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四章:洗手間分享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曼蒂推开了女厕所的门,门板撞到墙壁发出咚的一声,水桶里的拖把弹了出来倒在地上,打翻的水桶里污水流了一地。
洗手台镜子前化妆的两个女生被吓了一大跳,口红都涂歪到了腮帮子,恼怒擦拭的同时扭头看了过去,发现闯到身边双手撑在洗手台前的女孩是谁后都把嘴里的“F-word”吞回了嘴里。
洗手台的水被曼蒂拧开了,水流哗哗而下逐渐蓄满了水池,她把双手浸没到了水池里感受到冰冷的凉意从皮肤蔓延到全身,止不住地打了个哆嗦垂首在镜前头也不抬。
“冈萨雷斯同学…?”涂歪口红的女生擦干净了嘴角,抬手想触碰一下曼蒂的肩膀却发现她侧身避开了,抬起了右手示意自己没事。
洗手台前的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都是面面相觑,整个洗手间里的只能听见水池里水流哗啦的响声。曼蒂就只是站在那里低着头,面前水流不断,镜子里倒影着她低垂额发下的眼眸,有些低沉和躁动…可能是错觉?水池里倒映着的水波里有着一抹金色,让人莫名感到不安。
莫名的气场像是水池中的积水一样逐渐水涨船高,当满溢时直到水流漫到池面外的洗漱台上,淌到了地上,两个女生才感受到了自己的窒息,意识到了自己的多余,纷纷将水池台上的化妆盒拿了起来,低声说了句回见就跑出了洗手间外。
洗手间内唯独曼蒂一人独处着,窗外阳光已经升到了当空,将冷杉树林的影子聚成黑阴阴的一团,学生们都洋洋洒洒地离开了教学楼,朝着远处走去。
教学楼里开始安静得让人不安了,像是整条走廊都只能听见洗手间内的水声,直到很久曼蒂才抬起来自己的头,揉了揉眼睛淡褐色的眼眸里全是恍然。
陈墨瞳…那个转校生,曼蒂的直觉告诉她这人有问题,她笼统只跟这个女孩谈过两次话,两次都有一种强烈的被看穿以及引导感,似乎对方想告诉自己什么事情。
不,不止是陈墨瞳,还有那个叫楚子航的男生,这么算起来那个恺撒·加图索似乎也有些问题?这三个转校生为什么会挑这个节骨眼上转校过来…或者说正是这些家伙转校过来才发生了这些见鬼的破事情。
曼蒂越想越糟心,但脸上却是依旧冷静一片,她从不把自己软弱的一面漏给别人看…她本性就不是一个会放心去依靠别人的女孩,虽说她也想过有一个可以放心丢锅给对方的人存在,可如果真那样的话她就不再是她了吧?
毕竟一个人颓废的起点就是依靠,去做轻松的事情,过于懒惰而无法做好事情,欣赏太多艺术…以及喜欢上怪诞异常的事物。
“啧。”曼蒂烦躁地咂了一下舌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她忽然听见了一连串急躁的脚步声。
洗手间的门忽然被撞开了,从外面跌跌撞撞冲进了两个身影,其中一个一下子就趴在了洗手台上,双手的袖子被溢出的水流打湿了,溅起小片水花在地上。
“撑得住吗?维乐娃,如果不行的话趁早‘切断’吧。”扶着踉跄女孩的另一个女孩低声说道,用的是有别卡梅尔大学里普遍英文的中文进行交流的,十分标准的普通话,然而放在大环境内却是如此晦涩聱牙。
“不…我暂时还撑得住。”被叫做维乐娃的女孩低声说道,“苏茜,你先去找会长他们吧,我不要紧的。”
“你的血统可能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韧,你已经接近临界线了…不用逞强,学生会那边不少人也有些撑不住了,有几个甚至已经主动回去了,如果你不行的话暂时也可以…”
“我还撑得住。”维乐娃深吸了口气打断了身旁苏茜的话,“我必须撑得住,现在凶手还没有找到,我不能走。”
“凶手的事情我和会长还有学生会的主席会…”苏茜开口说到一半忽然才注意到洗手台上一直开着的水龙头,瞬间闭上了嘴扭头看向了一旁的卫生隔间。
优美都市言情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四章:洗手間閲讀
维乐娃也注意到了苏茜的动作,扭头看了过去,视线互相传递的是谨慎的情绪,微微侧头确认眼神后苏茜拧掉了水龙头,主动走向了隔间过去,轻轻推开了第一间卫生间的门…里面空无一人只有合着盖子的马桶。
然后是第二间卫生间、第三间以及第四间,直到最后一间的门被打开,甚至还十分细节地检查了门背后,苏茜才舒了一口气扭头看向水池前的维乐娃微微点头,“没有其他人,应该是走的学生忘记关水龙头了,水池已经蓄满很久了,这里没有别人。”
“得尽快找到凶手,不然大家都撑不下去了。”维乐娃倚靠在了水池边,手里泼着凉水打在自己的脸上,“现在也只有找到凶手才能解决问题了…我们认识的所有专员都失去了记忆,也变得难以接近了…詹姆斯·弗兰克教官就是个例子,不能让凶手继续任意妄为了!”
“凶手藏得很深,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应该就躲在学校里,想要找到他并不容易,再这样下去会有越来越多的受害者。”苏茜低声说,“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现在你的血统已经有些撑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大脑会受到不可逆的损伤,按照这样的进度下去就算是我估计也快了,我们这十几个人里唯一能在这里留得更久一些的大概只有会长和学生会的主席了…”
“可惜‘S’级不在这里。”维乐娃低声说,“如果他在的话一切都能迎刃而解吧?”
“虽然在这里血统的优势很明显,但执行部是不可能让‘S’级踩进这里的。”苏茜背靠在墙壁边上摇头,“这里的情况还不太明了,让我们这些‘A’级学生进入这里都已经很冒险了!”
“我好一些了…”维乐娃靠在洗漱台前清理了一下鼻腔,水池里满是鲜血,她放空了水池里的水,重新洗了把脸,“学生会主席提议今天晚上在学校里进行情报交流和人员情况汇总。”
“大概他是在这个学校的‘兄弟会’里发现了什么?”苏茜点了点头。
“到时候如果可以的话麻烦帮我掩盖一下我的情况。”维乐娃抽了口气摁了摁太阳穴,“我想继续完成任务。”
“别太拼了。”苏茜轻声说。
“如果我们这批人没能完成任务,那就真的得拖‘S’级下水了。”维乐娃抬头看向了镜子里额发湿漉漉的自己认真地说,“不能把他也置身险地,这次任务最好在我们这里就彻底完成。”
“不过我听说‘S’级倒是特别想亲自赶来。”苏茜走向了维乐娃淡淡地说。
“可以理解。”维乐娃低声笑了笑,“毕竟他的师姐也陷进来了啊…叫什么名字来着?”
“曼蒂·冈萨雷斯,记得留意一下。”苏茜帮维乐娃推开了门,示意她先出去,“如果你想给‘S’级留个好印象的话,就试着从她的身上下手吧,把她完整地救出去。”
“这算什么…想接近喜欢的男生,就得先从他最在意的人开始接触吗?是不是有点挖墙脚的意思了。”维乐娃苦笑着边走边说。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笔趣-第三百八十四章:洗手間看書
“会长说过有关林年的事情…他不是那样的人,现在的情况也是单身,不过似乎有个女生在追他,如果你真的想要行动的话大概就得抓紧了。”苏茜轻笑着说。
“还是先聊怎么找到凶手吧,现在聊这些太过不合时宜了一些…”
洗手间的门关上了,门外压低的聊天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微不可闻之后,洗手间尽头的窗户口处突然伸出了两只手扒住了床沿,外面的身影灵巧地翻跃进了里面,踩在了地上的积水上溅出小片水花。
…那正是曼蒂,她没有躲在卫生间里,而是藏在了窗户外面才逃过了一劫。
曼蒂站在窗边扭头看了一眼窗外下的小石台呼了口气,还好她体重控制得当,再重一些这个地方就真不能藏了…
她原本还错以为是凶手找上了她,才果断翻了出去,但看起来不是这样的…不过也幸好如此,她铤而走险才听到了刚才那两个女生的对话。
会长,主席,血统,A级,S级…
什么乱七八糟的?虽然全程都是中文对话,但曼蒂也完全听懂了她们聊天的内容,有些莫名其妙,但越听却越让她感到警醒。
因为对方提到了凶手两个字,这两个一个叫维乐娃一个叫苏茜的女生似乎也在寻找凶手,并且还有一定的组织…这群人是个什么情况,学校里不为人知的侦探社团团员吗?还是说他们跟之前的两起案件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
不过最让曼蒂在意的还是对方居然在最后提到了自己的名字…曼蒂·冈萨雷斯,就算扒在窗户外面她也绝对没听错,风声里她的名字被念得清楚无比,并且对方还将自己跟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联系在了一起。
‘S’级…林年?
曼蒂走到水池边,上面还残存着一点血迹,似乎其中一个女生受伤或者生病了,她站在两个女生站的位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默默咀嚼着‘林年’这个名字尝试回忆起什么。
…很陌生,但却又异常的顺口…顺口得就像吃饭时需要卫生纸也会随口叫一声网管一样…等等,网管又是什么东西?
曼蒂又开始觉得脑袋有点疼了,就像之前遇到陈墨瞳时一样,她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太阳穴…林年…林年…她怎么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一个人了?
试图进行深呼吸但又立刻被洗手间里的氨气冲到鼻子的曼蒂脑袋里略微有些眩晕,只能放弃更深一步的思索,转身匆匆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她已经有了打算了,今晚似乎有一群人将会在学校里进行秘密聚会?如果她运气不错的话,大概能在今天晚上找到一些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