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紅樓大貴族》-第720章 教畫畫展示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红楼大贵族
领着甄茯往荣庆堂方向走,小姑娘显得不是很开心。
她以为母亲过来,是来接她回去的。
她才来两日,才刚刚和这么多姐姐妹妹熟悉起来,还没玩开心。
刚刚她还和湘云几个约定,明儿要一起到红香圃去打雪仗呢……
贾宝玉看出她的小心思,笑道:“等会见了舅妈,我帮你求情,让你再多玩几日回去。”
“真的呀?”
甄茯顿时抬头,然后看见贾宝玉眼中些微的戏谑之意,又不好意思起来。
到底和贾宝玉这两日也算熟悉,因此盈盈一福,以撒娇讨好的语气道:“谢谢表哥~”
贾宝玉呵呵笑了笑,没有多言。
但是甄茯却已经高兴起来。
她知道,以表哥的身份,只要开口,母亲定是拒绝不了的。
为了防止贾宝玉反悔,甄茯自然要设法套套交情,因叽叽喳喳的问起贾宝玉以前的事,然后又主动说起自家二哥哥的情况,言说二人容貌,乃至于神态举止如何相似等。
贾宝玉虽然没有见过他的另一尊“化身”,但是却不算陌生。
只是不知道他如何会变成呆瓜,故而也好奇的问了问。
甄茯就将她知道的全部说来。
“表哥你不知道,我哥哥没出事之前,也是很聪明的,从小就调皮捣蛋,家里的下人都戏说他是‘混世魔王’。
可是那一回他出门给老太太上香,不小心滚到山崖底下去,就摔傻了。”
甄茯说到这件事,难免还是有些替哥哥难过,但又不想把这种情绪带给贾宝玉,很快便又自嘲的笑道:“唉,自从他不再调皮惹事之后,我娘就不说他了,每回就说我的不是,其实我哪有古灵精怪的,都是她冤枉我……”
“哈哈哈。”
贾宝玉笑了起来,配合她的话道:“嗯,据我看来茯妹也是很乖巧的,这一点,确实是舅妈冤枉了你。”
“嘻嘻。”
甄茯正是知道了贾宝玉性格好,才会与他说这些,此时见他配合自己玩笑,心里更雀跃几分。
兼之此时是难得自己与表哥单独说话的时候,便又凑近一些,伸手扯了扯贾宝玉的袖子,仰着头问道:“表哥,林姐姐……还有今儿过来的那位宝姐姐,真的将来都是你的王妃吗?”
类似这种问题,她早就想问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贾宝玉自然不会在这种小丫头面前不好意思,大大方方的笑道:“是啊,怎么了?”
甄茯小脸微红,弱弱道:“没什么,就是她们都生的好好看啊……”
甄茯悄然瞅了贾宝玉一眼,表哥真厉害,也真有福气,那样好看的两位姐姐,居然都与他定了亲事。
忽然感觉到头顶一紧,眼睛一瞟才知道是表哥的手。
只见他摸着自己的发髻,笑道:“茯儿也很可爱,很漂亮啊,将来定然也是要寻一个超级好看的夫婿的。”
“啊……!”
本来就被贾宝玉摸头就觉得有些害羞的甄茯,闻言惊叫一声,一下子退到一边,面颊全然红了起来。
她抬头瞪了贾宝玉一眼,道:“表哥,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娇羞默默的样子,更是惹人怜爱,贾宝玉越性起了逗逗她的心思。
“我胡说?不找好看的,难道你将来要找一个丑八怪啊?”
“你……”
甄茯语塞。要是别的羞涩或者内向一些的,此时定然就真不理贾宝玉了。
偏偏甄茯从小也是洒脱的性子,心里一急,嘴里话就出来了:“你才要找丑八怪,你就是丑八怪!”
这叫做什么,一紧张,就原形毕露了。
不但连表哥都不叫了,还张口就敢骂人。
“姑娘……”
两人几步之后跟随的甄茯的丫鬟,见自家小姐这般,连忙提醒。
其实哪用她提醒,甄茯骂完,自己就不好意思起来。
但是她不是为骂了身份尊贵的表哥而后悔,而是后悔说错了话。
贾宝玉刚刚反问她将来难道要找丑八怪,她立马就说贾宝玉是丑八怪,岂非“意有所指”之嫌?
这种事,对她来说,是最令人害臊的了。
好在看贾宝玉只是呵呵直笑,面上并没有其他神色,也没有再出言戏弄她,她才放心下来。
心想,难道表哥没听出这层意思?
还好还好,不然真是羞死人了。
她怎么知道,贾宝玉听了她的话,第一反应就是反问:“嗯,我是丑八怪,难道你要找我不成?”
但是贾宝玉还是忍了回去。
没办法,这句话一说,取笑就成了调戏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他现在身上风流债已经很多了,实在没有心思再来招惹这个童心未泯,心思单纯的表妹。
他在克制自己,在没有足够的掌控力之前,最好不要随便乱来。自己可以成为风流债的主人,却不是风流债的奴隶。
另外一点,他知道自己的原身才是被甄家抚养长大的甄宝玉,是面前这个小妮子叫了十余年的亲哥哥。
有这一层关系在,他对甄茯隐隐中总是多了几分关切,少了几分亵渎之心。
至于探春……
贾宝玉略感头疼,这丫头虽然也叫了自己好几年的哥哥,但是,谁叫自己是个假货?谁叫她是在十二钗正册中位居第四,仅排在宝黛及元春之下呢?
自从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并非贾家宝玉,他心中就有了给所有金钗幸福的野心。
这是他自前世就带来的执念与野望,以前只是被理智和人性压制了而已。
所以,对于自己今日所为,贾宝玉并不真心后悔。
他只是担心探春的身子。
……
当知道邹氏来的目的的时候,贾宝玉只是笑了笑。
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原来甄家是被这这件事给吓住了。
朝廷确实要追缴“老赖”在国库的欠银。原因很简单,就是国库确实缺银子用了,不催债不行。
值得一提的是,提起追债这个提议的,居然是忠顺王。
贾宝玉毕竟没有到六部细细考察过,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他哪知道该给百官发俸禄的国库,居然还是百官的债主,而且这债还不轻。
没什么可说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贾宝玉等人当即同意了忠顺王的提议。
议程都谈好了,就待选一个刚正不阿的人担任“讨债使”就可以正式启动流程。
至于甄家的事,贾宝玉也是后头才知道的。
也是从那时起,他才知道忠顺王的真正用意。
你不是会理政,处理国事处理的好么?这回事涉你亲舅舅家,看你是包庇还是不包庇……
包庇,他们自然有酸话说了,不包庇,嘿嘿,那可是你亲舅舅,你母妃的娘家,你身上的一切,都是你母亲带给你的。这么做,岂非忘恩负义?
忠顺王此举,无他,就恶心人罢了。
贾宝玉想通这一点,不但不生气,反而高兴。
忠顺王连这等招式都用上来了,可见也没什么别的招了,这岂非好事?
至于甄家欠的几百万银子,他也已经了解,确实大部分都是花在太祖爷和太上皇两位大佬身上了,人家只是替这两位背债。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就算不讲私情,自家老祖宗花了的银子,能叫人家臣子填坑吗?
所以他自然不可能让甄家全部归还这几百万银子。
他也不怕忠顺王等人借此生事。
这件事,太上皇心中肯定也是有数的,不然,这笔账能在国库的户头上累计六七十年之久?
忠顺王爱闹就闹呗。
他想过,甄家这笔账,太祖爷和太上皇之所以都不给消掉,大概就是不想背上一个“奢靡”、“铺张”的名头,所以就让甄家一直背着,他们也不会让甄家还。
这等不体面的事,太上皇应该不会愿意有人拿到台面上来说。
所以,忠顺王不得太上皇喜欢,是有原因的,就是不会来事……
这些详细的情由,贾宝玉自然不会与邹氏细说,只是叫她不要担心,不会有什么事。
但同时也隐晦的提醒她,回南京之后,要将自太上皇下江南之后再发生的借款清理出来,按数补齐。
贾宝玉不知道甄家到底有多少借款是花在两位老皇帝身上的,但是他们要是自己铺张浪费,然后把账也全部算在两位老皇帝的身上,让圣人背锅,是不是也不大好?
看邹氏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后,还是面色为难,他就知道,甄家绝对有这个意思……
摇摇头,没说什么。
见惯了大富大贵的人,实在难忍清贫。
甄家与贾家不同,甄家的立足之本,全靠圣眷。而贾家,靠的是先祖的军功。
所以,甄家哪怕一时比贾家富贵,但是败落的,也比贾家更快,更彻底。
这一次追债,就会扯下他们最后一块遮羞布……
……
邹氏离开,甄茯如愿以偿的仍旧留在贾府。
晚间的时候,贾宝玉终于忍耐不住,在好好沐浴一番之后,悄悄摸到秋爽斋来瞧探春。
探春的房间是没有隔开的,所以贾宝玉一进门,就能看见屋里的全貌。
包括低头在大理石桌案之后埋头作业的探春。
招手示意跟过来的翠墨留在外头,贾宝玉独自走进去。
他的脚步很轻,不想吵醒那时而沉思,时而皱眉的丫头。
明亮的灯光照耀在探春的脸上,将她的俊美娇俏全部展露出来。
探春是个有个性的人。
她的身上,有着一种独特的神采。
曹公给的外貌形容是: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
在贾宝玉看来,甚是贴切。
细细雕琢这些溢美的词句,不难得出探春的容貌,和其个性是相辅相成的。
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今日晌午之后,就在这间屋里,将自己全无保留的献给了自己。
想到这一点,贾宝玉看着眼前这个小小人儿,心里的疼爱,几乎都要溢出眼眶。
不动声色的的走到探春身边,想要看看她在做什么。
忽然,贾宝玉眼中的笑意更甚起来。
这个鬼丫头。
还道她在学习!
敞亮的房间内,一张不大不小铺陈着蓝色绸布的书桌后,俊美的男子端坐着伏案写作。在他的旁边,一个靓丽的女孩子单手撑着他的书桌,在旁边雀跃的说着什么……
不错,这正是探春面前的画纸上呈现出来的内容。
贾宝玉都不用想,就知道她画这玩意儿的意思。
若是探春懂得漫画,或许过不了几帧,就该浮现出那令他羞愧至极,不堪入目的画面了吧!
探春却不知道她的作品被人窥见了,她还在思考。
然后,就见她提笔,在男子身前垂下的绸布之下,轻轻勾勒出一角碎花裙的布料出来。
画完这一点,探春似乎没有再动笔的打算,她提着笔,就那么静静的看着。
看着看着,自己的脸蛋脖子都粗红起来。手上不稳,笔就杵到了桌子上,惊得她赶忙拿纸去擦。
然后,她才察觉旁边有人。
“啊~”
探春发出一声来自灵魂的惊吓声,脸色由红晕以可见的速度吓得发白。
幸好很快就看见来人是自家哥哥。
贾宝玉绝非有意惊吓探春,看她这般,连忙伸手扶着她,然后故意伏案去瞧她的画作。
“你画的什么啊?”
“啊~?啊!没什么,没什么!”
探春还没想清楚贾宝玉何时进来的,闻言,再次吓得手忙脚乱起来,抓起自己的画就藏。
她画的,可不止贾宝玉看见的那一幅!
其实她不动手还好,一手忙脚乱起来,倒是让贾宝玉瞥见了其它几幅画的内容。
还好,探春很谨慎,没敢画出那些直白、露骨的内容来。但就是这种含蓄,却能反应女儿家心思的画作,才令贾宝玉心头痒痒。
任由探春藏画,贾宝玉自己勾了一个凳子,坐在她的旁边,低声问道:“你身子怎么样了,还疼么?”
一句话,就令探春的动作停滞下来。或许是也发现没什么地方可藏,她将稿纸全部抱在怀里,十分羞愧的回道:“谢谢二哥哥关心,我很好,不,不疼了……”
探春强忍着羞涩,回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望了贾宝玉一眼。
虽然被二哥哥看见自己画这些很羞耻,但是,贾宝玉这个时候能来看她,又令她很高兴,很开心。
贾宝玉趁其不备,抽出她的画纸,一张张瞧起来,并笑道:“立意境的手法不错,就是画功还有待提高。”
“谁要你评点了……”
探春作势欲抢,没抢到也就罢了。
反正那等羞耻的事都做了,被他看见这些也没什么。
要是别人……别人的话,也看不懂这些,要不然,她才不敢画出来呢!
见探春气鼓鼓的看着他,眼中却满含情意,贾宝玉旖念纵生。
只是诸多顾忌,不敢造次。因此笑道:“你不是说我偏心么,正好我今晚有时间,我教你画画吧。”
贾宝玉的丹青虽不算绝顶,到底有过数位大家教导,比起探春造诣却要高不少。
探春本来也羞于说话,闻言立马意动起来。
不过她想了想,将面前的桌案腾出来一块,只铺了一张白纸,然后从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一支铅笔,小声道:“不如你教我画素描画吧,我想学那个。”
贾宝玉点点头,接过铅笔,探春又脸红红的道:“这支笔,还是当初你送我的,是你第一次拿出来的笔,就送给我了,平时我都舍不得用……”
贾宝玉闻言,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铅笔。
自铅笔问世,只新奇一时,并未在此世流行起来。而且,这支铅笔因为是头一批次的东西,做工和品质都不好。
没想到,探春却如珍宝一般保存。
心头沉重三分。探春对自己的喜欢甚至是爱意,只怕还要超过宝黛二人。但是自己,却没能给与她对等的宠爱。
没有过于纠结此情,贾宝玉看着娇羞的探春,笑着将笔递回她的手中,然后扶着她站起来,握住她的手,道:“这样教,更容易学会一些。”
“嗯~”
探春立马心动起来。以前她看贾宝玉也这般手把手教过惜春画画,她当时还暗暗羡慕。
任由贾宝玉握着她的手,她将身子贴着自己的书桌,倾伏下身子,给贾宝玉在身后留出位置。
察觉贾宝玉的身体贴上来,她心里既紧张,又甜蜜。
一时心里又想,万一要是这个时候林姐姐过来找她看见怎么办?
看见就看见,他是我哥哥,哥哥又不是她一个人的,再说,哥哥教妹妹画画怎么了……
正思索着这些有的没的问题,忽觉肚子一紧。
低头一看,居然是二哥哥把另一手放在她的身前,将她的裙子压在身上,避免落到桌子上。
二哥哥真的好贴心,好温柔,只是,这样自己不就全然被二哥哥抱在怀里了么,会不会太羞人了……
“别东张西望,用心些,我要画了。嗯,就画你之前画的那幅吧。”
贾宝玉的提醒,令探春勉强集中精神来,眼睛往纸上看去。
只是,目光却只聚焦在贾宝玉那张完全握着她小手的温暖的手掌上。
她知道,她定是没心思学画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