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fmh6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蛟龍決 愛下-第一百七十四章江湖人物遭水祭鑒賞-m2tjy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听罢太白鹤所说,陆蕴儿想想当时情况,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
只得叹气道:“师父必定江湖经验比我们多!当时的情形也只能这样了!唉!也只能这边的事情了结,我便立刻派人去通知姬叔叔就是了!”
说罢,又把那个包裹交到肃羽手里,肃羽勉强接过,却是一脸的为难
嘟囔道:“师父啊!他们都要来争夺这个东西,把它当作宝贝,可是我始终只觉得它是个负担!
对我来说,一无用处!以前我守护它是为了完成师父所托,我没有雄心壮志,也不想成为什么白莲教的总舵主,我只想天天守在你们身边,开开心心的就好!
所以,我……真心不想要它了!师父,要不还是你拿着吧!”
说罢,又要递给太白鹤,太白鹤赶紧摆手,笑道:“你没有用,对于我更没有用!你让我带着它,还不如带一壶酒呢!呵呵
不过呢,你还年轻,我想,当年陆蕴儿的爹爹愿意把这么贵重的宝贝交给你,其中自有深意,说不定将来你可以凭借它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成为一方霸主也未可知呢!呵呵”
肃羽皱眉道:“师父,我自幼在倚云寺长大,虽然师父没有给我剃度,但我每日在佛前洗扫,听师父们讲经说法,也是深受佛家普渡众生,慈悲为怀的教诲,后来,师父你老人家又常常让我去拿着钱财去接济穷人!
我想,自古成大事者,必然会牺牲他人,才能成就自己,我绝不想做那样的人!既然师父你不要,那等过些日子,我和蕴儿再一起回到幻境去,将它交还给陆总舵主就是!”
太白鹤笑道:“这个你就随便吧!我也不管了!呵呵”
说罢,伸了一个大大的拦腰道:“哎呀,多少天没好好喝酒了!今天总算自由了!我要去找个酒馆,连喝它三天三夜!罗刹岛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肃羽,蕴儿你们还要去帮忙,我呢,武功平平也就不掺和了!你们走吧,为师也要走了!”
说罢,又冲着绫罗拱拱手,不再理会肃羽依依难舍的样子,脚下用力,疾步飘身,飘忽间,已经消失在林边。
肃羽望着太白鹤远去的方向,满脸的沮丧失意,陆蕴儿也拉着他,痴痴望着道:“唉!每一次都是这样离别匆匆,我们还欠他老人家一顿好酒呢!这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有机会请他呀!”
绫罗过来,伸手一边拉着一个,含笑左看看,又看看,总是看个不够。
陆蕴儿被她瞅得竟然羞涩起来,低头笑道:“绫罗姨妈,你瞅啥呀,难道我们俩个脸上有花呀?嘿嘿”
绫罗笑道:“在我心里,你们俩个脸上当然有花了!而且,比花还好看十倍呢!做母亲的,看上一辈子也看不够呢!呵呵”
肃羽正因与师父离别而沮丧呢,听母亲所说,看看她,又看看含羞带俏的陆蕴儿,三人相视,不由得都开怀笑了。
绫罗拉着他们一步也不肯放开,带着众女子,沿着野径,一起往外走。
不多久,已经出了丛林,肃羽与陆蕴儿远远便看见大海边上,一字排开,停泊着几十只白篷小船,帆船上各有两名年龄稍长的女子持竹篙守候。
绫罗依然拉着二人,并排走上一只稍大些的船只,冲着迎候的中年女子道:“那些逃走的中原武林的人有没有搜到?”
女子忙笑盈盈回道:“属下们按照姑娘的吩咐,把各处都找了,共搜出十几个人,各门各派的都有,其中还在一个树坑里,抓住几个和尚,据说是少林寺的……”
说到此,又瞅一眼肃羽,捂嘴笑道:“姑娘,你说好不好笑!那几个和尚被我们抓到时,竟然吓得抖作一团,一点也不敢反抗!跪在地上直叩头,求我们不要杀他们,还说……愿意跟我们到岛上,伺候我们,以身相许呢!嘻嘻,真不要脸!”
绫罗皱眉道:“他想得倒美!被抓的那些人现在哪里?”
女子才停住笑,回道:”按姑娘吩咐,都押在后面的几艘船上了!”
绫罗点点头,道:“好!现在起锚,我们速回罗刹岛!”
说罢,依然拉着两个人,径直进入船舱。
三人刚刚在仓中的蒲团上盘腿坐下,那船就恍恍荡荡离岸而去。
陆蕴儿小鸟儿般依偎在绫罗膝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笑眯眯瞅着眉头紧促,焦虑不安的肃羽。
她知道肃羽是担心那些中原武林人的安危。
不过,对于陆蕴儿来说,那些人自己来挑衅,本来就应该统统杀掉,一个不留才好呢!她才不愿意管!
因此,她看见肃羽又乱发菩萨心肠,不由得暗笑。
绫罗摩挲着陆蕴儿的秀发,瞅一眼肃羽,柔声道:“肃羽,你马上要进入罗刹岛了!我有一件事情需要嘱托你!”
肃羽忙道:“母亲,孩儿也有一件事情需要问母亲!”
绫罗有些差异,依然笑吟吟地看着他
“好啊!你有事,你就先说吧!跟自己的母亲还吞吞吐吐干什么?”
肃羽本来早就想问绫罗如何处置那些中原武林的俘虏,可是必定有可能牵扯罗刹岛的隐私,作为儿子实难开口。
笨蛋的一加一 青衫故人
到了这时,人命关天,他又不能不说,正要开口,却听陆蕴儿笑嘻嘻道:“绫罗姨妈,我知道羽哥哥想说什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会儿我替他说!嘿嘿,还是你先说吧!一定是嘱咐我们要注意些什么,这个要听!”
绫罗玉润如脂的脸上满是笑意,道:“蕴儿啊,你猜的没错!你到罗刹岛没有什么禁忌,只是罗刹岛是不允许男子随便进入的!
一旦进入就再也不能出去!但是今天事情紧急,我只能带你和肃羽进入!
到时候见到了我母亲,我就说肃羽是我在外面认下的干儿子!你该怎样称呼还怎样称呼,但绝不可说是我亲生!因为……罗刹岛是不能有男孩出现的!就是我也不能破了这个规矩!你们……可明白为娘的苦衷吗?”
说到此,声音微颤,竟又抽噎难过起来。
肃羽与陆蕴儿双双都答应下来,又忙着劝慰绫罗。
肃羽见绫罗心情又平复了,搂着陆蕴儿只管疼个没够,忙故意给她使眼色。
陆蕴儿知道他急着让自己去说,却只是笑嘻嘻瞅着肃羽,故意急他,就是不说。
少顷,绫罗突得想起来,眼中满含笑意看着肃羽,道:“儿子啊!你刚才不是有事和我说吗?怎么不说了呢?”
肃羽正想让蕴儿来说,她与绫罗都是女子,自然好开口的多,可是陆蕴儿就是不买账,心里正急,听绫罗动问,张嘴要说,却见陆蕴儿瞪着一双大眼睛,瞅着自己,连连又摇头,又摆手。
肃羽不免狐疑,只得道:“我……刚才就想问我进入罗刹岛的事情,没想母亲已经考虑到了!我一定谨记母亲嘱托!”
时光不朽青春不悔
绫罗点点头,也伸手把肃羽也搂在怀里,三个人在一起,耳鬓厮磨,亲热无边。
正行进间,耳边流水的哗哗声,渐缓渐止,船儿也慢慢停住。
那个中年女子依然笑盈盈挑帘进来,冲着绫罗插手施礼道:“姑娘,船已经到了海湾中心,我们是不是在此动手?请姑娘示下!”
绫罗还附在陆蕴儿耳边,满脸笑容地说着悄悄话,听到禀告,柳眉一皱道:“就在这里吧!你们快些解决,我们好早点赶回去!也不知怎得,我心里始终放不下母亲她老人家!”
中年女子答应一声,转身出去。
不多时,只听见远处有一阵阵哭天抢地的哀嚎声随风飘来。
肃羽紧皱双眉看着绫罗道:“母亲!这外面是什么声音?”
绫罗淡淡一笑道:“那些被抓的各派俘虏,是不能押解到岛上的!所以就选在这里将他们投海!他们无端挑衅我罗刹岛个个死有余辜!你不必管他们,赶紧坐下,为娘还想和你们俩个好好亲热,亲热呢!”
说着,伸手来拉肃羽,肃羽却将她的手撒开,毅然道:“母亲!他们攻打罗刹岛有错,但是现在已经受俘,你不能这样对待他们!孩儿不知也罢,既然知道了,我决不能让你这样做!”
说罢,扭身急匆匆挑帘出去。
绫罗有些惊讶,也忙起身与陆蕴儿一起从船舱中出来。
此时,天色已晚,只见苍穹如盖,点缀着繁星点点。
阵阵鲜腥的海风夹带着一丝丝寒意,吹皱了无垠的碧水,微波推涌,绵绵无际。
肃羽立在船头,正看见远处的几艘小船上,正有人被捆绑着投进水里,随着撕心裂肺的呼喊求饶声,“扑通通”一个个坠落水里,激起无数的水花在暗夜里闪闪烁烁。
肃羽一时悲悯之心满怀,急忙冲着远处连声喝止。
然而远处那些女子根本不加理睬,依然不断的将那些人若下饺子一样从船上扔下。
肃羽无奈,只得回头去求身后的绫罗。
绫罗无奈冲着肃羽道:“儿啊!我知道你本性善良仁慈,可是这些都是来挑衅我们的坏人,我们不杀他们,难道还留着他们不成?若非他们来生事,你和蕴儿又何必乘船前来,冒这几死几生的风险来救我呢?你难道就不憎恨他们吗?反倒还有为了他们求情?”
肃羽凌然道:“母亲,他们来挑衅的确有错在先,可是其中必定因官府挑唆引起,他们听信传言,出于义愤来打罗刹岛,虽然有糊涂鲁莽之处,但必定抱着除恶扬善的初衷而来,所以,他们并非都是坏人!更何况,他们之中还有许多吃斋念佛的出家人!望母亲还是将他们都放了吧!”
陆蕴儿知道肃羽又善心大发,也不鉴别,只是让一股脑都放了。
而绫罗所行乃是遵从罗刹岛主的指令,并不敢轻易违背,但面对儿子也不忍拒绝,一时也没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