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ptt-番外第五十一章 邪神讀書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你想干什么?!你们组织这么没信誉?”
山田鸠手臂连着身体拉扯的疼痛,涨红了老脸,突然的变故,让他惊怒的看着对面没有表情的男人,目光也时不时瞥去那边的保镖,担心丢脸的同时,也怕真有人开枪。
“呵呵….不干什么。”
男人提小鸡崽一样将老头提在半空,浓眉下虎目威凛如电,盯的山田鸠将目光偏转了一下。
粗哑的嗓音这才出口,“就是想告诉你,昭和都是废物,还有……”
男人手上用劲,五指缩紧的刹那,山田鸠的手腕陡然响起‘咔’的脆响,瞬间被捏的扁瘪,痛的老头张大嘴,歇斯底里的嘶喊出来,浑身都在发抖,然后,像破布娃娃一样被扔回轮椅上,男人看也不看他,拿着金属盒子揣进裤兜里,已经转身走远。
“还有……这次行动死了我不少人,这只手算是额外的价格,矮小的猴子。”
“你!!!”
山田鸠满脸通红,手腕的剧痛让他说不出话来,一旁的保镖凑近,“会长,要不要……”那人做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
“没时间了,等我完成宏愿,这些人不过是我脚下的蝼蚁!”忍着传来的剧痛,山田鸠狠狠瞪着远去的一行人的身影,让手下保镖推着自己离开,去往早在数年前就寻到的一处洞窟。
蜿蜒修长的洞道,当初发现时布满钟乳石,数年间,已被他秘密遣派数个修筑的公司,轮换交替,保密的情况下,将外部洞道开阔成钢筋混泥土搭建的隧道,轮椅被推着滚过路面,感觉不到丝毫的抖动。
一拨人进去的身后,洞窟两侧铁壁昏黄光亮里,空气扭曲波动,青衫白袍的身影抚着臂弯揽着的狐狸缓缓跟在后面。
腰间拇指大小的长剑与一面八角铜镜伴随走动轻轻摇摆,穿过的昏黄灯光范围,陆良生听着前方的动静,身形渐渐在灯光之中又消失隐去,无人能看到的身形,走过铁板铺砌的道路,前方的视线渐渐宽敞,拐过前方一个拐角,地面重新回到洞窟原有的模样,里面是极大的空洞,几座巨大的钟乳像植物矗立边缘,正中的位置,有着数丈高,像小山形状的巨岩,上面缠绕几圈麻绳,挂满风铃、符箓。
陆良生迈着步履,走去一侧悄然幻出石椅坐下,昏睡的红狐放在双腿,靠去椅背,饶有兴趣看着那边一字排开的倭人,看到轮椅上的老人拿过装有胭脂鲜血的容器,还有屠杀人鱼提炼的精华捧在手心,嘴角弧起一抹笑。
‘这是要祭司神灵?唔……被镇压此处,看来还是一个邪神……’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满天神佛我都差不多见过,这里的神祇可是认识的?’
‘……应该不认识,既然来都来了,等他唤出此处邪神,顺手一起宰了。’
‘至于外面那个人…..这会儿师父和老道也该是追上来了。’
一连串思绪闪过脑海,听到那边响起老头一声‘八俣远吕智’的呼喊,书生架起腿,靠去椅背,顺着红狐皮毛轻柔抚过,另只手幻出一盏清茶,品上一口,饶有兴趣的看着一帮倭人对着那块大岩又是叩拜,又是叫喊,恍如一出邪教闹剧。
……
洞外,夜风拂过林野,沙沙的叶子抚响声里,沿着原路回去的一行人陡然停下脚步,当中的女人上前低声问道:“队长?”
为首的男人抬手,目光扫过周围一片‘沙沙’声的林子,压低了嗓音。
“这里有人等着我们。”
周围,一行雇佣兵脸上顿时有了紧张,见惯了生死,可不代表不怕死,哗的一下散开,匍匐地上泥水,或占据山壁下的岩石做为掩护,透过瞄准镜扫过四周可能躲藏敌人的险要位置。
有人却是发现,队长还站在那边空旷开明的地带,那东欧女人微微探出身子唤了声:“虎。”
风吹来,屹立那边的身影并没有动一下,目光凝重的看着前方林间小路,模模糊糊间隐约有人影走来。
嗯?
被女人称做虎的男人,眉头更紧,他做为武人,目力极好,籍着幽冷的月色,看出远方过来的身影,着了一身道袍,正是之前被车撞过的道士,想不到被车碾过,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思绪在他脑海闪过的一瞬,紧盯的身影,陡然在他视线里消失,呯!距离数米的泥土忽然爆碎,显出脚印的刹那,集中的视线这才看清,对方的身影并未消失,而是快眼睛难以跟上。
眼下再到跟上,也只不过是一道模糊的残影,月色里,隐约能见的,是一张尖嘴猴腮的相貌,以及对方肩头趴伏,悬着两条腿的蛤蟆正甩着舌头。
从消失到忽然出现,不到一秒,男人只来得及架起双臂,便是一声嘭的巨响轰在他身前,原本重新穿上的作战服,嘶拉粉碎飞溅,身体犹如炮弹般飞了出去,撞碎后面一颗大树,侧弹去地面,还在飞滚出去,犁着泥泞的山路嘭的撞碎路边山岩,拦腰砸断的树身拖着哗哗声响,茂密的树笼倾倒下来,将半截掩埋碎岩下的身躯一起遮去了下面。
借靠山壁岩石掩护的一众雇佣兵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边空地上,一个保持出掌姿态的道士,一时间忘记了接下来的战术,刚刚那一情景,落在他们眼里是无法理解自家队长遭到怎样的力道。
‘根本就不是人……能做到的。’
有人呆滞的呢喃出声时,那边的道人瞥了眼那边番邦人的表情,这才满意的缓慢收回出掌的动作,拍了拍双手,负去身后,目光严肃的望去夜空,袍摆下,套在鞋里的脚趾却都绷紧翘了起来。
……难怪老陆经常装,曰尔老母的……太爽了!
那边,此时反应过来的一群人,东欧女人抬起枪侧脸叫喊出声:“开枪,打死他!”
道人瞥去一眼,口中哼了哼,抬手一拂袍袖,摊开手掌,另只手掐着指决点在手心飞快写下一个个篆文。
“定、定、定、定…….”
就在那边反应过来,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的一瞬,道人转身抬手一推,十多道身影顷刻间保持或蹲或起身站立扣去扳机的动作一动不动在那里。
“你都这么解决了,老夫怎么办?”
老孙肩头上,蛤蟆道人扶着他耳朵,颇为不爽的看着那边,正要挥蹼打去孙迎仙,落下的蛙蹼忽然停下,蟾脸转去大树倒塌的方向,嘴角顿时裂开,拉到后脑勺。
“这么耐揍,不错不错,他就留给老夫了。”
短小的身形一跃,跳下道人肩头,落到地上,双蹼负到背后,踩着脚蹼吧嗒吧嗒走过一地稀泥。
那边断裂倾倒的大树下,碎裂的乱石堆动了一下,上面的石块哗的翻滚落下,掩埋下面的身躯,裸露着上身从地上撑了起来,滑落的石块露出的后背,刺青虎头仿如呲牙咆哮,渐渐有了斑斓色彩。
昏暗中,男人擦去嘴角滑落的鲜血,沾染血迹的手指曲紧起来,拳头捏的咔咔直响,全身肌肉鼓涨绷紧,整个人像是涨大了一圈,目光狰狞。
嗓音雄浑,一字一顿挤出。
“力道还不够,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