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cc8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石綠走油 (第一更)鑒賞-wrldr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向南,我觉得你干脆在京城买套房子算了。”
俞老板看着向南从出租车里走下来,笑呵呵地说道,“你看看,前后不过一个多星期,你就来了两次京城,住宾馆的钱都不老少了,还不如买房子划算呢。”
悟道天龍
“这京城的房价,都快涨到南天门上去了,我哪儿买得起?”
向南摇了摇头,笑了笑说道,“而且,我也就这段时间来京城多一些,平常哪有时间到这边来,买了房子也是浪费。”
“你一个在魔都市中心能买得起大平层的人,居然还敢说买不起京城的房子?”
踏天之道 無烽
俞老板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假装一副很惊讶的样子说道,“要是连你都买不起京城的房子,估计也没几个人买得起了。”
鬼在你左右
“别,千万别这么说。”
向南连连摆手,说道,“你这话说得我跟个土豪似的,比我有钱的人多得是,我算老几啊我?”
“行了,你们两个就别在这儿争论谁有钱谁没钱了。”
钱昊良听着他们两个人的话,摆了摆手打断了他们,笑着说道,“不管你们有没有钱,反正啊,都比我有钱。”
貼身神醫
黑道夫君,我有了 無敵大胃王
几个人一阵哈哈大笑,在欢笑声中走进了酒店的包厢。
酒过三巡之后,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雷一笑给自己倒满了酒,端起酒杯朝对面的向南示意了一下,说道:“向专家,认识你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没有麻烦过你,这次,可能真的要找你帮忙了!”
向南和他遥遥碰了一杯,抿了一口酒,咂了咂嘴问道:“怎么回事?雷总又收了什么宝贝了?”
“去年的时候,我在乡下收到了一幅清朝书画家允禧的《绣谷高秋》设色绢本立轴图,不过,乡下人家不懂得保养古画,当然,他们也没觉得这画有多值钱,就那么胡乱扔在一旁。”
雷一笑说起了事情的原委,其他人这时候也都停了下来,认真听他说了起来,“反正这幅画到我手上时,浑身泛绿,绢本画芯也是一层一层脆化开裂了……”
“这画完了,这是‘石绿走油’了。”
俞老板见多识广,只听到这里,就知道这幅古画的问题出在了哪儿。
其他人,包括向南也都皱了眉头,“石绿走油”,就跟“红色霉斑”一样,都是古书画的绝症之一,一旦古画得了这“病”,那就几乎没救了,哪怕这画之前价值连城,到了现在也是如同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老俞说对了,我一拿到这古画,就找了一个古书画修复专家,想要将它修复,不过那专家只看了一两眼,就表示自己没这个本事,修复不了。他说这就是‘石绿走油’,别说是他,古书画修复界就没人能修复,否则的话,也不会号称是古书画绝症了。”
雷一笑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放,说道,“我当然不相信啊,后面又找了好几位古书画修复专家,结果几位专家都是一样的说法,都说自己没这本事修复。”
俞老板笑了起来,抬手指了指雷一笑,说道:“你这老雷,不厚道啊,好几个专家都说是古书画绝症,没办法修复的病症,结果你拿来为难向南,你这安的是什么心?”
“哎,老俞,话不能这么说,我这也是不甘心,想试一试嘛。”
雷一笑笑了一下,两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向南,说道,“我记得,上次你那幅画不也一样得了‘红色霉斑’的绝症,别人修复不了,结果一到向专家的手上就修复了。兴许我这幅古画,向南也能修复呢?”
“‘石绿走油’的古画,先不说向南能不能修复,就算他能修复,那也得耗费好长的时间和精力,根本就划不来。”
畫皮之狐妖的石神夫君 本尊何芳
钱昊良听到这里,脸色一沉,他心里还是很不爽的。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总是找一些稀奇古怪的古书画让向南来修复,难道真以为向南是闲着没事,非要找点事来让向南解决?
还有,这向南也真是的,这都交的什么狐朋狗友,净是给自己添乱。
想到这里,他干脆转头对向南说道,“这事儿你自己看着办吧,‘石绿走油’是古书画修复界公认的绝症,一幅古书画真要得了这毛病,那就没多大的修复价值了。”
“钱大哥,你别生气,我真不是故意给向专家找麻烦。”
雷一笑知道钱昊良有些不高兴了,赶紧赔笑解释道,“这幅古画,的确是我无意中得到的,老俞是知道的,我原先可是只收藏唐三彩古瓷的,可不收藏古书画。”
钱昊良轻“哼”了一声,不想跟他多说什么,只是多看了几眼向南。
重生之科技香江 紅色火山
向南想了想,这才对雷一笑说道:“这两天我可能没时间,我要给几位老爷子拜年,等我忙完了,你再把这幅画拿来看一看吧。”
顿了顿,他又笑道,“只是先看一看啊,我可不一定能修复的,要是修复不了,你可不能把怪到我头上来。”
拒嫁豪門:少夫人99次出逃 西門龍霆
雷一笑连忙说道:“向专家这是哪里话,你能抽出时间来帮忙看一看就已经很不错了,我就是有点不甘心,要是真修复不了,那我也没办法了,这画就只能放弃了。”
钱昊良似乎早料到向南不会轻易拒绝别人,只能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这毕竟是向南自己的事情,他提醒一两句没问题,要是强行插手别人的事,那就是对向南不尊重了。
“行了,行了!”
俞老板敲了敲桌子,打断了雷一笑的话,大声说道,“今天咱们是来喝酒的,可不是来讨论你那幅破画的,来来来,大家满上,今晚不醉不归!”
雷一笑也喊道:“不醉不归,不醉不归!”
钱昊良和向南见状,也只能把自己的杯子给满上。
星際大歡喜 西來
一时之间,包厢里酒气逼人,清香四溢。
这一顿饭,一直吃到晚上快十点了才结束,几个人都有点喝多了,醉意熏熏的。
出了酒店,俞老板和雷一笑醉得太厉害,就先坐车回家去了,钱昊良和向南也各自打了个车,各回各家去了。
回到酒店房间里以后,向南先来到洗手间里洗了个热水澡,将浑身的酒味儿冲洗掉,然后躺到床上,借着酒意,沉沉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