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yvf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明尊笔趣-第七章八字丹訣,日月合璧,劫修窺探分享-dy3g8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回到洞府后,何七郎先向风闲子请过了安,然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内,掏出了那口红铜小炉。
海市中采买的上好银丝炭燃烧起来火力平稳,热值也够大,都是北方运来的百年黑铁灵木烧制的,放在红泥小炉之中,可以利用法诀调整火候。
何七郎面对着丹炉,盘坐在蒲团之上呆呆的出神,脑海里将钱晨所传授的炼丹八字诀,在心中流转回忆过一遍。
良久,才打开炉盖,在炉中上下三层的丹室内不同的位置,依次放下各色灵药。
河陽軼事
黄精乃是稳定的第三物,天之气,可以容纳丹气药性而成型,故而何七郎将其研磨过后,取筛子仔细筛过一遍,炮制为细腻的药泥,待会在炉中烘烤为药粉。
何七郎从乾坤袋中拿出两枚月华冰珠,以灵泉水化开,将地根草榨出汁液过滤过一遍之后,与月华灵水混合,化为碧色的药液,滴入丹炉中层丹室的一口丹池之中。
接着他以灵觉感应了一番地根草药液的阴气,酌情将用量减少了三分之二,这部分的药性会以月华灵泉补足。
聚元花有益气之用,药性阳平,在与地根草阴阳化合之前,不宜沾染阴性之物,因此何七郎只是简单的以灵泉萃取,放在丹炉之中与地根草呈阴阳太极鱼相对的另一口丹池之中。
“若是能像前辈一样,有一口承露日精法禁的金器,每日晒得日露来合药,想必又能省下一些用料!”
何七郎有些微微的心疼,聚元花乃是少数不能以月华灵露栽培的灵药之一。他拿来炼丹的聚元花,都是从坊市中购买来的,若非现在可以打着师尊风闲子的旗号行事,往常他都不敢如此大手大脚的采购。
何七郎自诩再炼上六十年,也没法像钱晨那般以太阳之光来炼制灵丹。
阳光之中的太阳精气何其飘逸,以阴阳之气来炼丹,便已经是想无可想的美事,以日月之光来炼丹,说出去,多少海外坐井观天的大丹师都要嗤之以鼻,以为笑话?
随着剩下的辅料也各安其位,最后将一味辅药清冰石,放入丹炉的最上层丹室内,诸多准备完成之后,何七郎才将红铜丹炉放在了火炉上,以文火小心烘烤,升华中层丹炉之内两口丹池中的药液。
底层丹室的灵露草在炉温烘烤之下,药性升腾,这一味辅药其实是为了稳定聚元花和地根草蒸腾时升华的药性,避免药性流失。
林深雨露 坤靈瑞雪
果然,灵露草蒸腾而出的青色雾气,升腾到了中层丹室之后,被炉温蒸发的阴阳药液骤然稳定了下来,化为丝丝缕缕的药气,通过丹炉之中留出的孔窍,升华到了最上层。
“动字诀……转丹气!”
何七郎运起真气,一把拍在了丹炉上。
炉中的阴阳药气被真气带动,在丹室上层犹如两只阴阳鱼一般相互追逐,旋转了起来,随即两种丹气渐渐混合为一。
阴阳鱼融合之处,冲气以为和的药气,随着丹气的旋转而缓缓沉降下来。
在接触到清冰石后,丹气遇冷则凝,化为丹液沿着孔窍滴落下去。
而青冰石摆放的位置,正好便在唯一直直通往下层丹室内的孔窍之上,丹液滴落下去,落在了铺在下方的黄精药粉中。
壹曲君天下
落下的丹液抱起黄精药粉,抓成了一枚丹药。
原本阴阳融合为一,尚且不稳定的药性,遇到了药性浑厚,有固气之用的黄精,恰如阴阳之气受天之气承载,独阴不生,独阳不生,独天不生,三合然后万物生……使得药性完全稳固的下来,抱而为丹!
点点的药液滴落,一枚枚凝气丹抱丹成功。
随着黄精药粉的渐渐稀少,何七郎再次使用转丹诀,使得中层丹室内的颗颗凝气丹滚动起来,新滴落的药液沾着黄精粉滚成了一颗颗凝气丹。
当最后一缕丹气也化合成药液,何七郎推开炉盖,散去丹气,这一刻馨香柔和的丹味才化为氤氲,充斥一室。
何七郎打开丹炉,目视着中成丹室内盛放着的数十颗灵丹,他心中这一刻竟有一种震颤之感。
“一炉数十颗灵丹!”
他掏出丹书认真的看过上面记载的文字——初学者或出炉六七枚,或八九枚,因各人天资不同而有所增减,待出炉十数颗之时,便已手法纯熟。出炉二十颗以上者,便可自称丹师。余手录此节之时,已可一炉出丹三十余颗,于凝气丹一道之上,可称一代大师!
字迹之中洋洋得意之感,流溢于表。
此时何七郎看着自己丹炉中那略略约有五十多枚的凝气丹,再看着自己高价买回来,据说是散修出身的一代丹道大师早年的炼丹笔记,突然间心中钱晨的形象又骤然升华了几分,笼罩在一层神秘的面纱之下!
“大师,就这?”
重生之美利坚反恐 吃饺子蘸醋
“若他也是大师,那钱前辈是什么?丹道宗师?一代丹王?”
“看来阴阳、升降、清浊、动静八字丹诀,比我想象之中的更为神妙,如此传承,堪称丹道至理!”
“我能一炉炼成如此多的成丹,首先是以‘清’字诀萃取药性,将地根草和聚元花两味主药萃取成丹液,过滤了九成的杂质!”
农家医女福满园
何七郎看着丹池之中浅浅的一层丹灰,开始拿起笔记继续总结,只是清浊两字诀,便有融、炼、化、蒸、嫁等十数种萃取药性之法,而融字诀,又有水基、油基、盐基等数十种基材。
而一个水基,便有二十多种真水种类。
这还只是初步的成果,若是何七郎日后以水行为根基,炼化出其他种类的真水,随时还可以扩展水基可用的真水种类。
残王的九号爱妃 黑竹
“然后是‘升’字诀。最大程度保存了生化的药性,在两种丹气融合之际,又有‘动’字诀,促进两种丹气的融合!”何七郎可以清晰的回想起自己炼丹之时,两种丹气在最上层的丹室之内,以阴阳鱼一般的状态抱在一起,保证了每一丝每一毫的丹气都能充分结合。
到了两种丹气渐渐薄弱之际,转丹气,也能将丹气朝着一个点聚拢,融合在一起。
而在他手中的这本丹书之中,何七郎很轻易便发现,那位丹道大师炼制凝气丹之际,只有一半的药性能够化合,剩下的药性因为无法充分融合,只能放弃。
这每一诀下来都多出了数成的灵丹,积累之下便是天差地别!
娇妻要革命
但‘升降’‘清浊’‘动静’六字,又全部以阴阳为基!
这次试手,何七郎依然有许多错漏之处,有些是修为所限,诸如他的灵觉还不够敏锐,无法将药性配合到巅毫,就像这一次,聚元花的分量便稍稍多了一些,浪费了一部分的丹气。
而地根草融于月华灵露之际,太阴之气也过剩了,聚元花阳和之气反而不足,导致丹药之中的杂质多了半分,只有九成的品质。
日后要么添加日露,化合聚元花,要么将太阴冰珠的用量降低三成!
还有一些则是他经验不足,诸如灵露草药性蒸发的火候,若是给灵露草入炉之前,洒上一点灵泉,升腾起来更加稳定,不会太早就把都药性升华,导致后面蒸发的聚元花药液没有足够的保护,药性走失了不少。
还有就是丹炉等物质条件的限制,这口丹炉已经无法满足何七郎的需要了。
当要换一口丹室之间分隔更加合理的才是,如今凝气丹方较为简易,日后一些复杂的灵丹,这口价值不过一张三山符箓的红铜丹炉便根本无法炼制了!
何七郎找来一个玉瓶,将这一次炼成的凝气丹一一分装成五瓶,他犹豫了一下,将这五瓶丹药全部装进的乾坤袋中。
钱前辈的指点价值无可计量,如今何七郎除了那面小银镜,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偿还得起,为今之计,只有尽心尽力,为那位前辈提早找到合适的灵植才是。
何七郎认识的人脉,也无非是一些群岛小修士,甚至是石黑龙这般还未入道的凡俗,这些凝气丹正好可以利诱他们,帮忙放出消息!
…………
遺落的溫柔
扎眼间,又是两月过去了!
期间钱晨抽空把何七郎送来的宓月兰和抽空去海市买回来的炎阳藤,一并炼成了二十多枚一转灵丹日月合璧丹。
此丹对结丹之士尤为有用,可以提高海外修士五成的结丹几率,甚至服下丹药后,似有日月在胸中轮转,淬炼之下,可以提高内丹的品质。
无论对于新法还是旧法,都是极为珍贵的灵丹。
尤其还能治修行水行、火行法诀的修士修行走偏,水火不调的道化之症。
钱晨打算用这些灵丹,在海市之中放出消息,驱使海外修士为他搜寻水属灵物和灵植,同时顺便收购一些海外灵药的种子和成药。
“这些丹药放出去后,估计麻烦不小……但我又岂是怕麻烦的人?我来此世,不是让天下归泰平的,而是叫地上起刀兵!”钱晨检视着炼成的灵丹,一枚枚日月合璧丹在玉瓶之中随着天时的变化,演绎日升月落,日月轮转的奇景。
这丹药若是放出来,便随着如今的天时化为一个小小的太阳或月亮。
甚至化为月亮之时,还会随着月相的变化,有圆缺的不同。
这等感应天相之能,已然昭示灵丹不同寻常,蕴含一丝大道法则,因此才有种种妙用。
而且这般随天时变化,也是灵丹自我炼化的一种方式,因此,日月合璧丹放久了非但不会有药性流失之虞,更能增添神妙,放在可以照到日月之光的地方保存六百年后,便能自行成就二转。这等天地之炼,何七郎再参悟百年都炼不出来。
“按照我太上道的习惯,这等妙物应该分一份留予后人,日后若有秉持正道的修士,或是道门后辈机缘巧合之下撞着了机缘,这些丹药可以为他们的助臂,好匡扶人间正道!”
钱晨微微感慨,不得不说太上道的门风还是极正的,历代道门前辈不知留下了多少机缘给后人。
一旦地仙界魔长道消之际,这些机缘便会纷纷出世,为道门重兴尽一份力。
如此数百万年下来,地仙界中不知沉寂着多少底蕴,保佑道门道统不失……
若是遇到了最糟糕的情况,恐怕就会有数百尊道君之流从三清圣境降下地仙界,将那些胆大包天的魔头轰杀至渣!
“所以作为楼观道中兴之主,不知那些飞升的前人们有没有给我留下十件八件的灵宝仙器?丹药就不用了!楼观道历代丹道之上能超过我的,估计寥寥无几。我如今没能炼成七转八转的灵丹,只是修为不足而已,并非没有把握!”
钱晨颇为无耻的摸着下巴,心里打着楼观道镇宗底蕴的主意。
“那些孽障!留下机缘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在你们的镇教灵宝面前请示一下?搞的我什么线索都不知道,估计要回楼观道祖地,才会有所发现!”
“现在楼观道祖地,估计被太上道的元神真仙看的死死的呢!在我不成元神,没有足够话语权之前,是绝不会回去的。”钱晨无奈感慨,若非如此,他也不必急惶惶的从建康离开,跑到海外这旮旯角里待着。
“算一算,何七郎应该快来了吧!这几日他倒是找到了几株灵植的消息,可惜啊!都是有主的,再没有线索,我就要试试能不能交换一株了。”
其实主要原因还是钱晨对那些灵植的品质不太满意,虽然祭炼之后可以勉强承载木德了!但钱晨更想要借此机会,祭炼五件拥有灵宝潜力的法宝出来。
通过性命交修的方式,炼化为某种意义上的本命法宝,以五脏五行五气五色神光,将五件法宝藏入日后的仙体之中,自行祭炼,不需要每日再花费苦工。
而何七郎那边,却有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什么?”何七郎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石黑龙,眉头紧皱道:“你是说陈家兄弟找上了你,查探过了你的灵根?”
石黑龙苦笑道:“小人修为底下,地位卑微,怎敢拒绝两位通法境界的真人?”
“真人,他们也配?”何七郎嗤之以鼻,但犹然眉头紧锁,摇头道:“这陈家兄弟,表面上是散修之流,在群岛贩卖些灵药土产,其实消息灵通一些的修士,谁不知道这两兄弟乃是劫修出身。”
“早年便加入了天煞岛,截杀往来的修士和船队,后来因缘际会,才从岛上脱离,但依然做了天煞岛的耳目。”
“天煞岛几位岛主都是聪明人,知道海外什么势力惹不起,不像昔年的紫月岛,截杀了托庇于少清的海国船队,结果少清派了一位杀星下来,七位岛主全被诛杀!天煞岛不敢招惹那几个大有背景的商会,便对小商会和散修下手。这些年下来虽然没有大的恶迹昭彰,但也犯下杀孽无数!”
何七郎皱眉道:“陈家兄弟找你打探灵根之妙,定然不会有什么好意!”
“多半,是在打先生的主意!”
石黑龙低头道:“我也是以为如此!还请小仙师将此事告知钱真人!”
“事不宜迟,我先找仙师分说一二……石黑龙,此事算你还知道轻重!”何七郎将一个玉瓶扔给他:“这是凝气丹十颗,日后有什么消息,你还是符书来找我!”
石黑龙惊喜的接过玉瓶,将里面的丹药倒出来看了一眼,发现竟然都是九成的上品灵丹,连忙拜谢道:“日后我麾下的兄弟,只要打听到消息,必然符书发给小仙师。小仙师这是,拜在了真人……?”
何七郎冷冷瞥了他一眼,石黑龙连忙嘘声。
“师尊似乎也有此意,让我转拜在钱先生座下,但我这般资质愚钝,那位前辈说不定根本看不上呢!而且……”
何七郎脑海之中浮现出风闲子的种种,心中微微叹息道:“师尊恩重于我,其旧伤未愈,我又岂能转投新师?我新修习的丹道已经纯熟,很快就能为师尊炼制恢复旧伤的灵丹了!”
“人不负我,我亦不能负人!如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