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詭三國》-第2055章另有他人,等待時機讀書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夏侯惇盯着蔡瑁,『德珪不妨细细说来……』
蔡瑁点头,脸上一点都没有悲切之情,反倒是透出了一些喜悦。昨夜襄阳城中一片纷乱,不管是夏侯惇还是蔡瑁,都以为是在城中的暗子被刘表发现,不得不进行了反抗所造成的,所以尽管是没有什么希望,也很意外,但是也尽力去配合一番。
军队从集结到出阵,多少是要有一定时间的,而等夏侯惇蔡瑁带着兵卒逼近襄阳城的时候,城中的喧嚣和纷乱就已经在变小了,所以夏侯惇和蔡瑁就没有立刻下令攻城……
果然不久之后,襄阳城头上就挂出了人头,夏侯惇和蔡瑁以为城中内应被斩杀,也就没有配合进攻的必要了,所以也就撤军回营,但是今日早上蔡瑁仔细分辨之后,竟然发现这些悬挂出来的人头数目明显不对,而且多数都不认识!
若是一般时间,蔡瑁也未必会记得手下兵卒的相貌,但是这襄阳城中的暗子,是蔡瑁特意布置的,可以说不仅是见过面,而且还用得是比较类似于心腹的人,自然多少印象深刻一些……
同时,这些人太多了,粗粗一数,大概也有百人之数,但是蔡瑁为了隐秘,根本就没有安排这么多的人!毕竟人数越多,就约有暴露的风险。
当清晨的阳光照在襄阳城悬挂出来的这些人头上的时候,蔡瑁却觉得很陌生,这些人他不认得,这些人不是他之前安排的暗子!
那么就意味着,蔡瑁在襄阳城中的暗子,很有可能并没有死,甚至还没有暴露!
昨夜被刘表找出来杀死的,是另外一批人……
蔡瑁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谁,是什么原因暴露出来的,但是只要他在城中的人手还没有死,那么也就意味着原本的计划还可以继续用!
『德珪此言当真?』夏侯惇盯着蔡瑁。事关重大,即便是夏侯惇相信蔡瑁不至于在这个问题上说谎,还是忍不住多问一句,确认一下。
蔡瑁肃容,拱手说道:『在下怎敢诓骗将军?在下主要人手乃隐于山中,而城中仅安排了五十好手,分做两处,各有统领,非得某令不得妄动,怎会被老贼轻易查出?昨夜必然是他人所致,绝非在下所属。』
夏侯惇脸上也不免浮现起了笑容来,大笑道,『德珪果然乃主公福将也!老贼纷扰一夜,当以为已经肃清城内……哈哈,哈哈,届时定然难以防备!』
夏侯惇之前宽慰蔡瑁,但是夏侯惇心中也是焦虑。围攻襄阳,当然夏侯惇最终还是有信心可以将其攻克的,时间长短而已。问题是曹操当下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如果说真的围了一年半载才取了襄阳,那么进攻荆州的意义何在?消耗的人力物力财力又怎么能够得到补充?
而现在,既然蔡瑁在城中的暗子没有被刘表察觉,那么原先的计划就可以继续推行了……
见到夏侯惇大笑,蔡瑁也是松一口气。
在这一点上,蔡瑁和夏侯惇的目标是一致的,都不希望将襄阳,或者说荆州北部,打残废了,越早攻下襄阳,越早平定战事,那么自然是越好。
夏侯惇沉吟了片刻,忽然下令道:『来人,传令,准备攻城!』然后夏侯惇又转过来对着蔡瑁说道,『既然如此,亦当假戏真做……』
蔡瑁一愣,旋即恍然,说道:『正应如此!』
于是乎,在隆隆的战鼓声中,蔡瑁站到了阵前,先是指手画脚的表示了一番对于城头上的那些『蔡氏子弟』被刘表斩杀的悲痛,然后又是按照惯例宣扬了曹军政策,只追究老贼刘表,若是有人愿意弃暗投明,必然重重有赏等等……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詭三國 起點-第2055章另有他人,等待時機鑒賞
……( ̄o ̄).zZ ……
在襄阳南面,在山林之间的草深之处,曹洪正带着曹军骑兵,正在林中小憩。
击败了甘宁的水师之后,不仅是代表着曹军免除了受到水路的威胁,可以挺近到襄阳城下,也同样意味着曹军可以借着仅有的一些船只进行小规模的转运,越过襄阳,到达襄阳的南面区域之中来。
从某个方面来说,如果不是之前有骠骑将军对于骑兵的作战示范,曹操当下也不会有这么激进的想法,就像是孙膑的下驷撩阴腿,一开始只是孙膑用,后来大家都在用……
光武以来,因为对于并州凉州的放弃主义,再加上匈奴退居二线,鲜卑大王檀石槐壮志未酬身先死,使得东汉长期处于一个相对来说只要龟缩,便是可以当做没发生边境问题的状态,对于骑兵的建设和使用,战术技巧的开发和创新,也相对于比较停滞。
直到骠骑将军斐潜的横空出世,大大改变了骑兵只能是配合步卒进行战斗的局面,下鞭腿,撩阴腿,变着花样涌出来,不管是一旁观战,还是身有体会,在感觉到了蛋蛋的悲伤的同时,也自然发觉这样的招式犀利,确实好用……
既然打不过,那就加入罢!
这一次兵进荆州,对于骑兵的使用,曹洪自然也是深有感触。
曹洪坐在石头上,手里捏着一块干饼子撕扯着。饼子很干,也很硬,扯起来就像是石头一般,再加上因为是杂粮磨制的,味道么,自然很是一般,但是这样的饼子只要保持干燥,就可以放较长的时间,也是曹军骑兵配备的军粮。
不远之处,山林中小溪之处,曹军骑兵有的在刷马喂马,有的干脆就将马鞍从马背上取了下来,作为靠背斜躺着睡觉,阳光从树木的缝隙处散落下来,林中处处都是斑驳的光点浮动,伴随着低低的马嘶人声,反而显得加倍的安静,多少有些战争当中少有的宁谧氛围。
进攻襄阳城,骑兵自然是不可能用于攻城战,所以越过了汉水南下突袭当阳,一则是破坏当阳桥,给与在南方嚣张得不行的江东兵一个警告,另外一方面么……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詭三國》-第2055章另有他人,等待時機
林子外面传来马蹄声响,沿途都有曹军招呼声次第而进,伴随着草木晃动,斥候外出侦查归来了。
曹军斥候,显然也是老兵油子了,翻身下马之后,先是左右看了看,找到了曹洪身影所在,便将马缰绳丢给了一旁的休憩的兵卒,然后便一边摘了兜鍪,一边上前禀报道:『这些流民走得也太慢了,老子恨不得都上去拿鞭子抽!现在才到了宜城……』
曹洪点了点头,问道:『宜城那边如何?』
斥候回禀道:『没敢贴的太近……远远的看了,依旧是四门紧闭,装作死人一般,动都不带动的……我看么,这些流民,宜城肯定也是不敢收,肯定还是会到襄阳来……』
曹洪目光微微闪动,然后说道:『有没有见到江东兵?』
斥候摇头,『一点痕迹都没见到。』
『知道了,先下去休息罢。』曹洪挥了挥手。
宜城,在襄阳之南二百里左右,若是正常行军,四五天也就到了,但是流民么,走得极慢,队形拉得又长,就像是拉稀一样,断断续续,看着好像没了,顿一顿之后又有了,所以真要等流民经过了宜城,到了襄阳南面,至少还需要七八天的时间。
而这个时间,无疑就是最难熬的。
硬攻襄阳么,不是不可以,但是损失自然是很大,正常来说,如果不是到最后一步,曹洪和夏侯惇都不会选择用攻坚蚁附的手段。
若是混进流民之中……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詭三國笔趣-第2055章另有他人,等待時機
让曹军当中的这些北方人,装成是荆州口音的流民自然装不太出来,很容易出现破绽,但是如果这些流民都是真的,只是其中有一部分是假的呢?
江东兵卒在南郡的掠夺,无疑就给曹军创造了一个条件,只要将江东兵掠夺而去的人口拦截下来一部分,自然就可以成为了流民,而混在流民之中的人有意无意的推动下,这些流民就会从南郡到襄阳来,为曹洪和夏侯惇创造出一个契机来。
既然计划没有什么额外的变化,那么现在,剩下的就是等待时机的到来。
笔下生花的小說 詭三國-第2055章另有他人,等待時機展示
……wow~⊙o⊙……
大汉西域。
此时也有人在等待时机。
一支前后拉出两里多地的骆马队,顶着炎炎烈日,就象一条蜿蜒爬行的巨蛇,在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之中缓缓前行。
湛蓝的天空中,太阳骄横的在发威,将四周的云彩都吓跑了。
戈壁上零星的左边一点树木,右边一点灌木,都在太阳的淫威之下低下头,瑟瑟发抖。远处天空之中似乎有几只苍鹰还是秃鹫,盘旋了几圈之后,似乎也是被太阳击退,不敢再次侵袭他的地盘。
远处两三名骑兵奔驰而来,当先一人的三色认旗在其背后竖起,在风中招摇着。即将抵达骆马队列的时候才渐渐放缓了速度,然后对着骆马队当中的一名年轻士官禀报道:『高都尉!前面军寨说寨里的粮仓已经满了,让我们转道去古阿列寨!』
年轻的高都尉顶了顶头上的兜鍪,露出一双锐利的眼眸来,脸上尽是汗水和灰尘共同描绘的抽象画,左边一道右边一撇的,在右脸颊上有一道可怕的暗红色伤疤,从发鬓划过颧骨一直延伸到鼻翼。似乎是受伤的时候没有得到及时处理,导致肌肉生长恢复的时候有些参差不齐,连带着右半边的脸都有些紧绷的样子,多少有些狰狞之色。
高都尉冷哼了一声:『吾等奉令,押送兵粮至此,不是去什么古阿列寨!转送至他处,与前令有违,无法执行!』
『启禀都尉,后续兵粮给养,前进送至古阿列寨,是高将军三日前下达军令……』
『拿来我看!』高都尉伸出手。
传令兵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个木牍来,兜过战马拧身交手递过来。
木牍并不是高顺下发的军令原本,而是前方屯粮指挥军侯重新抄写的高顺军令副本,然后注明了是给高都尉的军令副本,同时加盖了他个人印章。
高都尉检查了印绶标识,没有什么问题。那么既然是新变更的军令,那么就自然按照新军令执行。
『古阿列寨在那个方向?』高都尉一边将木牍收进自己的革囊当中,一边问道。
『西北方向!』
『怎么走?可有道路图舆?』
『有,他们还派了一个向导……』传令兵转头呼哨了一声,招了招手,然后又说道,『在下已经问过,从这里向西北有一处浅滩,有个湖泊,还有暗河,可以提供修整,再从那边往西北,就可以抵达古阿列寨……』
高都尉点了点头,然后双脚用力,在马背上直立起身,转头四下看了看,然后竖立起一个拳头,在空中摇晃了几下:『传令!全军停止!』
『传令!全军停止!』
『全军停止!』
一层层的号令慢慢的向前向后传递出去,然后烟尘飞扬之中,整个队列渐渐的也停了下来。战马噗嗤噗嗤的喷着响鼻,在地上刨着蹄子。骆驼则是默不作声的磨着牙反刍,反正这些大家伙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吃东西。
『倔石头!』高都尉大喊道,『过来!』
军队之中,叫石头狗蛋的有很多,但是倔石头么,就那么一个,脾气又倔又臭,就像是茅坑里面捞出来的一样。『你带着小队,跟着他,在前面开道!尤其是浅滩周边,都给我查看明白了!』
『属下遵令!』倔石头招呼一声,带着小队,然后跟着向导就转向西北而去。
高都尉挽着马,看着倔石头带着走了,抿着嘴,顺着队伍延伸的方向眺望远方,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又象什么都没有想。
高都尉,原本是冀州人,至于为什么能到了西域来,倒也有几分令人费解。据兵卒私底下议论说,高都尉家中还曾经出任过两千石,只不过也不知真假,反正没见高都尉自己说过这个事情。
比起家族来说,大头兵更感兴趣的是高都尉的武勇,据说高都尉当年是空手杀了两只狼,然后被吕大都护撞见了,所以才一眼相中了的,当然,也有人说不是狼而是空手杀了一只虎……
还有人说高都尉身上有神佛庇护,有金光护体,所以才可以降狼伏虎。西域受到佛教的侵蚀比大汉更早更厉害一些……
在西域,武勇超强的人有很多,必然像是天天黏在吕布身边的那个允二愣子,发起横来的时候,真没几个能按得住,但既要懂得文书,也有武力的,就不多了,因此这也是高都尉能够迅速成为了中层士官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对于这些议论,高都尉倒也没有多在意,他更在意的是骆马队的安全。
大军未动,粮草先行。
乌孙一直以来对于吕布这个新上任的西域大都护不是很感冒,一方面是因为自从东汉之后,汉朝对于西域的控制力就飞速衰减,原本制定出来,并付出了无数人力物力的大、小昆弥相互制衡的策略也是宣告放弃,乌孙重新统一成一家,不再分有大、小昆弥,在脱离了大汉控制之后,也渐渐的察觉到汉人对于乌孙的这种挑拨离间的手段,自然是多了不少的厌恶和憎恨。
另外一个方面的原因是乌孙之西,便是康居。康居原本是大月氏,也就是允戎分裂出来的一个部落,但是在北匈奴西迁的受到了很大的冲击,而这些北匈奴自然也带来了对于大汉的仇恨……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因此吕布要征讨乌孙,其实在乌孙背后,还有膨胀起来的康居。在历史上,康居最后因为和贵霜的争斗而衰败,但是这个时间点上,康居还是很骄横的。其实和大多数的游牧民族一样,弱小的时候恨不得见谁都摇尾巴,一旦觉得自己实力强大了,便是看见谁都龇牙。
高都尉之下,带着的人马,原先就不满员,并且从三月份开始,就负责粮秣给养输送任务,来往奔波再加上劳累疾病,几趟差事下来人手总有一些缺损,还有和乌孙的游骑斥候,戈壁之中的马贼盗匪短兵相接,又伤亡了几十人,因此实际上现在高都尉带着的人也就二百多人而已。
这个数目,如果是在安全路线上护卫粮草转运,当然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如果说脱离安全的路线,到新的运粮地点去……
古阿列寨,高都尉之前也听过,那是高顺将军前段时间突进攻下来的,算是乌孙的前线基地了,所以从这里到古阿列寨,基本上来说就等于是进入了乌孙的领地,随时可能遭遇乌孙的骑兵。
虽然有原本前进军寨派出的向导来指引道路,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片地区也是大汉军队实际控制的区域,但是高都尉一来顾虑手里的兵力不足,二来从原本军寨到新的运粮点这段路又从未走过,所以更是需要小心谨慎。
高都尉一面撒出侦骑查探消息动静,一面约束着粮队压住行军速度保持队型,缓缓向西北逶迤而行,心中不由得升腾起一个念头来,这一次,自己这一队的运粮兵,究竟算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