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孽子-第947章 大家都來湊熱鬧熱推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一旦拥有,别无选择!哈梅迪怀表杨氏茶叶大厦旗舰店,恭候您的大驾!”
当《大唐日报》上面再次花费一整个版面,就为了这么一段话,哈梅迪怀表就已经真的成为家喻户晓的存在了。
虽然怀表的价格决定了他的目标客户不可能是普通百姓,但是这并不能阻止覃春和哈梅迪让更多人知道哈梅迪怀表的追求。
就像是后世的茅台酒,虽然全国能够喝得起的没有多少,但是他们还是想着每一个百姓都能知道自己,希望每一个百姓都能将拥有自己当成是一个小目标。
哈梅迪怀表也一样。
当所有的人都希望自己有一块哈梅迪怀表的时候,随身带一块这种怀表的格调一下子就上来了。
“七天无理由退货,一年内免费保修!”
就在哈梅迪怀表开业当天,《大唐日报》上面的这一条不像是广告的广告,彻底的掀开了这一场怀表大战的第一阶段序幕。
“大哥,今天在杨氏茶叶大厦,有好几家怀表铺子开业,我们也一起去看看吧。”
杜府之中,杜荷大着胆子邀请自己的大哥杜构一起去买怀表。
这段时间,杜荷算是很低调的过着日子,再也不敢嚣张。
“那韦家的城南怀表也是今天开始售卖吧?听说还是韦思仁亲自负责,那我们就过去看看咯。”
杜家跟韦家都是京兆府当地的豪族,彼此之间虽然也有竞争,但是更多的是合作,可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韦思仁准备进入怀表行业,并且搞出来城南怀表,杜构自然也是知道的。
“坊间传闻,城南怀表被哈梅迪怀表打的落花流水,惨不忍睹。《曲江日报》的写手专门在街头做了一个随机的调查,其中五成的人听说过哈梅迪怀表,而听说过城南怀表的,却是不到一成,偏偏他们两家都选在了今天开业,铺子的位置据说还是在杨氏茶叶大厦的同一楼,想一想也是挺有意思的。”
杜构这话,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没办法,谁让韦思仁这几年颇为风光。
大家同是次子,为何自己就混的那么惨?
“论怀表的技术,他们几家应该都是模仿永平怀表,就连零件的供货商,都没有太大的区别;这个时候,谁的宣传更加到位,往往就能取得更好的成绩。韦家想要压住哈梅迪怀表,估计是有难度了。”
杜构虽然不是什么天资卓绝的人物,但是看问题的水平还是在线的。
“谁知道呢,听说韦思仁请了天香阁的梦雨姑娘今天去给他们的开业典礼助兴,我们差不多也出发了吧?”
杜构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去平康坊了,对于那里的姑娘颇为想念。
“那走吧!”
……
杨氏茶叶大厦,一辆颇为别致的奔驰四轮豪华马车停靠在露天的停车场。
也多亏了李宽当时要求在大厦旁边预留一大块空地,现在大家停靠马车才变得方便了起来。
“思思,听说你们楼里的那个梦雨,今天会过来登台演出?”
马车上下来两个风姿卓绝的女子,就连身后跟着的丫鬟,面容也非常的精致。
“那个梦雨,现在只要钱给到位了,让她做什么都是可以的。楼里也是想趁着她还有点名气,多捞点钱财吧。”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txt-第947章 大家都來湊熱鬧鑒賞
思思跟梦雨斗了这么多年,对彼此的情况也是非常的了解。
“她的年纪在青楼里面,已经是属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年龄了。估摸着也是想着趁着这几年再积累一些私房钱,好给自己赎身吧。”
紫霞作为旁观者,倒是对于青楼里的这些姑娘们,颇为同情。
当初她也是天香阁的头牌,那日子是什么样的,她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
“不说这个了,紫霞姐姐你不是想要过来买一块怀表吗,有想好要买谁家的不?要我说,你干脆找楚王殿下要一块永平怀表不久得了嘛,今天开业的这几家,肯定没有一家能够比得上永平怀表的。”
思思作为青楼头牌,可不是负责美就可以了。
琴棋书画,样样都要精通。
长安城里的各个报纸,每天她都要看,要不然跟客人谈话的时候,就容易接不上话,让人感到你这个人没有见识。
所以报纸上这几天各家怀表的广告战,她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听说就连大明宫里的贵人,如今想要一块永平怀表也非常的困难;长安城的各家勋贵,没有几个人手中有永平怀表的,你说我要是去找楚王殿下,岂不是让他为难吗?那个侧妃娘娘,可不是省油灯,这些年她能够不来找我的麻烦,就算是很不错了。我要是再让她感觉有别的想法,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紫霞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副颇为伤心的表情。
虽然她很早就认识李宽了,早年间她还有一些其他想法,但是青楼的出生,让她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入楚王府。
不像是后世的那些大明星,有些人为了寻找不一样的感觉,愿意直接娶回家。
“永平怀表真的这么吃香吗?”
“产量低,东西好,能不吃香吗?现在永平怀表都已经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到的了。哪怕是过一段时间市面上开始售卖了,我听说也是要看你的情况,像一些为富不仁的商家,哪怕是再有钱,人家都还不卖给你呢。”
紫霞作为观狮山书院的教谕,对于楚王府相关的信息,自然是要了解的更多一些。
“啊?这样的话,岂不是以后哪怕是我想要买一块,人家也不会卖给我?”
思思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她很清楚,不管是什么东西,一旦讲到资质审查之类的,跟青楼沾边的基本上就要靠边站了。
她冰雪聪明,也听懂了紫霞口中的“看你的情况”这句话背后蕴含的意思。
“谁知道呢!可能也是要看人的吧,像是思思你这种声誉不错,又是天香阁的头牌,也许他们想要借助你去帮忙宣传一下永平怀表,也是有可能的。”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大唐孽子 線上看-第947章 大家都來湊熱鬧閲讀
“算了吧,永平怀表哪里还需要宣传?人家的产量那么低,面向的客户都是顶级勋贵,只要依靠口口相传就足够了。这几天那个哈梅迪怀表、城南怀表、萧氏怀表等各种怀表都拼命的在报纸上打广告,但是我就一份永平怀表的广告都没有见到。”
思思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人,不会老怀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这也是她能够在天香阁中坚持卖艺不卖身的重要原因,因为她知道那些所谓的贵公子和才子,都不可能是她真正的依靠。
“你说的也有道理,《大唐日报》都把广告位让给了哈梅迪怀表,想来是真的没有打算给永平怀表做什么广告了。短时间内,它也确实不需要广告。”
“听说连陛下和天子殿下都在用永平怀表,它们还需要什么广告呀?”
“嗯,看来短时间内,永平怀表跟我们是必然没有缘分了。走,去看一看那个哈梅迪怀表吧,我有点好奇《大唐日报》花费了这么大的心血去推广,看看这个哈梅迪怀表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许多人都跟紫霞有着差不多的想法,想要见识一下这个出其不意的红遍长安城的哈梅迪怀表,到底怎么样?
只要他的外观不比其他几家差,估计很多人就要出手购买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至于质量不质量的,短时间内大家也看不到。
再说了,哈梅迪怀表不是打出了“七天无理由退货,一年内免费保修”的广告嘛,这一下就解除了许多人的担忧,让准备那质量问题来攻击它们的竞争对手变得手足无措。
……
“华山,这就是我们的萧氏怀表,一天一夜的时间误差大概在十分钟左右,你觉得怎么样?”在杨氏茶叶大厦之中,萧氏怀表专卖店也低调的开业了。
萧锴作为萧家商业上的负责人,自然也亲自过来了。
而跟他说话的是萧家船队的负责人萧华山,可谓是萧锴手下的头号大将,每年为萧家挣回来不少钱财。
“郎君,这个怀表对于商人来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不管是买来自己携带,还是用来送礼,都是非常好的。除此之外,商家还可以把它当成是一种贸易的货物,运输到南洋等地,肯定能够卖上天价!”
萧华山爱不释手的拿着一块比自己的手掌还要略大一些的怀表。
虽然这个大小和重量的东西,如果放在怀中,也是一个负担,但是萧华山却是愿意有这么一个负担。
那种感觉,就像是女子哪怕是知道大了会有很多不方便,也希望自己身上的负担重一点。
“我也是这么想的!长安城里,哈梅迪怀表和城南怀表如今是名气最大的,我们要想跟他们竞争,必须要别出蹊径才行。
今天开业之后,我就准备再安排人去扬州开一家分号,将萧氏怀表的发展重心放到江南去;与此同时,海外市场我们也不能放弃。这些蛮夷的钱财,不挣也是白不挣。”
萧锴今天让刚刚跟随船队回到长安的萧华山也跟着过来参加萧氏怀表的开业典礼,自然也是有着其他目的的。
“郎君你放心,别的地方不敢说,在南洋,我绝对有把我让萧氏怀表成为当地卖的最好的怀表。到时候,作坊里面把产能提上去就是了。”
萧华山在南洋闯荡了这么多年,自然也闯出了一些门道。
再说了,萧家的造船作坊,本来就是水平高超,是大唐顶尖的存在。
所以萧家的船队在海外贸易的发展上面,天然就比其他勋贵要有优势。
“你有信心就好!这块怀表就送你了,算是这次出海回来我给你的礼物!”
“多谢郎君!”
……
九条信一今天一大早就去到了观狮山书院医学院,叫上九条杏香跟自己一起去杨氏茶叶作坊。
“阿耶,你刚刚从倭国回来,不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吗?怎么有空去杨氏茶叶大厦闲逛呢?”
九条杏香有点不明白自己阿耶怎么今天兴致这么高,居然喜欢逛大厦了。
“杏香,我猜你就是天天只知道在医馆里给病人做手术,要么就是在医学院忙着搞研究,对外面发生的大事一点也不关心。”
九条信一看着这个屡屡给自己带来惊喜的女儿,脸上满是笑容。
他九条信一在长安城里能够有今天这个地位,跟九条杏香还是颇有关系的。
要不然他一个倭国人,哪怕是倭国使臣,长安城的勋贵们也是看不上他的。
哪怕是九条信一请人去吃饭,也不见的有人给面子。
“嗯?长安城里又有发生什么大事吗?”
“你看!我就说你太不关心外面的事情了!永平县主生日那天,楚王殿下送给她了一块怀表,你应该有听说过吧?”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我在医学院听谁好像说过。”
看到九条杏香这么回答,九条信一就知道这个丫头肯定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了。
所谓的好像听谁说过,在九条杏香那里其实就是我不知道的代名词了。
“那个永平怀表一面世,就成为众人瞩目的存在,就连陛下也甚是喜爱。但是听说这个永平怀表非常难以制作,必须要大唐最厉害的匠人才能制作出来。那怎么办呢?许多商家就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模仿永平怀表的外观,将其放大一些,让更多的匠人可以加工这种怀表的零件。
今天杨氏茶叶大厦开卖的哈梅迪怀表和城南怀表这些都是采用这种思路来制作的。我寻思着你经常是忙碌的忘记了时间,所以去买一块怀表送给你。”
“听阿耶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这个怀表似乎确实不错!但是我每天不是在医学院就是在医馆里头,那里面都有座钟,也用不到怀表呀。”
九条杏香的性子很是恬淡,对于奢侈品显然没有什么追求。
“杏香啊,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老是医学院、医馆两点一线的过日子,你可以多去楚王府转一转,找晴儿姑娘啊,或者楚王殿下啊,请教一些问题嘛。”
“阿耶,杨氏茶叶大厦到了!”
很显然,九条杏香没有兴趣听九条信一唠叨。
“哎,走吧,你要是不喜欢怀表,也可以买一块用来送人,那广告不是说了嘛,今年过年不送礼,送礼就送哈梅迪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