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一人得道-第二百六十二章 變一隅而牽天下勢讀書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杨坚?
这个名字,陈错如何不知?
毕竟在整个华夏的历史中,这都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
大隋的开国之君,奠定了煌煌巨唐的根基。
“听这话中之意,此时杨坚应该已经发迹了,”陈错默默思量着,“这就意味着,快要到隋朝了吧,我这南陈宗室的身份,怕是维持不了多久了。”
他自问在南陈虽然折腾了一圈,但随即就入了仙门,对北地两国,尤其是北周这个国度,几乎没有什么影响,那么北周的进度,该是按照原本的历史进程演变的。
“以此而论,从裴世矩这里多得些消息,其实有利于我推断中原局势。”
虽然时间很短,但陈错已然看出来,这裴世矩看着是在家为学,其实交友广泛、消息灵通,几乎和各方都有些联系,是真正的人在家中坐,便知天下事!
此刻,他就与友人,就北周局面一番论述。
“周国的宇文护,也算是个人物,可惜终究是权臣,名不正、言不顺,尤其是年初刚借故诛了独孤信。”裴世矩一副消息灵动的模样,“他要诛杀独孤信,早有迹象,毕竟这独孤信本有保皇之意,暗中串联群臣,早就是宇文护的眼中钉了,甚至是刻意纵容,准备一网打尽,我原本以为他会在明年动手,但该是南陈侯安都伏诛之事令他惊醒,使得宇文护有了紧迫感,这才提前收网。”
優秀言情小說 一人得道-第二百六十二章 變一隅而牽天下勢推薦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听到这里,陈错不由一愣,随即心中一动。
優秀都市言情 一人得道 ptt-第二百六十二章 變一隅而牽天下勢推薦
“是了,牵一发而动全身,这蝴蝶效应总是难免,自我行动之后,天下之势无疑就有了微末变化,涟漪扩散之后,即使不能撬动时代,肯定也会有细微差别,所以原本历史进程,其实不能当做圭臬,不可形成定式。”
他着实没有想到,刚刚才生出的想法,转眼就被自己打破。
“但都是源于这裴世矩,这足以说明,关注此人,实有利处!”
果然,接下来就裴世矩与友人说了两句,便道:“独孤信本有意将女儿嫁给杨坚,他那女儿虽跟着一个韩姓道士修行,但到底还是门阀出身,婚配不得自主,结果独孤信这一死,没有主持之人,那独孤家的姑娘没了压制,就生出了波折,让两家联姻成了泡影……”
后面就又是关于北周几大家族、八大柱国的一番分析,听得陈错很有收益。
最后,更是听得裴世矩道:“周国到底也是鲜卑出身,那开国的宇文泰虽然有见识、有本事,奈何其国族积累太薄,以至于建国不过十余载,本该是气势如虎的时候,却已经显露出王朝末年的迹象,无非是这周国的为政者不学使,若他们能潜心学汉,以魏晋为鉴,自可避免这些祸患。”
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心头一动,陈错的意志越发聚集过来,因为他从裴世矩的话中,感受到了第四种人道共识!
“要彻底炼化葫芦,需要五重禁制,五行五重,配以五种与‘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有关的人道共识,如今我已有了三道,尚缺两道,现在皆有头绪了……”
很快,裴世矩的友人告辞离开,这位世家公子,就重新恢复到了安静的为学之中。
秋去冬来,转眼就是一年。
第二年的春天,那位为人谋主的张姓男子又至。
“果然如你所料,”这张家文士一坐下,就感慨连连,“陈国国主改元光大,但并未掌权,倒是安成王陈顼真的大权在握,以至于咱们安排的几个探子,都被一一揪出。”
裴世矩却笑道:“一时困难而已,时间长了,陈国该是与周国一般的局面。”
张家文士叹了口气,道:“但咱们大齐的局面……”说到这里,他连连叹气,居然说不下去了,最后只是道:“斛律金的身子骨眼看着也不行了,估计是熬不过今年了,他若一去,更是无人能压那位了。”
裴世矩笑容不变,却不多言。
张家文士见之,摇摇头,道:“我知你的心思,但无论如何,都要先扬名,名若不显,无人看重。”
“我自然懂这个道理。”裴世矩点点头,“但无论世事时局如何变化,养望之事不可断。”
张家文士拱拱手,苦笑着拜别离去。
当年年中,仿佛是为了印证裴世矩的说辞,南方传来消息,说是长沙地界,有个叫华皎的举起了反旗。
按着裴世矩的了解,这华皎本是侯景的部下,得陈文帝善待,镇守湘州,如今启禀,很有可能是看文帝之子,为安成王所欺压,这才得了机会。
之后的战事发展,越发浓烈起来,甚至连北周都抓住机会,主动出兵,想要救援华皎,顺势拿下荆州、湘州,结果反而兵败,不得不退守川蜀,长沙、巴陵被南陈收复。
不过,经此一战,安成王陈顼的威望日渐隆盛。
“待得陈国少主成长,两人之间的矛盾,是在也难免的了。”
听着裴世矩的这般论断,陈错心有所感,他本就是南陈宗室,更曾得陈国太祖相助,得了一部分王朝龙气,这国度动荡,自然会牵扯自身。
不过,他的感应,却和裴世矩的有所不同,体内的王朝紫气渐渐蛰伏,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他已然明白了几分。
次年,七月的时候,裴世矩得了消息,说是周国的随国公杨忠死,其子杨坚,也就是普六茹坚袭爵。
不过,这件事也只有裴世矩与默默观察着他的陈错,会稍微在意,在其他人看来,这不过就是周国境内的一次正常权力交替。
更何况,随着南边一道道消息不断传来,包括裴世矩在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慢慢集中到了南陈——
“陈国之中,少主羽翼渐丰,与安成王相争之日不远,这南朝的内乱,近了!”
这一日,裴世矩与两个来访好友论述天下大势,就下了论断。
但话音刚落,就听着一个声音笑道:“此话不妥,这皇室倾轧,固是混乱之源头,但只要有那心志坚毅的,能快刀斩乱麻,一样也能止乱于宫廷,而不乱国。”
“什么人!”裴世矩心中一动,寻声看去。
入目的,乃是一名青衣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