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被發現了推薦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老酒鬼的说法,并非是危言耸听。
毕竟龙王的实力和神帝一般,都是混元大陆中至高无上的神境强者,各自统领着一帮至尊。
这样两股势力要是起了冲突,估计会打的天崩地裂!
“龙宫和神庭的事情,不是你我能够讨论的,毕竟这样两个至高无上的组织,不是常人能够接触的!”
说罢,老酒鬼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有些惆怅的喝了口酒,随后便顿住话头,不再讨论龙宫和神庭的事情。
肖舜觉得老头儿说的很有道理,因为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去了解这其中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多此一举!
有那个闲心,倒不如多花点时间去修炼,也好更快以及更安全的融入这个全新的世界中。
肖舜自信,只要等到自己拥有绝对实力的那一天,那么混元大陆对他便再也没有秘密可言!
接下来,两人各自想着心事,没一会儿便来到了荒山下的一片小树林中。
優秀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討論-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被發現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上門狂婿 txt-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被發現了閲讀
树林内荒草萋萋,甚至没有传出一丝的虫鸣鸟叫声,安静的有些出奇。
就在此时,老酒鬼猛地抬手阻止了想要继续前进的肖舜。
“前面有人!”
肖舜一听,立刻便警惕了起来,毕竟荒山上有矿脉,那四个寨子势必派重兵在山下把守,以免走漏风声以及避免其余人靠近。
现在天还完全没有暗下去,要是这个时候继续贸然前进,难免会被人察觉,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肖舜便决定在此等一段时间,想着天黑后,在过去那边查探一下情况!
听了他的计划,老酒鬼耸了耸肩膀,旋即坐在了草丛中。
其实按照老头儿的实力,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远处那帮守备之人给消灭,但他是个怕麻烦的人,更何况这次行动也是肖舜来主导,他不过就是个保驾护航的人罢了。
此刻已是傍晚,天色正在一点一点的便黑,不一会儿的时间,树林就被一片夜幕笼罩。
夜晚的森林,更加的即将,一阵阵冷风,呼啸着从树木间的空隙中吹拂而来,为黑夜增添了几分凄冷。
看了看四周浓郁的夜色,肖舜觉得自己是时候展开行动了,于是小声提醒一旁的老酒鬼。
“前辈,我先过去那边看看情况,你在这儿等我就行!”
见他竟然打算一个人过去查探情况,老酒鬼显得有些诧异, 毕竟远处看守的人还不知道修为如何,万一要是有高手坐镇,这小子岂不是会遇上危险?
一念至此,他试探性的问道:“小子,你确定要自己一个人?”
超棒的都市言情 上門狂婿討論-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被發現了展示
肖舜自信满满的笑了起来:“呵呵,我修为虽然不强,但是隐匿行踪还是有一定心得的,前辈尽管放心,我去去就回!”
话音刚落,他已经彻底消失在了老酒鬼眼前。
见状,老酒鬼微微讶异:“空间术法?”
不一会儿,他便恢复了漫不经心的神态,自顾自的喝酒。
另一边,肖舜利用小隐之术来到了小树林的边缘,由于他此刻与虚空融为一体,只要将自身元气收敛,一般人根本就无法发现他的踪迹。
也正是因为有这等神功妙法在,他才敢一个人深入敌营查探情况,要不然又怎么可能会如此自告奋勇啊!
小树林外,隐隐传来微弱的火光,有几个身穿长衫的男子,正围坐在火堆旁靠着火,火堆上方还有一只已经烤的金黄流油的野猪,想来应该是这些人的晚餐了。
这时,有人叹了口气:“唉,离开寨子那么多天的时间了,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够回去!”
另一个摆了摆手:“咱们估计是没有那么快回去了,这些日子寨主们为了矿脉分配的事情,吵得是不可开交,要不是因为大家伙都彼此忌惮,多半早就克制不住要动手了!”
最后一个人无奈道:“说这些干什么,依我看最后肯定是平分,毕竟这样一条矿脉谁也不会愿意吃亏!”
他们三人正在旁若无人一般的讨论着,而肖舜则是藏身于树林内,静静的消化着这些人刚才的话。
之前抢夺青云寨矿脉的四个寨子,果不其然因为矿脉的事情产生了分歧,这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愿意吃亏的人并不多,然而那四个寨主实力相近,真要动起手谁也占不到便宜,不出意外,最后他们一定会和平谈判,平分那条矿脉。
想到这里,肖舜眉头微蹙。
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那四个寨子最终达成一致,毕竟这样一来,就无法实施最开始的那个计划了。
然而,从刚才那三个人讨论的事情来分析,只怕那四名寨主已经开始在进行和平谈判了啊!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被發現了推薦
就在他想着该如何解决此事之际,前方篝火旁的三个人纷纷 扭头朝着他这边看了过来。
“是谁鬼鬼祟祟的待在那里?”
肖舜一愣,没想到自己在倚靠小隐之术的情况下,竟然还是被人给发现了!
幸好,那三个家伙实力最强的也不过锻灵七重,剩下的两个都跟肖舜差不多,是六重的修者。
快速衡量了一番敌我双方的实力,以及在确定附近没有其他人之后,他主动从空间内走了出来。
见肖舜诡异出现,其中一名光头壮汉目光一凝:“你是谁?”
肖舜微微一笑:“呵呵,过路的!”
“过路的?”光头壮汉冷笑一声:“呵呵,这个附近荒无人烟,你倒是会走路,竟然走到这儿来了?”
话至于此,他暴喝一声:“赶紧说,来这儿有何居心?”
紧接着,光头百年与其余另个同伴快速朝着肖舜包围过去。
矿脉的事情非常重要,容不得他们不慎重对待,眼下知道这件事情也总共也就只有几个村子,若要是被其余人知道了,到时候难免吸引其余实力来分一杯羹!
看着朝自己包围过来的人,肖舜满脸古井无波。
他最近都没太多机会跟人交手,一时间也是有些技痒难耐,即便对手人多势众,而且其中一个修为还比自己高,但他却依旧有把握能够与之抗衡一番。
见肖舜一副请定神闲的模样,光头等人也是有些讶异。
旋即,有人问道:“小子,你很面生啊?”
他的话刚说完,光头便恼火的摆了摆手:“跟这混蛋废什么话,我看着小子指不定是那个寨子派来的探子,咱们还是赶紧弄死的好,免得横生事端!”
其他两人也觉得是那么个理儿,于是纷纷施展绝学,朝着肖舜轰杀了过去。
三道雄浑气势扑面而来,肖舜脸上依旧古井无波,旋即他猛地探出一拳,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对手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