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rcw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愛下-586.姜子牙高掛免戰牌相伴-xuc0r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元始天尊传下度人经,创朱陵之宫、铸流火之庭,一开始子受还觉得无所谓,不会有碍他的事,最多也就让他心里不爽,不得不按着元始天尊的想法做事,昏庸值依然能稳赚。
陰女有毒
而且子受念着度人经,见到英魂超度受炼化,渐渐也觉得挺好的,无论元始天尊的立场如何,也算既度化了英魂,又赚了昏庸值。
驚城
可后来,问题严重化了。
元始天尊这么一整,将超度一事放在了台面上,可以顺理成章为战死的将士们超度。
若是创度人经的是通天,姜子牙还会犹豫一番,可唱经超度的,是自家师尊,他学起来有模有样的,当天就在汜水关对面的周营原模原样立了个阴阳坛,篝火也不曾少。
这下,就算成了大义。
姜子牙领着周人在超度,申公豹领着商人在超度,这就是大义。
你反对超度?那你就是反周、反商。
商虽无道,但传承数百年国力雄厚,周虽地稀,但天命所归仙人相助,周天子、商始皇,你总得选一个站台,其他阿猫阿狗最多保持中立,想表示反对?先掂量掂量自己吧!
天地之大,可要是把商周都给得罪了,就等于自绝于天下!
于是乎,任谁都放不出半个屁来,就连依附西岐的贵族、诸侯们,在姜子牙与仙人们的威压下,也只能在肚子里表示不满,最多暗地里动些手脚,却是不敢明着表示反对超度了。
豪門騙嫁:腹黑總裁步步謀婚
就在子受苦着脸,以为无论周人如何,只要把开支提一个层次ꓹ 即使身怀大义,依旧还能靠着规格奇高无比、耗费钱粮无数来赚昏庸值的时候ꓹ 意外发生了。
超度除了变得身具大义以外,再多开支,都会有人舔着脸过来买单。
这不对啊!贵族再有钱也不可能舔着脸上来ꓹ 都压榨这么久了,还有几个钱够折腾?只要没钱了ꓹ 肯定会骂的啊!
子受计算的很精准,贵族老爷们正在挥舞着钱财支持姜文焕打西羌ꓹ 抢土地抢牛羊ꓹ 抢完还得发展,确实没有多少余钱。
可惜,他依旧算错了,这次出手的并不是贵族老爷们。
天底下最富裕的可不是什么大诸侯大贵族,而是仙,就连山野精怪也都个个是土大款。
有元始天尊背书,那就意味着政治正确ꓹ 别的不说,这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场超度ꓹ 肯定有功德可赚ꓹ 此时不出手ꓹ 更待何时?
娑婆路 紫夜隱風
拒绝担任户部尚书ꓹ 一直在暗地里鼓捣什么的赵公明赵公子当即表明,以后大商的所有超度法事ꓹ 都由他买单。
这是通天暗中授意的ꓹ 通天算慢了一步ꓹ 没算到超度的功德,被元始天尊拿了大头ꓹ 可后续的功德却不能放过了。
只做你的小女人 月落未央
他自然不会亲自出面,亲自出面吃后面的功德,不就代表只能吃元始天尊的剩饭?
不过他不出面,弟子可以,老赵出手,为大商所有超度买单,以后超度若是成了习俗,各地开始兴建归元寺、闭元寺,还不得分赵公子一份香火?
至于钱?赵公子对钱没有兴趣,因为他最快乐的时候是每天去钱庄上职的路上。
今天捡到金银,明天捡到古董,后天捡到玉如意,哎,未知且丰富多彩的明天远比其本身有意义的多。
龙族同样如此,篝火所用的海螺很奢侈?有钱都买不到?
这什么垃圾东西?!海螺?普通的不行,龙宫特供的行!
翁戎螺、鹦鹉螺满上,下至千年份的上至万年份,要多少有多少。
海螺腻了那就换珊瑚,珊瑚要是不行那就直接上珍珠,有啥整啥。
納米傳承 苦苦先生
东海这边支持商,西海那边支持周,龙宫财大气粗,还有多余的北海、南海随时准备加入战场。
沉香木?还得烧起来香飘十里?
这确实是个麻烦事,沉香树因病变开始结香后,会经历漫长的生长期,至少需要几年至十几年的时间,而一块优质的沉香木更是要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形成,产量极少,用来给普通士卒超度简直暴殄天物。
麻烦的话,那就不用了,又麻烦又低端,为什么要用?
孔宣直接飞来送了一大堆梧桐木,货真价实的凤栖梧桐,也不知道是不是把他老娘的家给拆了。
申公豹更是在篝火前当场逮捕了一群鹿妖,一问之下,他们不是来捣乱的,也不是周人派来探听虚实的,是来送鹿茸的。
要说效果嘛,还是挺明显的,一只未化形的小鹿跟着鹿妖群潜入篝火附近,直接狠下心对着石坨子撞断犄角,将犄角投入篝火后,立即化形。
也就是鼻青脸肿的样子丑了点,但效果杠杠的。
听起来是残忍了点,可对这些本就在夹缝中生存的山野精怪而言,不狠心怎么修行?
再说了,鹿茸可以再生,用一个可再生的茸角,换取一份功德,哪怕少的可怜无限分割后只有那么一丝丝,那也值得啊!
都市大巫
由于元始天尊讲经,而耽误不少时间才归来的张桂芳,则成了压垮西岐士气的最后一根稻草。
张桂芳到了汜水关,才啼笑皆非的发现超度起因也有自己这一份。
不过也不碍事,先前的准备完全可以让给别人用,在众人古怪的表情之中,张桂芳一口气拿出了二十来个包裹。
里面….都是人头。
二十多个追击他的周将,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一并超度了。
得知此事的姬发简直要崩溃了,二十多个大将追杀一个,结果被人一锅端了?
这到底是人是鬼?
姜子牙也很奇怪,按理来说,张桂芳不过是一个武艺不错的凡人,最多懂些旁门左道,面对二十多个将领的追杀,了不起就是全身而退,凭什么直接反杀,还杀得一个不留?
这个疑惑,在超度完毕后的互探虚实中,得到了解答。
连遭打击周营士气不高,所以姜子牙保守起见,直接派出韦护打头阵。
哪怕碍于因果不方便大肆杀敌,也能在斗将中占得优势,大大提升士气,张桂芳?不过是凡间勇武罢了。
可事实是残酷的,两军对峙,姜子牙刚有斗将的念头,就听到汜水关关墙上传来大吼声。
张桂芳门都不出,人在墙头上坐着子受没事儿做木工做出来的椅子,翘着二郎腿,一边看报纸,一边喝葡萄酒,时不时吼出一个名字,然后就看见被吼出名字的将领直接落马,再无可战之力。
当然,这呼名落马之术虽然威力无穷,施法次数无上限,攻击范围还奇大无比,但也有做不到的事,比如只能让被唤名者落马昏迷,而不是死亡。
张桂芳之前虽然杀了二十来个周将,但也是先用呼名落马之术限制行动,才一个个收割人头。
不过这也足以让姜子牙忌惮无比,甚至直接挂起了免战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