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黛青m-第528章 金不換熱推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浪子回头金不换,金不换的爹娘或许早有远见,于是给金不换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在四十岁之前,金不换满世界的跑,他最热爱的是像一名水手一样,其实他也勉强算是一名水手,在船长的领导下,在各个大洋中穿梭。他很享受这种感觉,自由的遨游在水平面上,看海洋里各种奇怪的生物,看着日出与日落,同大海融为一色,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什么叫,落霞与孤鹜齐飞,天水共长秋一色。在遇到风浪时,他会唱,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他一遍一遍的唱,高昂亢奋的情绪感染了船舱上的每一个人,他们和他一起唱,直至风浪平静下来。
那个时候,二十多岁,他就开始到处流浪。他的父母并不管他,他们说,着什么急呢,等他玩够了,自然就回来了,娶妻生子,成家立业,自然会有的,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到他三十五岁的时候,他们开始着急了,三十多岁的人,还在外面玩,都一大把年纪了,还不赶紧回家娶个老婆生个孩子。他们开始抱怨,主要是身边的同龄人都在抱孙子,他们也想抱孙子了。着急了一年,没有结果,他们也不再着急,都已经这样了,孩子大了管不住,自己着急也没用。于是,他们老两口没事就报个旅行团,跟团到处游,当日子过得充实起来,他们就将唯一的亲儿子抛之脑后了。
再说回金不换二十二岁时的壮举,学业刚完成,他舍弃所有的一切,所有的就业机会,甚至舍弃谈了两年的女友,其实他并不想舍弃他的女友,他想和她一起流浪,她不愿意,她无法放弃眼前大好的就业机会,他的女友试图说服他留下,但他也无法放弃心底的渴望,于是,分道扬镳,道不同不相为谋。他独自背着书包,揣着两千块钱,毅然决然的踏上了他的征程。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528章 金不換閲讀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愛下-第528章 金不換分享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笔趣-第528章 金不換閲讀
他从大陆东部舟山开始出发,一直走到大陆西部红其拉甫,没错,是走。他走了三年,走坏了几十双鞋,从不住酒店,中间,做过许多工作,所有能挣钱的机会都不放过。实在没钱的时候,就找个工作,干几个月,就接着出发。当他从东走到西的时候,他的皮肤晒得黝黑发亮,胡子邋遢。他在一个老人的家里花两百块租了两个月,写了一本书《徒步横穿中国》,书里主要写了他的心理历程,以及路上经历的趣事,还有沿途的人文风景。令他没想到的是,这本书意外的大卖,他得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甚至有电视节目来采访他,他接受了两个采访后,就开始厌倦,不再接受采访。他有了新的想法,绕着中国边境走一圈。
不过他不再是徒步,他又花了三年的时间,将中国边境走了一圈,也包括边境朝内的部分城市,其中大多是山川,每一次他都会花很多时间去准备。他随身带的有张中国地图,每走过一个城市,他打一个叉。三年过后,地图上都是红叉,只有中间部分城市没去。于是,就像强迫症一样,他又花两年时间,将地图上所有的城市打了叉。他去一个城市,并不是简单的去看看景点,相反,他很少去景点。他更爱大街小巷的穿过,遇到喜欢的城市,他会逗留一段时间。
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ptt-第528章 金不換讀書
后来他又写了本书,将中国的各个城市介绍的更详细,他在书的扉页写到,我最爱大西北的粗犷豪迈,也爱江南的涓涓细流。我走过的每一个城市我都爱,因为那都是我用心走过的。不出意外,这本书也大卖。于是,他开始了出国游,那时候他三十岁,他在异地流浪了五年。
三十五岁的时候开始下海,下海也是一个机缘巧合。当时船上在招厨师,他就想试试。他好歹也是走过全中国的,凭着一道新疆大盘鸡还有一道西湖醋鱼,成功的进了船。这是一艘怎样的船呢,船前是几间屋子,船后是货仓,还有一间大通铺,是给船员休息的。这艘船上有很多渔具,所以它既是渔船又是货船,也是船长的家。船长从出生就在船上,他在船上生活了三十多年,对船的每一个功能都了如指掌,他热情友善,对每一个员工都像老朋友一样。船当了一年的货船,金不换也在船上做了一年的厨师。每当闲暇的时候,他就站在甲板上,遥望大海。不管从哪个方向看,大海都是一个模样,大海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非常平静的,平静让人忘却了所有的烦恼。偶尔的风浪又给船的航行增加了极大的乐趣。
一年之后,船长决定休息一段时间,货船不再是货船,变成了一艘渔船。所有的员工被解散,只有金不换留了下来,并不是船长让他留下来的,他自愿留下来的,没有任何报酬的留下了。因为,在他上了船之后,他就发现他爱上了大海,他爱极了这种在大海上漂泊的感觉。像一叶孤舟,像一个红透了的苹果,像天上的太阳,像沙漠里的一眼泉水,他没有任何理由放弃这一趟完美的旅行。
在船上的第三个年头,船长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金不换把他最值钱的一个吊坠送给了孩子。船在海上漂泊的时候,船长将他对船所知道的都教给了金不换,金不换很快学会了掌舵,船长也很放心的将船交给他来航行,船长也教会了金不换怎么撒网捕鱼。金不换很感谢船长,直至很多年后,他仍然会想起他,一个三十多岁就胡子拉碴的男人,一个对大海无所不知的男人,一个从来只生活中在海上的男人。船长经常会和金不换聊天,聊大陆,聊异国他乡,聊金不换的经历。虽然他们聊的很起兴,但船长从来不会动念头去陆地上生活。金不换很好奇,这样一个人,怎么能娶到老婆的?船长不答反问他都快四十岁的人了,怎么还不找个女人成家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