。
看到老对头被贾平安怼,他心中巨爽,“明中官薪俸丰厚,想来不是事。”
这是暗戳戳的背后一刀。
明静冷笑,“你最近很是懈怠,作为百骑的监督,我觉着该罚俸!”
程达一本正经的道:“武阳伯作证,我从来都是百骑最勤勉的那人……”
贾平安低头看消息。
今年大丰收,长安城中的粮价跌了,有粮贩子咒骂皇帝,说皇帝不得好死。
这等咒骂李治不会在意,他只在意天下人是否大多都吃饱了。
还有东家长李家短。
就没有半点值钱的消息。
咦!
贾平安看到了一条消息,东市有人说武媚狐媚惑主,还想撺掇陛下废后,幸而长孙相公出手,力挽狂澜云云。
长孙无忌……
贾平安抬头,“那个……”
正在冷眼相对的程达和明静二人马上散功,明静冷哼一声,“你且等着。”
程达淡淡的道:“我近日无可挑剔。”
原来如此!
明静把自己的‘购物车’收起来,“武阳伯。”
贾平安问道:“武昭仪和长孙相公起了争执?”
明静的眼中多了兴奋之色,八卦之火在熊熊燃烧,“说是陛下带着武昭仪去了长孙相公家,席间封了三个婢生子为官,又赏了十车财物……都是金银嘞!”
“好些金银珠宝,据说老值钱了……”
贾平安不耐烦的道:“说正事。”
明静叹息一声,“结果陛下提及废后之事,长孙相公不搭理。后来陛下和武昭仪灰溜溜的回宫。”
这绝对是跋扈到家了。
就算是不同意,你也不能这般吧。
白露
比如说据理力争,大家摆事实,讲道理,这样无懈可击。
长生修仙录
可你来个置之不理。
“关键是他还收了钱,三个婢生子还封了官,都没退。”程达觉着这样不好,“就像是去青楼睡女人,睡了之后说她身上臭,或是说睡的不舒服,就不给钱,不道德。”
是啊!
长孙无忌此举没有职业道德!
李治最后把他弄的这般惨,舅甥情义全无,最后据说自杀了,但天知道……
明静很懵,“什么意思?睡了不舒服?我睡了很舒服。”
程达暧昧的道:“是啊!睡了舒服。”
贾平安伸手,“一百文。”
糟糕,我刚才说了什么?
睡了舒服,若是被明中官知道了,我定然会被撕碎。
在贾平安威胁的目光中,程达给了一百文。
“我是为你好。”
这个闷骚悄悄去嫖,还以为没人发现。贾平安上次路过山下,正好见到他进了茅草屋去甩屁股,五分钟后他再回来时,程达一脸满足的刚好出来。
扣除脱衣裳的时间……这是大唐的衣裳,不好脱,扣除脱和穿的时间,贾平安觉得程达的付出和收获不成比例。
哎!今夜的好日子没了……程达郁闷的出去。
明静伸手,一双明眸中全是了然,“我知道睡觉什么意思,就是男人睡女人,别当我是傻子。”
这个女人竟然也是老司机?
贾平安问道:“你想作甚?”
明静冷笑道:“我若是揭穿了,这一百文你就拿不到,见者有份!”
你够狠!
贾平安拿了十文钱过去!
明静大怒,“回头我就揭穿……”
为了维持大统领在程达心中的高大形象,我忍!
贾平安再给了十文。
贱人!
明静扑了过来,二人一阵抢夺。
娘的!
这个女人为了钱真的什么都敢干,就差扑倒了贾师傅。
贾平安奄奄一息的看着桌子上剩下的三十多文钱,“你就不怕吃亏?”
明静如获至宝般的在数钱,头也不抬,“吃什么亏?”
“哦!我忘记了你没凶,太平!”
一文钱飞了过来,贾平安随手接了,大乐。
“再来。”
“我很傻吗?”明静继续低头数钱,“你不要觊觎我的美色啊!不然回头告诉陛下,把你割了,送进宫去和王忠良作伴。”
这个女人作风太大胆。
贾平安起身,“走了,去巡查!”
明静把钱收了,喊道:“老程!”
“我在茅厕!”
这个死鬼!
明静骂道:“懒牛懒马,我们自己去!”
二人叫了十余百骑,浩浩荡荡的去了东西市巡查。
今年丰收,百姓买粮食的花销少了,于是购买力提升了些,东市里人潮人海啊!
“我要去买……”
明静一路兴奋的说着自己的买买买。
几个孩子蹲在东市进去的一点,仰着脏兮兮的头,“可怜可怜我们吧,好几日没吃饭了。郎君……”
这些孩子的父母就在远处盯着这里。
这等事后世早期多了去,贾平安并未在意。
“可怜可怜我吧!”
一个女娃冲着明静在喊。
明静止步,蹲下来问道:“你阿耶阿娘呢?”
女娃吸吸鼻子,觉得这个郎君好香,“阿耶腿断了,阿娘挣钱。”
简单的话,描述了一个家庭的背景。
明静摸了十文钱出来,“拿着赶紧回家去。”
女娃狂喜,用力点头,“好!郎君是好人,郎君一定能娶了美娇娘,还能……还能为官做宰……”
一连串好话脱口而出,可见是在这里有一阵子了。
明静突然伸手抹去了她脸上的污渍,“做什么都好,就是别去青楼,记住了?”
女娃用力点头。
明静又摸出了十文钱给她。
“快回去!”
女娃把钱塞进了胸口里,被冰冷的铜钱刺激的身体一颤,随后转身就跑。
“她为何要跑?”
明静不解,喊道:“跑慢些!”
贾平安指指女娃,一个百骑跟了上去,“你看看那几个孩子的眼神。”
明静看去,那几个孩子的眼中全是贪婪,有人起身追了去。
“他们这是要去抢夺?”
“你还没变傻,可喜可贺。”
贾平安一直觉得明静这个娘们最适合她的身份就是权贵的妻子,如此能给她至尊卡买买买。
“你为何不早说?”
女人的不讲道理一脉相传,不过除去家里的两个妻子,外加一个羔羊之外,贾平安不惯别人这个毛病。
“我早说了你不信,还会质疑我心思龌龊。”
做人就是这般难。
明静一脸悻悻然,晚些跟踪的百骑回来,“武阳伯,那女娃把钱给了几个男人。”
明静哦了一声,“不对,她不是有爹娘吗?”
我竟然看错了?
贾平安黑着脸,眼中多了杀气。
明静见状就没好气的道:“我不会因此嘲笑你,最多嘲笑五次,你何必这般。”
贾平安淡淡的道:“在何处?”
那百骑说道:“就在前面。”
“带路!”
明静不明所以,有百骑低声道:“明中官,这多半是人贩子。”
明静一下就明白了,“他们让孩子来讨钱?”
她怒了,“人渣!”
人渣是贾平安的话,此刻明静觉得太贴切不过了。
几个男子正在一家酒肆里得意的笑着。
那个女娃站在中间,一脸讨好的笑。
“大娘子不错。”一个头发蓬松的大汉摸摸她的头顶,“再过几年,阿耶就送你去好地方。”
女娃笑的越发的可爱了,“谢谢阿耶,阿耶,那地方叫做什么?”
大汉随口道:“叫做青楼。”
女娃的眼中多了阴影。
那个身上好闻的郎君说过这辈子什么地方都能去,就是不能去青楼。
他是个好人,那么一定不会骗我!
可是我该怎么办?
女娃的笑脸维持不住了。
呯!
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大汉骂道:“谁?”
女娃回身,惊喜的道:“好香的郎君!”
明静冲了进来,当面的大汉出手,被她一拳撂翻,旋即一脚就踩在了他的下身那里。
门外的贾平安仿佛听到了声音。
——蛋碎的很好听!
“嗷!”
惨嚎声中,明静身体跃起,半空中一腿踢在了另一个大汉的下巴上。
大汉翻身倒地,后脑勺撞到了地面,发出了嘭的一声。
剩下了三个大汉慌了,有人摸出了短刀,“杀了他们!”
贾平安没动。
明静看似没心没肺的只知道买买买,可今日却爆发了。
她拎起凳子,当头就劈。
呯!
一个大汉双眼泛白。
再一凳子砸在另一个大汉的侧脸。
血混着牙齿飞了出来。
剩下一个大汉颤声道:“你要……你要做什么?”
明静缓缓逼近,“你们不是人!”
“啊!”
贾平安摆摆手,百骑冲了进去,把这五人捆绑带走。
明静蹲下来,双手按在女娃的肩上,“你不该哄我。”
女娃在哭,“不说会被打死。”
明静身体一震,“有人被他们打死了?”
女娃摇头,“腿被打断了,看着好痛!”
明静回身看着贾平安,认真的道:“武阳伯,能不能把他们全弄死。回头我就还你的钱。”
……
求月票!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