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奮鬥在瓦羅蘭討論-第二百七十三章 神明的本質相伴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奋斗在瓦罗兰
“果然死不掉吗?”
看着基兰整齐的分成两半的尸体,李珂就皱了皱眉,在他的眼中,现在的倒在地上的基兰已经是一个幻影了,是一个不存在的未来。
换句话说就是基兰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拒绝了被自己一剑砍成两半的未来,而是选择了一个让自己活下来的未来。而想要破解这样的操作的办法,就是和他进行同样的操作:在无数的未来当中寻找一个他必定死去的未来,然后相互争斗,替换,直到彻底的将双方的未来都限死在基兰必死的未来。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听上去很简单,但是非常的困难,在这个过程当中每卷入一个生命的存在就会让这个过程的难度呈几何倍的上涨,任何一个东西都可能成为生机。
而虽然在时间的夹缝当中不存在时间流逝的感念,不管你做什么事情,你的状态都不会保持在你离开时间夹缝的状态,任何的改变都会让你从这个状态当中重新回到时间流当中。这会让变量不断的增加,难度也不断的增加。
所以,除非条件十分充足,不然是做不到的。
“是啊,掌握了时间的人就算想死都困难,就像是掌握了空间的人可以选择让自己去一个自己想要的世界一样,时间一样能够做到平行世界干涉,以及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场地的能力。”
从一个时钟当中走出来的基兰摆了摆手,并且指了指李珂手中已经完全化为飞灰的大剑。
“另外您刚刚是真的打算杀了我啊?您的那一剑我用来对付了七千四百个能够毁灭世界的敌人才勉强摧毁,而这把剑对您来说也应该只是全力下的随手一击吧?就这样您还担心打不过亚托克斯吗?”
对于基兰李珂没有再出手,在这里他是杀不了基兰的,因为基兰并不在这个时间当中,他现在依然在数千年前的艾卡西亚的时间点,除非自己拥有了超脱时间长河的力量,才能够在不穿越时间的情况下一剑彻底杀了这个家伙。
所以他只是松开了不知道被基兰利用杀了多少怪物的长剑,让其最后一点也化为飞灰,并且回答了基兰的问题。
“我有预感,他掌握着和我等同的力量,我会的他都会,他会的……我也会。”
这是他的知觉和预感告诉他的东西,也正是因为这个预感,他才没有莽撞的冲过去和亚托克斯决战。
“而且你其实是想要让亚托克斯和虚空帮你多杀一些星界当中的神明吧,李珂大人,毕竟对您而言,把这个世界当做自己的试验场,并且用这里的人抵抗虚空生物的神明是您必杀的目标不是吗?关于这一点,我也是一样的。”
基兰也没有再说那些大家都明白的事情,他的确做了和瑞兹一样过分的事情,在发现李珂出现在这个世界之后,他的确借助李珂的手做了很多的事情,当然了,更多的时候他都在收拾李珂的行动导致的世界毁灭的结局。
通常他只需要小小的出手就能够解决那些麻烦,但是不管是莫德凯撒,又或者是天上的众神,都不是他用一点小小的手段就能够搞得定的了。
“只是连我一个凡人都能够操纵时间到这个地步,李珂大人,您不会以为众神当中没有对时间也有研究的神明吗?而且您真的理解这些星灵的本质吗?如果您真的把他们当做神明的话,那么我想您真的找错敌人了。”
轻轻地叹了口气,基兰挥动了自己的手臂,在李珂的面前展现出了一个战神的星座。
“就比方说您所熟识的那位阿特瑞斯,潘森,战争星灵,他本来是被战争星灵选中的凡人,但战争星灵潘森觉得他屡战屡败,实在是个菜鸡,所以选择压制他的意志自己作战,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被亚托克斯杀死。”
他顿了顿,才继续说了下去。
“但您知道吗?不管是潘森还是阿特瑞斯,他们都是战争星灵。并不是因为阿特瑞斯身体内多出了星灵的力量,又或者别的什么,而是他本身就是战争星灵的一部分,他从意志被战争星灵认可的一瞬间就不在是一个凡人,他就是潘森。”
他幻化出来的图像出现了变化,在这个战神星座的照耀下,一个个人影出现在了其的光辉之下,一个个的人站立在战争星座的光辉当中,展现着他们对战争的理解。
“潘森是战争星灵,他鄙视屡战屡败,但是却屡败屡战的阿特瑞斯,认为他不配用自己的力量。但是为什么战争星灵如此鄙视这样的一个人,却还是选中了他呢?他不可能不知道阿特瑞斯的过往,但他还是选择了阿特瑞斯,而且阿特瑞斯也的确展现出了合格的战争星灵的力量。”
这看上去并没有什么联系,但是并不是这样。
“你的意思是说,阿特瑞斯本来就是战争星灵?”
李珂觉得这可能是天命论,在这个世界也并不是不可能的。
“不,是因为阿特瑞斯坚信自己的选择就是战争之道,所以他成为了潘森,并且在潘森的一部分死去之后,成为了最强的那个潘森。但潘森可以是所有人,并不是阿特瑞斯有什么不同之处,如就算是您这个从其他宇宙来的人处在阿特瑞斯的位置,并且有他一样坚定的信念,您一样能够成为潘森。”
基兰的话让李珂有些愣神,他一直认为这里的神是很明显的人格神,就是那种除了有神力以外,基本上和凡人没什么区别的东西,但是基兰的意思的话,这些神的本质……
都只是概念?
而且瓦罗兰的这些被星灵们附身的飞升者并不简简单单的是傀儡,而是因为契合星灵所代表的概念,从而成为的真正的神。只是因为信念的强度,以及经历的时间等原因,并不能够完全代表自己所在的星座和概念,从而被这个概念当中最强的一个所代表?
只是通常来说,凡人的意志无法和从宇宙开辟之初就诞生的星灵意识的对手,而阿特瑞斯则是因为潘森的意志被亚托克斯杀了,所以相对轻松的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神,能够完整的使用星灵的力量,并且不像是蕾欧娜他们一样受制于自己的主神。
这感觉就像是星灵这种神只是一个公司,任何符合其理念,并且愿意为了这个公司努力的人就都能够成为老板,只是大部分都是建立这个公司的老板一直掌握着公司。
“您应该接受过光明与正义星灵,以及仁慈,希望,色欲星灵的邀请吧?如果您接受了他们的邀请的话,那么您成为飞升者之后可以在这片区域当中保留自己的意识,成为星灵的主导者,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但是在整个宇宙的宏观视角之下,您也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神明而已。”
基兰这次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要告诉李珂,这个世界的神明并不如他所想的那样子自私,神明的本质是这样的,所以……
所以在之后的决战当中,千万别用他的力量直接将一个神明彻底的抹去,只需要杀死这个星灵的意识就可以了。之后新生的星灵尽管还会是相同的神明,但却会是另外一个意识。
甚至让这个世界的凡人彻底转变种族,和阿特瑞斯一样一步登天,真正的成为星灵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换句话说,只要你的意志和决心能够被相应的星灵之力承认,那么你就是相对应的星灵,只是相对星灵自己产生的意识相比,你的股份和权限比较低而已。从这点上来说的话,由星灵承认的人可要比由恕瑞玛的飞升仪式飞升的飞升者要好多的多了。
前者是招揽人才,而后者,单纯的就是为了对抗虚空而出现的士兵,不管在这个世界有着多么崇高的地位,他们都只不过是试验品,用来消耗虚空力量的炮灰而已。
瑟塔卡时期有着数千飞升者,甚至能够组成完全由飞升者构成的战团。而她正是秉持着众神的意志而组建的恕瑞玛,而且当时她的部族也并没有后来的恕瑞玛庞大,但是却要有着比后来的恕瑞玛多得多的飞升者。
是恕瑞玛之后的人堕落了?很显然并不是,是因为他们当初不计代价的进行飞升仪式才拥有了如此规模的飞升者的,而这很显然也是出自众神的手笔。
这数千名飞升者在对抗了虚空之后仅剩下了两位数,而这两位数的飞升者却几乎再也没有增加,并且被当时的暮光星灵麦伊莎轻松的搞定了。她甚至都没有直接出手,只是提点了这个世界的凡人几句,就直接让剩下的飞升者全部被被杀,又或者被封印了。
而且基兰的话还有一个切实的证据。
那就是亚托克斯对佐伊的仇恨,还有被星灵们附身的人的寿命,以及自己曾经遇到过的莫甘娜的母亲。
李珂很清楚亚托克斯的性格,他并不是那种会报错仇的人,所以按照逻辑来说,他应该找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的麦伊莎算账才是,但是在亚托克斯的眼中,麦伊莎就是佐伊,佐伊就是麦伊莎,她们完全就是一个存在。
暮光星灵不可能随便的死掉,也很显然不会因为寿命而死,不然佐伊这个老古董早就老死了,而莫甘娜本人和她的姐姐并没有被选中过,她们之所以会成为星灵,只是单纯的是因为她们的母亲成为飞升者的时候怀着她们而已。
她们没有任何的努力,也没有让自己的意志和思想经历过考验,她们和那些星灵一样,天生就是神明。如果说她们的母亲只是简单的宿体的话,她们是不可能出生就是神明的。
而且这种情况李珂也有一个理论来解答
“你是想说,万物归一?也就是……”
克苏鲁神话当中有一个论调,就是整个世界都是阿撒托斯的一场梦,不管是邪神,还是会被邪神们逼疯的凡人,又或者是路边的野花,养殖场中的鸡鸭,从根本上就是一个存在。
都是阿撒托斯,奈亚拉托提普是阿撒托斯,路边的牛粪是阿撒托斯,青蛙的小便也是阿撒托斯,甚至你在那个世界放的一个屁,那个屁也是克苏鲁的至高神阿撒托斯。
虽然有着不同的意识和思想,但任何存在其实都是阿撒托斯的一面,而这个世界的星灵貌似也是类似的存在,只是没有那么夸张而已。
于是在李珂的眼中,基兰一下就惊慌了起来,甚至想要跑过来捂住他的嘴。
“你千万别在这里说出更多的这种话,以及继续想下去了,不然事情会很可怕的,时间的夹缝既是世界的夹缝,你这样乱来是会召唤出一些不得了的东西的。如果是我,又或者别的凡人的话也没这么麻烦,但求求您理解一下您现在的力量好吗?您在这里喊出你所想的那个名字的话,是真的有可能把它叫过来的吖!”
在基兰的眼中,李珂现在就是一个小号的奥利瑞安·索尔,创世神,和龙王有着相同的位格,只是力量还不够而已。这样的家伙在靠近世界之外的地方胡思乱想,说不定真的能够招来另外一个世界的创世神明的。
所以他不敢让李珂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他立马扭动了自己的时钟,想要把李珂从这里送出去。
只是很遗憾的是,他失败了。
李珂依然站在这个时间的夹缝当中,并且观看着时间的河流。而在他的身边,一缕缕黄沙正在缓慢的漂浮着,将自己的时间之力隔绝在他的身体之外。
“原来如此,你从一开始就是想提醒我星灵当中有一个操纵时间的星灵吗?多谢了,不过我还要额外的感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把我拉到时间的夹缝当中的话,我恐怕还没办法理解到时间的力量呢。”
操控着自己新得到的力量,李珂挥了挥手,把自己强行拉到这里的基兰就消失不见,被李珂送回了他本来应该存在的时间节点当中。
这对基兰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在他看过的无数个未来当中,从来都没有李珂一进入时间的夹缝,就立即领悟到时间的力量的这个未来。
这让自以为已经掌握了这个世界全部走向,能够引导着这个世界走向一个美好未来的基兰才明白,自己看到的未来,并不是真正的未来。
而李珂在掌握了这种新的力量之后也尝试着去看自己的未来,但是他所能够看到的却只有一片混沌和无序。
他甚至都不存在下一秒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