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笔趣-第五百五十六章 救,還是不救?讀書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眼看这一剑就要击中李雪菲,偷袭者眼前忽然白影一闪,随即现出了钟文的身影。
只见他举起右手,伸出两根手指,轻而易举地夹住了剑身寒芒。
看似惊天动地的剑光,霎时间偃旗息鼓,再也无法前进。
偷袭者似乎也颇为吃惊,待要抽回长剑,却觉钟文的双指犹如铁钳,剑身前进不得,后退不能,登时陷入到极其尴尬的境地。
这时候,钟文也已看清袭击者,乃是一名身材瘦长,黑色劲装的蒙面男子。
似乎感受到钟文的恐怖实力,黑衣男子果断弃剑,身形疾退,很快就消融于天地之间,再也不见踪影,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实战高手。
黑衣人修为不过天轮,自然无法逃脱钟文的神识追踪,他甚至可以感知到对方尚有数名同伴埋伏在附近,同样开始飞速撤离。
他淡淡一笑,并不追击,更丝毫没有介入到双方恩怨之中的想法。
毕竟,他和李雪菲并不相识,之所以会出手相救,多半也只是出于个人对“英雄救美”的喜爱。
“你没事吧?”
低头望向李雪菲梨花带雨般的娇嫩脸蛋,钟文微微一笑,温柔地问道,“有没有受伤?”
他当然不会对李雪菲有所企图,历史上的救美英雄,也未必都能抱得美人归,真正的乐趣,无非是美女的感激和崇拜,所带来的些许虚荣感罢了。
然而,郡主的反应,却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是你!”
盯着钟文凝视半晌,李雪菲原本暗淡的双眸之中忽然亮起晶莹的光芒,娇柔的嗓音里带着一丝喜悦。
“你认识我?”钟文颇觉意外。
不过一面之缘,连话都没说过一句,就记住了我?
难道我已经帅到了如此地步?令世间女子一见之下,就再也难以忘怀?
钟文登时沉浸在深深的自我陶醉之中。
“你是皇姐请去替武皇兄治病的那个、那个……”李雪菲话到嘴边,才忽然发现自己并不知道钟文的姓名,“那个……医师?”
钟文:“.…..”
不等他从失落中缓过神来,李雪菲忽然将背上的人缓缓放下,令其平躺在地,随即一把抓住钟文的臂膀,用一种近乎哀求的声音颤抖着道:“神医,救救他!求您救救枫哥!”
钟文一愣,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
他并不是个烂好人,纵然医术通神,却没有什么以救治天下人为己任的觉悟。
虽然救下李雪菲,两人之间却并无交情,更不知所谓的“枫哥”是何许人也,对于素未平生的男人施以援手,并不符合钟文的行事准则。
“南宫姐姐,南宫姐姐!”见钟文迟疑,李雪菲的目光又落在了走到近前的南宫灵身上,“我是雪菲啊,这位神医是你的朋友么?能不能请他救救我夫君?”
说罢,她猛地扑倒在南宫灵脚边,拉着她的粉色衣摆央求道。
“夫君?”南宫灵未曾料到李雪菲竟然会这般放下姿态,低声下气,吃惊之余,也敏锐地捕捉到了李雪菲的用词,“郡主已经成婚了?”
“南宫姐姐,我不能没有他!”想到伤心处,李雪菲的眼角不禁泪珠滚滚,难以自已,“求求你,求求你了!”
说起来,二女之间并没有多少情谊,从前为了萧无情,李雪菲甚至还对南宫灵隐隐有些嫉妒与排斥,若是换做平时,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向对方服软的。
然而,此时的她却完全抛弃了尊严和骄傲,与传说那刁蛮任性的“碧宵郡主”简直判若两人。
“钟文,这位雪菲郡主与武亲王关系颇为密切。”南宫灵看了看李雪菲,又瞥了眼钟文,轻轻叹息一声道,“救与不救,还是你自己决定罢。”
她素来冷静睿智,自然不会因为对方的哀求,便要钟文如何如何,点出李雪菲与李青之间的关系,也是因为知道钟文和武亲王交情颇深,故而稍作提醒。
“神医,求求您,求求您了!”
南宫灵的态度,无疑说明钟文的确是一名优秀的医者,李雪菲心中登时涌起希望,再次来到救命恩人跟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砰砰砰”连磕三个响头,“只要您肯救治枫哥,雪菲愿意做牛做马,报答您的恩情!”
她的额头与地面撞击之下,肌肤早已被磕破,鲜血顺着鼻梁两侧汩汩而流,与泪水混作一处,娇俏艳丽的脸蛋上,竟然显现出一种异样的凄美之感。
受到这样一名身份尊贵的绝色美女苦苦哀求,素来“怜香惜玉”的钟文登时迟疑不决,不知该如何应对。
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值得让一国郡主如此相待?
犹豫之际,对于地上男子的身份,他也忍不住生出一丝好奇。
三两步来到男子身旁,他凝神瞅向对方脸庞,这一看之下,不禁吃了一惊。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笔趣-第五百五十六章 救,還是不救?閲讀
是他!
那个逼王刺客!
看清枫的长相,钟文心头一震,瞬间认出此人正是冷无霜从前的师父,也是险些将弟子刺于剑下的讨厌之人。
当初枫试图带走冷无霜未果,干脆狠下心来要将徒弟击毙,中了冷无霜一剑之后,又得到钟文救治,临走还不忘对他放出“不要亏待她,否则……”的威胁话语,行恶不成转作好人的厚脸皮,曾令钟文叹为观止,大感钦佩。
对于这个冷无霜所谓的“师父”,钟文并没有什么好感,然而,回想起刺客妹子趴在枫身上痛哭流涕的场景,他却彻底动摇了。
无霜的心地太过善良,若是知道这家伙死了,一定会很难过吧?
这般想着,他忍不住伸出两根手指,搭在了枫的手腕上,观测起了对方的脉象。
好重的伤势!
几乎可以算是半个死人了吧!
感受到枫那几乎不怎么跳动的脉搏,钟文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惊叹道。
手指在枫的脉搏处停留了二十余个呼吸,才有一丝极其微弱的跳动传来,若不是他松手得晚,很有可能误会对方已经驾鹤西归,去地府报到了。
“神、神医,枫哥怎么样了?”李雪菲见了钟文举止,只道他愿意出手相救,欣喜之余,也不禁心下忐忑,“还、还有没有救?”
她紧紧凝视着钟文的嘴唇,心脏扑通直跳,几乎要蹿到喉咙口,暗自祈祷了无数回,无时无刻担心着从对方口中会蹦出“救不了”这三个字。
救,还是不救?
钟文轻轻抚摸着下巴,沉吟不语。
对于拥有“生生造化丹”的他而言,只要对方心跳还在,神魂不散,哪怕五肢尽断,也可以令其伤势痊愈,完好如初。
然而一想到要用这等宝贵的丹药去救枫,他总感觉心里别扭得慌,无论如何也下不去决心。
都市小说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笔趣-第五百五十六章 救,還是不救?閲讀
“神、神医?”李雪菲见他沉默,心中更是凉了半截,眼眶更红,第二波泪水已然呼之_欲出。
钟文回过神来,望着“碧宵郡主”出尘绝艳的脸蛋,以及那绝望中隐含着一丝期冀的眼神,心头一颤,表情瞬间柔和了不少。
若是易地而处,生命垂危的是我,无霜和君怡姐她们想必也会如此罢!
就当是为了无霜,我便给他一个机会!
“郡主,此人虽然重伤欲死,却还留了一口气在。”钟文心中下了决断,对着李雪菲温和地笑了笑:“我可以勉强一试,只是能不能治好,就要看老天爷的意思了。”
说话间,一颗通体晶莹雪白的丹药出现在他手中。
原来就在适才,钟文忽然灵机一动,想起自己当初为了替武亲王解毒,曾经利用一株万年“天剑山雪莲”配合其他一些名贵药材,炼制了三颗“圣莲丹”。
“圣莲丹”并非疗伤丹药,而是以强大药力冲击身体,逼出服用者生命潜能,从而达到“破而后立”的效果。
与温和而强大的“生生造化丹”不同,“圣莲丹”有着极大的副作用,若是捱不过药力冲击,服用者很有可能会一命呜呼,直接嗝屁。
可一旦成功抵抗住了丹药之力,则服药之人非但能够伤势尽复,在修为和身体素质方面,还很可能会出现意料之外的进境。
三颗丹药之中,一颗送给了武亲王,帮助其身体尽复,耐力大增,另一颗则用在了郑玥婷的弟弟郑齐元身上,从而造就了一位身负“盘龙体”的未来天骄。
他竟是打算将这最后一颗,用在已经奄奄一息的枫身上。
“还请神医尽管施救。”闻着白色丹药表面散发出来的浓郁香气,李雪菲只觉精神一振,心中登时涌起了无穷希望,连连点头道,“无论成败,雪菲都会牢记神医恩情,日后定有厚报!”
“希望你能记住这句话。”钟文意味深长地瞥了她一眼,随即捏住枫的脸颊,迫得他张开嘴唇,右手轻轻一弹,将“圣莲丹”送入其口中。
“距离药力完全发挥出来,还有些时候,你不妨在这里看着他。”钟文对着李雪菲随口吩咐了一句,随即转头看向南宫灵,“南宫姐姐,时候也不早了,咱们不如就在此地停留片刻,用些餐食罢。”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五百五十六章 救,還是不救?
没有药浴,没有看护,枫的待遇,与当初的李青和郑齐元二人可谓是天差地别,然而在钟文心中,自己却已经算是行了善事,并没有什么愧疚之情。
“也好。”南宫灵眼神在李雪菲与枫的身上轻轻扫过,随即微微一笑,点头应允道,“我与郡主妹妹有些时候未见,正想好好叙叙呢。”
得了南宫灵首肯,钟文果断令车夫将马车停靠在道旁,随即从戒指里取出锅碗瓢盆,一应炊具,又掏出肉蛋果蔬,十分熟练地烹饪了起来。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愛下-第五百五十六章 救,還是不救?熱推
“郡主妹妹,听闻你离开王府,下落不明。”南宫灵缓缓来到李雪菲身旁,柔声问道,“这些日子,便是与此人在一起么?”
“南宫姐姐唤我雪菲便是。”李雪菲点了点头,眼神片刻未曾离开枫的身体,口中轻声答道,“小妹这些日子流落江湖,迭遇险境,方知世事艰辛,若非枫哥数次相救,恐怕早已遭了不测。”
“原来如此,正所谓‘患难见真情’。”南宫灵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鼓舞,“雪菲妹妹和此人相识于危难之际,这份感情弥足珍贵,不知要羡煞世间多少女子。”
“南宫姐姐,你说枫哥他……会不会……”
所谓关心则乱,一谈及枫,李雪菲的眸中便不自觉地流露出忐忑之色。
“吉人自有天相。”南宫灵柔声安慰道,“既然钟文愿意出手相救,你这位‘枫哥’多半会没事的。”
“钟文?”李雪菲看向远处忙于厨务的钟文,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莫非他就是英杰榜中的那位‘神医魔厨’钟文么?”
“除了他,还有哪个?”南宫灵抿嘴一笑道。
以她的聪明才智,自然看出钟文在施治之时有所保留,却也不认为他会在毫无希望的情况下出手相助。
确认了钟文的身份,李雪菲的心中的希望,不觉增加了几分。
对于她而言,能够排入“大乾英杰榜”之人,皆是了不得的青年俊彦,钟文在榜上的名次比萧无情还高,又有着“神医魔厨”这般诨号,在医术一道,定然有着了不起的成就。
“南宫姐姐,从前雪菲少不更事,对你的态度不好。”仿佛压在心上的石头被略微挪开了一些,她这才有心情顾及其他,对着南宫灵歉然道,“还请姐姐大人有大量,莫要放在心上。”
“郡主妹妹说的哪里话?”南宫灵微微摇头道,“你并未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只是你我相交不深,未能多多交流罢了。”
“好香啊!渣男,今晚吃什么?”远处一道清脆悦耳的嗓音,瞬间吸引了李雪菲的注意力。
她抬眼望去,只见一名身着墨绿色长衫,容色清秀,眼神纯粹的妙龄少女正迈着轻快的步伐,蹦至钟文身旁娇声询问道。
“嘿嘿,丫头你算是有口福了。”钟文转头看了她一眼,笑嘻嘻地答道,“哥哥我用猪骨和玉米炖了汤,特地给青莲姐姐补补身子。”
“补什么身子?”叶青莲紧随在珊瑚身后,轻轻瞪了钟文一眼,“你当我是柔弱女子么?当年我叶青莲纵横江湖的时候,你怕是还在穿开裆裤呢!”
听似埋怨,她白皙娇俏的脸颊上,却并没有丝毫责怪之意,反倒隐隐透着一丝娇羞,一丝红晕。
钟文嘿嘿一笑,并不反驳,缓缓抖动着手中勺子,将锅内的肉油撇在一旁。
“南宫姐姐,这两位是……?”李雪菲望着远处与钟文说话的大小两位美人,只觉气氛十分温馨,忍不住问道。
“叶长老与珊瑚师妹,都是我在‘飘花宫’内的同门。”南宫灵如实答道。
“飘花宫……”感受着三人间嬉笑温馨的氛围,李雪菲忍不住喃喃自语道,“想必是个好地方……”
“郡主妹妹,你……咦?”南宫灵正要接话,目光无意间落在了枫的身上,口中忽然发出一声轻呼。
“枫哥?”
李雪菲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登时心头一喜,只见原本无声无息,不明生死的枫不知何时已经直立起来,双脚竟然离开地面,整个人都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我去,这是……!!!
听见二女的呼声,钟文不禁转过头来,望着眼前的景象,他心头剧震,脸上满是讶异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