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28xd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妖怪調查局 txt-第227章 大結局鑒賞-8m5or

妖怪調查局
小說推薦妖怪調查局
春春愣道:“这只狐狸精居然是大师的女儿?是不是真的啊?”
罗辉皱眉道:“应该不会乱说,刚才大师的神情我已经觉得不对劲了,没想到是这样……。”
这时候天狼说:“我的乖女儿,你们做好决定了吗?是不是也想跟自己的亲爹打一场?实话告诉你,我也是其中一只超级妖兽守护人,而且是最稳定的一个!”
春春咬着牙齿,双手握拳,又气又恼,她不知道父亲到底经历了什么,现在怎么变成这样。
罗辉握着拳头对天狼恨的牙痒痒,但看着显示屏里大师和Lisa吃力的对付超级妖兽,他能感受到两人内心的痛苦,毛大师生为父亲最不愿跟子女相残,Lisa跟爱人相残更是痛苦无比,人之所以为人,正是有这些感情的羁绊,大局再重要也不能丢了人性,罗辉实在不愿意看着大家痛苦下去了,同时他也意识到,只有用缓兵之计才能暂时缓解这种局面,甚至能把幕后的主谋,蚩尤组织的真正控制者吸引出来!
想到这里罗辉厉声道:“给老子停下,叫超级妖兽停下,我选择合作!”
天狼阴笑不止,达久实在看不惯天狼的嘴脸了,在众人没察觉的时候使出了蛊术,将培养在体内的蛊虫悄然放了出来,心中默念咒语,只见小虫子从达久的裤管里爬出,悄然爬向了天狼。
这一举动似乎连天狼都没发现,眼看蛊虫就要接近天狼了,却在接近天狼脚步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并且暴躁的转圈。
天狼斜眼朝地上扫了眼,哼道:“你们当中似乎有人不安分啊?可惜啊,这些小畜生根本近不了我的身。”
说罢天狼便抬起一脚,将一只蛊虫给踩扁了,达久赶紧收了咒法,咬牙切齿的瞪着天狼,厉声道:“我不知道你跟他们有什么仇恨,你拿那道长和那假洋妞要挟他们这么有用,但对我没什么用,我跟他们不熟,你要挟不了我,我也不想卷入这场乱局。”
天狼问:“那你还出手?”
达久哼笑:“那是因为看你不顺眼!”
天狼哈哈大笑:“你是个意外收获,原本没打算把你选为超级妖兽的容器,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凑合用吧,你这个蛊人倒是可以和8号超级妖兽融合,也蛮不错,还是省省力气吧,我体内融合了超级妖兽的力量,蛊术这种小把戏根本伤不了我,我免疫,哈哈哈!”
达久怒不可遏正要出手,却被罗辉阻止了,他知道眼下要是动手,会害死毛大师和Lisa。
达久只好放弃了出手,选择了沉默。
天狼见众人都不吭声了,说道:“放下武器束手就擒,我可以保证你们不仅不会死,还能像我一样获得强大的力量,等一起灭了人族后我们将和主公一起主宰这个世界。”
罗辉将背包卸下扔了过去,其他人也跟着照做,小蛮很不爽,迟迟不愿将武器交出去,一番挣扎后才将大刀交了出去。
天狼双手摊开,周身顿时涌动起一股气流,气流迎面袭来,卷起几人的背包、武器揉成了一个球体,天狼轻轻的一挥手,球体突然在空中炸开了,所有背包和武器霎时间被炸得粉碎。
这一幕看的罗辉等人心惊不已,没想到天狼现在拥有了这么强大的力量。
罗辉心绪飞转,沉声问:“对了天狼,现在我们已经选择合作了,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们当年你在石油小镇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狼缓和了语气:“虽然还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不是真心合作,但现在配合你们的武器也毁灭了,你们的能力大减,就算想出手也不是我的对手,说说也无妨了……。”
天狼朝春春看了一眼,突然温柔的说:“春春,对不起,爸爸没能参与你的成长,这是我欠你的。”
春春愣了下,她没想到天狼在这时候突然柔情了起来,让她感受到了浓浓的父爱,但她的理智告诉她天狼在打感情牌,于是抹去了眼泪,坚定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到底想怎么样?”
天狼的表情突然变了,厉声道:“你可以恨我,但你更该恨的是妖怪调查局,是天字行动队!如果不是他们那些不人性的规矩,我和你母亲就不会分开,你母亲也就不会死,你也就不会成为孤儿,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造成的!这组织满嘴的仁义道德,将人族的安危大局挂在嘴边,但最不道德的就是他们,一帮人还跟我谈什么人类的感情,哈哈哈,真是笑话,因为这个组织,为了所谓的人类安危大局,我失去了挚爱的妻子,失去了可爱的女儿,我牺牲了一切我能牺牲的,即便我完成了任务又有什么意义?我今天变成这样,是妖怪调查局一手造成的!”
罗辉听明白了,天狼之所以变成这样是他内心的不平衡造成的,于是说:“原来你心里一直都是不愿意的,局里还以为你是大无畏的牺牲让。”
天狼冷笑:“哼,人类都是自私的,谁愿意主动牺牲自己的感情?这样的人就是圣人,可普天之下有几个圣人?对不起,我不是圣人!”
罗辉说:“牺牲自己去成全整个人族,这确实过于残忍了,但这正是人族真正的大义所在,这是一种高尚、超脱的大义,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有多少先辈为了理想的世界牺牲,不见得都是圣人……。”
罗辉的话被说完就被天狼粗暴的打断了:“行了,我没那么高尚,我只知道这么做有违人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我只知道失去了这些什么希望也看不到,我不配做个人,所以只好做妖了,哈哈哈,自从做了妖后主公给了我希望,让我重获新生了!”
神医无奈道:“这就是钻了牛角尖的结果,有时候付出不一定需要回报,这就是人的奉献精神,而不是一种等价交换,付出多少就想得到多少,这种理想状态是不存在的,一直以来天狼前辈在总部就是一个传说,甚至成了一个信仰,你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高风亮节,被总部的小辈们奉为榜样,虽然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犹如一盏黑暗中的明灯,指引着他们前进,不过可惜啊,这盏灯现在熄灭了。”
天狼笑道:“你这小辈少来教训我,当真相摆在你面前的时候,或许你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宋子安新傳
罗辉心中一动,赶紧追问道:“什么真相?”
天狼缓缓打开了话匣子:“当年我年轻气盛,跟你们一样天真,以为自己在做伟大的事情,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整个人族,可到头来……那个时候我奉组织领导的命前往石油小镇驻守,实则是为了收集妖族资料,我不惜深入虎穴,不料被发现了,当时我很愤怒,直到我见到主公,他让我看到了真相……。”
小蛮不耐烦道:“你一直在说真相,到底是什么真相,你倒是直说啊,操。”
天狼闭上眼睛深呼吸着,突然蛋形空间的墙壁穹顶出现了画面,所有画面都是战乱,从古代的中国到中世纪的欧洲,再到近代的鸦片战争和石油战争,战火的硝烟中,孩童哭泣的声音不绝于耳,看得人触目惊心。
“看到了吧,这个世界无时无刻不在战争,为了资源、为了一己私利,这就是人类!这就是人族的劣根性!”天狼愤怒的挥着手:“我失去了一切,抛弃了妻子和孩子,沦为了行尸走肉,与其这样还做什么人,倒不如做妖好了,主公的远大抱负让我看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无欲无求,到处一片宁静祥和……。”
小蛮冷笑道:“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了,这主公到底有什么能力,竟然能把你洗脑洗成这样。”
说话间大师和Lisa狼狈的跑进了蛋形空间,两个人气喘吁吁,浑身是伤,但这些伤并不致命,白龙和胡眉随后跟了进来,两人的脸上只有冷漠。
白龙和胡眉站到了天狼身边,天狼环视几人后说:“人族统治地球的时间够长了,地球是时候该换换主人了,有些真相还是让主公告诉你们吧,由我说出来似乎说服力不够,我们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天狼向白龙和胡眉打了个手势,三人开始慢慢后撤。
罗辉等人面面相觑,突然身后进来的通道内传来了一声响动,几人同时回头,只见一个人从上面跳了下来,等几人看清楚是谁的时候都很欣喜,原来是蒲局赶来了!
小蛮和春春正要冲过去跟蒲局汇合,罗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张开双臂拦在了两人面前,小蛮吃惊道:“猫队,你干什么?”
罗辉沉声道:“难道你还没意识到吗?”
小蛮愣道:“什么没意识到?”
罗辉目光坚毅的盯着蒲局,一字一顿道:“老头子突然在这时候出现很不合理,但他确实在这里出现了,细想一下你们就会明白了。”
Lisa和毛大师盯着蒲局愣神,Lisa突然一个惊颤:“难道蚩尤组织的主公……。”
蒲局面无表情的看着罗辉,嘴角慢慢扬了上去:“不用猜了,我就是蚩尤组织的主公。”
“啊?!”“什么?!”众人一阵惊呼,谁也没想到蒲局竟然会说自己就是蚩尤组织的主公,这消息简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惊的众人完全没了反应。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春春一头雾水。
毛大师愣道:“如果老蒲就是蚩尤组织的主公,那真是细思极恐了!”
罗辉这时候反倒冷静了下来,说:“我们一直都被这个家伙给蒙蔽了,要是我猜的没错,真正的妖怪调查局早就不存在了,这从一开始就有迹象了,只是我们完全没有朝这个方面想过,各位,还记得我加入组织的时候本来打算回总部的吗?”
Lisa点头道:“嗯,记得,我们被蒲局拦截了,没让我们回总部,而是停在了一个中转站,最后还把我们安排到了荒废的基地作为临时总部。”
罗辉点头说:“没错,那个时候也许总部就已经不存在了。”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目光全都看向了蒲局,不停的喘着粗气,蒲局始终保持着淡定的微笑一言不发,仿佛在嘲笑一般。
罗辉接着说:“虽然只是猜测,但我的第六感一直很准,我怀疑妖怪调查局里的同僚早就被老头子和奸细石佛里应外合害死了,总部早就变成了一个病毒场所,所有的同僚已经变成了没有知觉的僵尸,我们在荷塘镇所做的一切根本都是徒劳的,神医将五毒童子的尸体带走……。”
话没说完罗辉突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回头看向神医,只见神医神情极为不自然,不住的后退,最后退到了天狼、胡眉和白龙的身边,行礼作揖道:“对不起,妖族的崛起已成必然,人族已经彻底失势了,我这么做只不过是顺应天道法则。”
小蛮怒不可遏道:“神医,原来你也……。”
神医无奈道:“这些天跟小黑的相处,让我将他的身体构造彻底研究了一遍,搞清楚了他体内妖变的步骤了,我已经熟练掌握了这个开关的所在,只要用到超级妖兽身上,便能事半功倍,小蛮,还是不要反抗了,以免白白受苦,有些事已经不可逆转了,在下虫谷前我给你们扎的针只能勉强撑一段时间,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如果你们不顺从主公,很快你们就会觉得窒息了。”
话音刚落,春春和Lisa就率先出现了反应,不住的喘气,觉得空气都不够吸了,很快窒息的感觉便传来,春春和Lisa连站着都觉得费劲,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
巫女成長記 樹影子
大师赶紧示意两人盘坐下来,按照他教的法门呼吸,两人很快就得到了缓解,小蛮、达久也觉得不舒服,赶紧按照大师说的办,只有小黑和罗辉并未感到难受,这让两人觉得很诧异。
罗辉的心里升起了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小黑已经是半人半妖的状态,不受空气的限制倒是能理解,可自己为什么也不受限制,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
蒲局突然问:“罗辉,你是不是感觉有点诧异?”
罗辉扭头盯着蒲局,眉头紧锁,没有回话。
蒲局看向小黑说:“小黑根本不是蛇妖和守卫的爱情结晶,这个美丽故事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的,他是我们第一批实验品中唯一存活下来的半妖人,他的生父就是他的养父黑蝎,黑蝎为了大业,甘愿将自己的孩子奉献给组织做实验,实在难能可贵啊。”
小黑惊呆了,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领导,你说黑蝎就是我的生父,是他甘愿把我奉献给你们的?这么说他也是你们的人?”
蒲局点了点头,脸上波澜不惊,说:“真正的背叛者流放营早就不存在了,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妖族的实验基地,就像石油小镇井眼下的基地一样,或者这么说吧,真正的妖怪调查局老早就不存在了,那个404基地其实就是妖怪调查局的唯一遗址,现如今的妖怪调查局总部实际上就是蚩尤组织的总部真身!所以你们无论怎么找,都不可能找到蚩尤组织的总部。”
毛大师突然发笑,无奈的瘫坐在地,大笑道:“哈,亏我精明一世没想到是糊涂一世,竟然没有丝毫察觉,老蒲你赢了,赢的很彻底,我已经无力反抗了,哈哈哈。”
蒲局沉声道:“如果我们不这么做早就灭亡了,为了妖族的崛起,这是必要的隐忍,现在时机成熟了,我找到了该找的人,等来了该等的人!”
蒲局说着便看向了罗辉,罗辉浑身一抖,问道:“这话有所指?什么意思?”
蒲局答非所问:“当年我们渗透进妖怪调查局,选择了静默,经过多年策划,悄然将妖怪调查局的高层取代,在彻底掌握了妖怪调查局后才开始了实施伟大计划。”
Lisa问道:“这么说我们这些年一直在为妖族办事?根本不是在为人类办事?一直在助纣为虐了?”
蒲局微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们一直在找十大超级妖兽的守护者,也就是超级妖兽的容器,为了让你们成材不惜将妖族同胞作为你们的练习,事实上你们还是帮人族做了许多事,只不过往深了看是在为妖族服务罢了。”
Lisa痛苦的捂住了脸,哽咽道:“没想到到头来这一切都是一场梦,要找的幕后黑手就是Boss,真是莫大的讽刺,我就是个笑话……。”
罗辉拍了拍Lisa的肩膀,算是安慰了,这时候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了,蒲局的局做的实在太完美了,根本没有人会想到真正的妖怪调查局不存在了,甚至变成了蚩尤组织的总部,就算再怎么聪明也不会想到。
罗辉深吸了口气,质问道:“那你究竟是人是妖?”
蒲局沉声道:“人,但是一个保持初心的人。”
罗辉问:“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蒲局说:“妖族曾经统治着赛尔亚星,而人这种生物是赛尔亚星的二级生物,是依附妖族存在的生物,赛尔亚星不适合生存后,妖族带着星球上的多元生物胚胎找到了地球,可惜飞船发生了意外坠毁了,胚胎散落地球,妖族几乎灭族,地球最初的环境妖族很不适应,相反作为二级生物的人却很好的适应了,于是一切都变了,人越过妖族的控制独立发展壮大,最后甚至想把妖族彻底消灭,这就是现如今发生的一切的根源所在。”
重生帶著任意門
罗辉皱眉道:“即便人只是赛尔亚星的二级生物,但谁规定老二不能当家做主人?能者居之,这是自古的道理,妖族既然不适应地球的环境,那换人来当主人有何不妥?这就是生存法则!”
蒲局说:“话是有点道理,但妖族经过漫长的地下生存,逐渐适应了地球,已经开始觉醒走出阴暗的地下角落,踏足这片土地,是不是该把这片土地还给妖族了?刚才天狼已经给你们看了一些人族的所作所为,地球已经被人族破坏的满目疮痍了,人族开始不适应地球了,正是到了一个该更新换代的时期了,妖族刚好崛起取而代之,这不是正好顺应了你刚才说的生存法则?”
罗辉被顶的说不出话来了,因为蒲局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并不是在强词夺理。
这时候传来的春春的嘤嘤抽泣的声音,她心里非常难受,她从小就在局里长大,是蒲局一手带大她的,在她的心里早就把蒲局当成老爸了,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这样的结果,俗话说生不如养,养父的恩亲比生父更大,刚才天狼的事春春倒是没什么太大反应,相反蒲局的角色变换实在让春春接受不了。
蒲局语重心长道:“春春,我知道你很难过,但很多事我也是身不由己。”
春春带着哭腔吼道:“我不懂什么妖族人族的阶级划分,我只知道你是个人,为什么要帮妖族做事?”
蒲局无奈的叹道:“唉,你还太年轻,一时半会没法理解我的话也很正常,不过我相信其他人都应该明白了吧?”
大家不置可否,都看向了罗辉,话语权全交给了罗辉,罗辉说:“有些东西不能这么论,就好比秦始皇统一了六国有了华夏国的雏形,但历史的巨轮不断向前,秦国灭亡有了汉朝,之后慢慢又有了唐宋元明清,朝代在不断更替……一直到现如今的华夏,如果这时候有个人站出来说自己是秦国后人,要求把华夏还给秦国,这显然是不可理喻的,而你现在就在做这种事。”
蒲局笑了笑:“好一张伶牙俐齿。”
毛大师补充道:“历史是向前的,老蒲,猫队说的没错,你的逻辑有漏洞,站不住脚的。”
蒲局淡然一笑:“时间是人族按照自己的生存年限所赋予的概念,地球46亿年的时间,在妖族看来根本是不起眼的时间,相信你们都听说过天上一天人间十年的说法,所以你说的这段历史在妖族眼中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算了,无所谓怎么说了,总之人族的死期到了,妖族的崛起已经是不可逆的事实了,已经没有谁能阻止了。”
罗辉的心情极为复杂,眼前这个人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带他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原本碌碌无为怀才不遇,以为好不容易遇上了识货的千里马,可到头来终究还是一场梦。
罗辉闭上眼睛轻叹道:“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该得到的答案我都得到了,即便是没有武器在手我也不会轻易选择束手就擒,即便明知道反抗没有结果,我也必须坚持底线,选择站在人族这一边,尽自己最后的力量。”
毛大师悄然站到了罗辉身边,附和道:“说的不错,为最后的尊严而战!”
小蛮大声说:“站也要站着死!”
Lisa和春春收拾好心情也靠了过去,达久和小黑自然也靠了过来,自此所有人都以罗辉为中心,站在了他这边,看着大家那坚毅的表情罗辉动容不已,哽咽道:“没想到在这生死关头你们还愿意跟我站在一起……。”
小蛮打断道:“别说了猫队,我们都有自己的判断,又不傻,还分得清是非黑白,我就喜欢做人,想让我当什么妖兽的容器,打死也不行!总之一句话,干就完了,你们这些叛徒来吧。”
神医无奈的摇头:“小蛮,你这又是何苦?你们还能撑多久,你看看Lisa和春春,已经快无法呼吸了,要不是你体质好早跟她们一样了,现在你要是多动动,血液里的氧含量会消耗的更快,到时候比死还难受,还是老老实实束手就擒,免受这种痛苦,等成为超级妖兽的容器后,就能获得新生了。”
小蛮瞪起牛眼厉声道:“让我变成那么恶心的怪物,做梦!要死也先拉你这叛徒垫背!”
说罢小蛮便不顾一切冲了出去,只是还没跑几步天狼就扬起一手,掌心里涌出气流,击中小蛮,小蛮被气流击中顿时被弹开,重重摔在了地上。
往常这样的打击对小蛮这种牛一般的身体并没什么伤害,但这次的打击似乎格外沉重,以至于连爬都爬不起来,小蛮直觉浑身肌肉酸的要死,怎么都使不上力量,他知道这就是神医说的情况。
小蛮吃力的试了几次爬起,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只能躺在地上不住的喘气,来缓解缺氧带来的难受。
Lisa和春春还是撑不住坐下了,只能按照毛大师教的法子进行调整,勉强维持着头脑清醒。
达久和毛大师很快也撑不住了,最后又剩下了小黑和罗辉两人不受影响。
这已经是第二次发生这种情况了,罗辉开始觉得这不是偶然了,小黑是人和妖的结合体,不受限制可以理解,可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这时候蒲局说:“罗辉,你还没明白什么吗?想想你脑后的那一道疤,还记得那个戴着蚩尤面具的神秘黑衣人曾跟你说过的话吗?”
罗辉下意识的摸了下后脑,点了点头。
蒲局说:“你摔在地上后很迷糊,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我回了句‘家?这里不是你的家,也不是我们的家,你的家早就毁了,不过你放心,等时机成熟我一定带你回家’,还记得吗?”
罗辉吃惊道:”原来儿时的那个面具黑衣人是你!”
蒲局含笑道:“这些话现在你是不是可以理解了?”
罗辉默默的点了下头,反问:“这就是说你很早就在盯着我的生活了,招揽我进所谓的调查局也是你早就安排好的了。”
蒲局没做声,算是默认了。
罗辉产生了很大的疑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蒲局这时候突然做出了惊人举动,单膝跪地恭恭敬敬的向罗辉行了个礼。
罗辉惊诧道:“这是什么意思?”
蒲局抬头说:“其实我这个蚩尤组织的主公不过是挂名的,真正的主公是你啊罗辉!”
罗辉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踉跄了下,其他几人也听的莫名其妙,甚至忘却了窒息的痛苦,呆呆的看着罗辉。
罗辉恼怒道:“放屁,我怎么是你们的主公!”
蒲局淡定道:“你先别急,听我说,你之所以在这里感觉不到窒息的痛苦,那是因为你体内蕴含着一股比超级妖兽还强大的力量,那就是蚩尤血脉的力量!”
罗辉惊呆了,双腿顿时绵软无力,瘫坐到了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蒲局缓缓站起,沉声道:“关于蚩尤的神话故事你应该听过,他被黄帝打败后,尸首分离,被分别镇压在了华夏的五个极地,这并非神话,而是真的在历史上发生过,石油小镇的磁场异常就是因为在那里的地下埋葬着蚩尤的部分尸体,我命黑蝎过去以特制的容器吸收蚩尤残留的怨念和魂魄,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剩下的四部分黑蝎应该也快吸收好了,很快便会前来虫谷了,由于妖族首领蚩尤的力量太过强大,一般的躯壳无法成为他的容器,强行盛放肉身只会灰飞烟灭,只有体内含有他血脉的后人才可以承受这种力量,才可以让他复苏,重新君临天下,带领妖族崛起!”
罗辉震惊的不行,根本说不了话。
蒲局接着说:“只要蚩尤在你身上复活,带领着十大超级妖兽,几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在顷刻间就荡平这片大地,什么核弹、***、**在妖族首领蚩尤的力量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主公,你得领导我们创造新的世界…….。”
高冷影帝來襲:寵婚晚成
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罗辉渐渐从震惊中回过神,虽然蒲局说的太过虚幻,但他知道这八成是真的了,否则蚩尤组织不会对他次次这么客气,原来是怕伤了自己这个蚩尤的容器,坏了妖族的阴谋。
罗辉站了起来,盯着蒲局突然扬起了嘴角,说:“谢谢你把困扰我多年的身世之谜告诉了我,现在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想你们需要我的肉身作为容器,无非是因为血脉,只要我把……。”
说罢罗辉朝着自己的右手腕狠狠咬去,顿时右手腕上就血流喷涌不止。
这一幕把众人吓了一跳,蒲局也倒吸了口凉气,皱眉道:“你是打算流干体内的活血,好让自己做不成容器?”
罗辉哼笑道:“这段时间你们三番四次的不跟我正面冲突,无非是怕伤害了我这个容器,怕脏了我的血,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们需要我的活血,这血一旦流出体外就毫无作用了是不是?”
蒲局紧锁眉头并不回答。
罗辉笑道:“不回答就是默认喽。”
蒲局朝边上的神医看了眼,意思是想让神医过来止血,神医本打算过来,但毛大师突然拦住了他的去路,沉声道:“虽然我不愿看着猫队这么做,但事到如今已经没别的办法了,他选择了这么做,我就只能支持了。”
神医叹道:“大师,你这又是何苦啊。”
毛大师不想跟神医过多纠缠,说:“别废话,想要过去止血那就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神医无奈的摇摇头,只得作罢了。
这时候罗辉突然沉声道:“赶紧放了我的朋友,要留下我一个人留下!”
“猫队!”厉声哽咽道。
總裁畫地為婚 籽寶寶
大家还想说什么却被罗辉的手势劝阻,他说:“别再说了,我主意已定!”
大家只好不说话了,蒲局苦笑道:“你这又是何必呢,少了他们虽然少了几只超级妖兽的容器,或许实力会打折扣,消灭人族的时间也会被拉长,但有你这个蚩尤容器在这里也足够了,根本不会改变最终的结果,即便现在我放他们走了,到时候还是要死,结果始终都一样。”
罗辉说:“没发生的事谁也无法预料,我只尽力做认为是对的事,其他的交给老天决定,尽人事听天命,你到底放不放?”
長生證道
蒲局看着罗辉手腕上不断滴出的血有些没辙,只好恼火的哼了下。
“大家快走,离开虫谷!”罗辉厉声吼道,但没有一个人听令,毛大师沉声道:“猫队,这次我们不会听你的,或许这家伙说的对,离开的结局最终也是一样,与其这样还不如站在一起,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众人附和道:“没错!”
“你们……。”罗辉感动不已。
蒲局哈哈大笑:“傻的天真的人类。”
这时候蛋形空间传来了动静,似乎又有人下来了,大家把目光聚集在了出口处,很快一个穿蚩尤组织黑袍的人出现了,定睛一看原来是黑蝎!
蒲局头都没回,冷冷道:“黑蝎,你来的可真及时,容器带来了吗?”
黑蝎没有吭声,几人发现他手中空空如也,并没有所谓的容器,不禁有些纳闷。
“黑蝎?”蒲局回头又喊了声。
黑蝎缓缓的走向前,从蒲局身边走过,最后站到了罗辉身边,这一举动让众人吃惊不已,蒲局脸上出现了愠怒神色,但始终保持着克制。
罗辉看向黑蝎正要说话,却被黑蝎伸手示意阻止了,只听黑蝎说:“局长,你把人类看的太懦弱了,不要以为一切都想当然,人类的大无畏精神你还没有真正的见识过,蚩尤组织能渗透妖怪调查局将组织毁灭,人类照样可以,我从来就没有背叛过组织,一直都没有,这么多年的隐忍就是为了得到你的信任,别忘了人类可是戏精,我们这一辈人亲眼目睹了妖怪调查局的消失,内心比谁都痛苦,当我们的力量不足以抗衡的时候,我们选择了苟且偷生忍辱负重,今天终于把你这个幕后黑手引出来,还搞清楚了你的阴谋,瓦解了你的阴谋。”
蒲局始终不吭声,但表情已经越来越难看了。
黑蝎继续说道:“就在你引罗辉等人来虫谷的时候,我已经按照你的线索找到了几个埋藏蚩尤尸体的地方,带领着那些表面上背叛实则忍辱偷生的老前辈,破坏了蚩尤的力量,罗辉这个容器根本没用了,他现在只不过是个普通人,妖族的阴谋失败了!”
没想到黑蝎的出现让事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反转,罗辉激动不已,盯着蒲局咬牙道:“老头子,你太小看人类的隐忍了!”
黑蝎哼道:“你可以闭嘴了罗辉,这里没你说话的份了,带上你的队员离开这里,外面世界的人族交给你了,你们要好好的守护好这个来之不易的结果,不要让地球变成一片废墟,否则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毛大师道:“黑蝎,老蒲的实力我从未见识过,但他肯定不简单,在加上还有天狼、白龙和胡眉、神医等人,单凭你能对付得了吗?”
这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又出现了,毛大师嘴里说的几人忽然都走了过来,走到了黑蝎身边,天狼柔情的看了春春一眼,之后神情冷峻的看向蒲局沉声道:“春春,老爸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告诉你了,老爸的信仰从来都没有变过,只是迫于形势不得不上演这么一出戏!”
“天狼前辈,原来你们……。”Lisa激动不已,眼神不由的落到了白龙身上。
春春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眼泪扑簌簌的滑落,心中动容不已,这些年的等待并没有白费。
小蛮大笑:“哈,我就说嘛。”
白龙凝望着Lisa点了点头,眼角泛起泪光,他也是在等待这个时机,Lisa回应着点了下头,一切都在不言中了。
毛大师看着胡眉,心中感慨万千,胡眉也看着他,许久才说了一句:“我要谢谢天狼前辈将我拉出了火坑,要不是他一直暗中在我身边告诉我一切,我还一直在认贼做父,爹,对不起,圆圆让你失望了。”
毛大师露出了慈祥的笑容,捋着胡子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为父总算没有白白牵挂你,有你这一声爹,这辈子够了。”
罗辉环视着这和谐的一幕,心情激动,没想到是坐了一趟过山车,但不管怎么样,这结果是他愿意看到的。
小黑看着黑蝎老爹,露出了最为真实的笑容,黑蝎轻抚着小黑的头,叹道:“对不起小黑,为了骗过蒲局,我只能牺牲自己做实验,虽然你是实验的产物,但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怪物看,你就是我的亲儿子!”
说完后黑蝎望着罗辉厉声道:“麻烦你带队员们离开,接下来的战斗不是你们可以参与的,人族的生死存亡全在这一战了,即便无法战胜他,我们也一定会跟他同归于尽!”
眼前的这一变故局面再也无法让蒲局淡定了,他狂笑了起来,突然目露凶光,吼道:“没想到你们这几个居然骗过了我,实在让人意外,但那又怎么样,既然你们愿意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蒲局仰头长啸,浑身涌动起一股气流,脸上的经络隐现,咬牙切齿变得狰狞无比。
蒲局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流非常强势,吹的几人都快站不稳了,急急后退了。
黑蝎沉声道:“作为妖族的使者,他体内蕴含着妖族赐予的强大力量,不比一个超级妖兽差,罗辉,你还在等什么,速速带着队员离开!”
罗辉摇头坚定道:“不,我们要跟前辈们并肩战斗!”
黑蝎厉声道:“你们留下只会白白送死,我要你们离开是有更重要的任务给你们,你听好了罗辉,出去后务必重建妖怪调查局,将残存在这世上的妖族余孽清除干净,继续保护地球上人族的安危,这是你们这代年轻人的使命!”
罗辉愣了下,这才明白了黑蝎的良苦用心,不过他始终无法就这么离开。
天狼这时候说:“春春宝贝孩子,今日你我的重逢已经是上天给我的最好礼物了,我已经很满足了,可惜重逢即结束,但孩子你明白我的用心吗?”
春春抹着眼泪哽咽道:“我明白的老爸。”
天狼和蔼的笑了下:“虽然很痛苦,但蒲志高你总算做了件好事,我这女儿被你养的很好,并没有受到妖族思想的污染,这或许你也没想到吧?好了,春春,跟罗辉一起离开这里吧。”
另一边Lisa和白龙两人相对站着,彼此深情的看着对方,默默无语两行泪,但彼此心中都已经波涛汹涌,懂彼此的人不需要一句话,他们的感情在精神层面上已经相互拥抱在一起了。
罗辉抹去眼泪,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大家跟我走!”
众人在罗辉的带领下准备离开,罗辉回头看去,只见胡眉已经妖变成了威风凛凛的九尾妖狐,白龙和天狼也妖变了,三头巨大的超级妖兽呈三角阵型,将蒲局围住了。
蒲局双手高举,空间里的气流涌动,像是刮起了一阵龙卷风,非常可怕。
众人在罗辉的带领下渐渐爬上了甬道,正当罗辉想把窖井盖回去的时候毛大师突然按住井盖,一把将罗辉推开。
众人惊呼道:“大师!”
毛大师吁了口气说:“对不起了猫队,我年纪大了,重建妖怪调查局当开荒牛的任务已经不适合我了,当年我离开女儿很对不起他,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到女儿,我不能在离她而去了,我要跟她在一起!”
说罢毛大师便重新跳了下去,大家根本来不及阻止。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井盖快被盖上的时候神医忽然说:“对不起,我也必须留下,他们的妖变很不稳定,我必须在场进行控制,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最有利的战局,家族的使命就算再重要也比不上全类人赋予我的使命!”
神医跳下去了,小黑也想跟下去却被达久给拽住了,小黑哭道:“达久大叔,你为什么拉我,我要跟黑蝎老爹在一起,我也是妖兽,我有力量帮助大家。”
达久呵斥道:“你个小屁孩懂什么,道长和神医都是大人了,他们做的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了,别凑热闹,你的使命是跟着这什么猫队重建调查局!”
小黑哭的更厉害了。
这时候窖井下的蛋形空间里传来了震动,双方打起来了,这场战斗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参与的级别了,威力惊人,只见甬道里出现了大量裂痕,粉尘和碎石都在脱落,犹如地震了一般,可见这场战斗的级别有多惊人了!
罗辉知道在不逃出去就要葬身在这了,虽然他很不乐意丢下前辈们,但他也知道如果不逃出去,就无法完整黑蝎交给他的艰巨使命,为了这个使命他必须逃出去!
罗辉一边招呼着大家不要悲伤,一边朝外跑去,很快几人就跑到了古滇国皇宫大殿外。
大地在不断震动,皇宫到处都在塌陷,达久大声说:“整个古滇国的皇宫大殿都因为地下的这场战斗要塌了,大家快跑,否则就要永远葬身在虫谷了!”
罗辉带着大家拼命的跑,总算顺着栈道艰难的返回了山顶,虫谷下沙尘笼罩着古滇国皇宫,整个皇宫都在朝地底深处塌陷,罗辉忽然一个惊颤明白了什么,原来黑蝎前辈等人早就知道蒲局不好对付,这是想利用虫谷的天然优势,跟蒲局同归于尽,让妖族的阴谋彻底埋葬在永无天日的地底!
望着不断向下塌下的皇宫,罗辉坚定了目光,他已经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了,想到这里他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大家走吧,不要再看了,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我们!”
说罢罗辉便转身头也不回了朝山下跑去,春春、Lisa、小蛮、小黑和达久紧随其后。
几个年轻的队员们跑出了大山,冲向了未知的未来,虽然要将妖族余孽彻底清除是个很漫长的过程,虽然重建妖怪调查局很艰辛,但几人的眼中并没有一丝惧怕,有的只是坚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