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fpzo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 ptt-第九百三十四章 攔路妖精看書-frpnw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万界武侠大冒险
“八百流沙界?”
杨行舟看罢石碑多时,哈哈大笑:“原来是这个世界!”
当下吩咐火鸟:“这流沙河如此宽阔,当真不得了,你去源头看一看,这河水源头到底在哪里,整条河又有多长?”
火鸟点头,尖声尖气道:“老爷,依我看,这条河,少说也有千万里长短!源头不是来自上天,就是来自大地,否则绝不会有如此大河,隔断两岸居民。”
杨行舟道:“你懂个屁,还不快去!”
火鸟一缩脖,展翅高飞,须臾不见。
他随身侍奉杨行舟,得自家老爷真传,又吞吃了金翅天鹏的精血和诸多妖魔,功力提升极大,俨然一代妖王。
此时展翅,瞬间消失在十多万里外。
“这世界果然广阔!”
杨行舟站在流沙河畔,目揽十方,只觉得这个世界天高地远,道韵恒古不变,太古的气息至今萦绕空间之内,无穷宝山,万千恶水,疆域之大,竟然不比主世界差多少。
正感叹间,只见流沙河里浪涌如山,波翻若岭,河当中滑辣的钻出一个妖精来。
这妖精身高丈二,赤发蓝脸,项上悬挂九个骷髅头,一袭黄袍,手持木杖,恶狠狠的向杨行舟扑来。
步步女配
杨行舟叹了口气,伸出手掌对着妖精轻轻一抓。
这妖精如此庞大身躯,在靠近杨行舟时,竟然越来越小,在这妖怪眼中,自己飞扑的速度越快,反倒距离杨行舟越远,而且杨行舟的身子也越来越大。
初始看来,杨行舟也只是普通人模样,可是越靠近,杨行舟的体型就越大,随着他快速扑来,杨行舟的身躯已经大如山岳,与这妖精相距起码几十里地。
“不好,这是大神通者!”
这妖精心中大惊,知道只有大神通者才能身如须弥,与外相隔。
越靠近,越能发现他们的躯体惊人,自己今番要吃人,却是找错了对象。
正心惊时,只见杨行舟抬掌抓来,轻轻将这妖精抓在掌心,放在眼前观看,笑道:“你这妖魔,你是要吃我么?”
这蓝脸妖精肝胆欲裂,大声求饶:“大仙饶命!小人只是一时嘴馋,才动了杀心,若知道是大仙驾临,绝不敢如此。”
杨行舟骂道:“你这厮鸟,一身戾气,一看就杀人无数,杀了也还罢了,竟然还吃进肚里!这如何能饶?”
一使劲,将这妖怪在掌心攥死,将脑袋拽掉,扔进流沙河里。
哗啦!
一場 遊戲 一場 夢
这妖怪脑袋掉了,九颗骷髅头攒成的项链也掉在了地上,被杨行舟一脚碾碎,化为九股阴风,须臾不见。
杨行舟将这妖精躯体扔进流沙,只将那妖精手中的木杖拿在掌心,看了看,便见这木杖外面是木头,木心里穿了一杆黄金芯子,整个棍子短短粗粗,中间一道金芯,如同擀面杖一般。
“这玩意儿倒是可以用来做擀面杖,以后擀面条,做油饼用得着!”
杨行舟将这擀面杖随手一扔,扔进了主世界凤鸣山的厨房。
厨房里程灵素正在做饭,秦梦瑶等女联袂来凤院内相聚,众人一起和面擀面皮,包饺子,虚夜月吵着要亲自动手擀面皮,却少了一根擀面杖,正争吵间,忽然宝光一闪,众女面前的案板上便多了一根造型华丽的木杖。
“啊哈,一根擀面杖竟然做的如此华彩!”
虚夜月将这宝杖拿在手中,哈哈笑道:“一定是夫君做的好事,就这么一根擀面杖还要镶嵌珠宝,实在是太浪费了!”
程灵素也笑道:“师兄也太浪费东西了,一个擀面杖也做的这般奢华,实在太不应该。”
众女对杨行舟时不时地隔空送东西的行为已经习以为常,此时见到桌上多了一跟华丽的擀面杖,大家惊讶一番,也不再当回事,继续擀皮包饺子,这擀面杖华丽归华丽,擀皮子用着倒是十分的趁手。
“刚才那妖怪应该便是昔日玉帝的秘书了,妈的,被贬人间,竟然还敢吃人,真不是个东西!”
这妖怪赤发蓝脸,面带晦气,还随身拿着一个擀面杖,又在流沙河居住,其身份一眼可知,只是他不该招惹杨行舟,被杨行随手捏死。
将那擀面杖扔进主世界后,杨行舟驱车向东而行。
他这火焰战车极为炫目,半云半雾向东走了几百里,行了多时,又见一座高山,山上有恶气遮漫,不能步上,火马便拉着战车缓缓升空,径直向东。
不觉狂风起处,又闪上一个妖魔。
只见他生得又甚凶险:
小說 中文
莲蓬吊搭嘴,
双耳如扇风,
黑毛根根立,
獠牙往外生,
手持五彩耙,
腰间挎宝弓。
前世射九日,
杀气透天庭。
死后为鬼雄,
轮转封天蓬。
又因旧时恨,
被贬做猪精。
他撞上前来,不分好歹,望杨行舟举钉钯就筑,便听虚空中一声唳鸣,火鸟童子从远处飞来,须臾间到了这妖怪身前,展翅拦截,厉声叫道:“休伤我家老爷!”
这火鸟化为火羽童子,手持长矛,与这妖怪战在一起。
这火羽童子侍奉杨行舟多年,时常聆听教诲,早就习得一身神通,手中长矛乃是杨行舟昔日在火云洞中,亲手锻造,乃是了不起的神兵。
此番与这黑猪精一番争斗,当真是一场好杀,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打的翻翻滚滚,天昏地暗,附近山峰摇晃,树木倾倒,几番施法力,赌神通,比手段,论输赢。
从天亮战到天黑,那猪精累的口角流涎,步履蹒跚,叫道:“且住!你是哪家护法,竟有如此神通?我怎么不识得?”
火鸟也气喘吁吁,浑身酸麻,口鼻喷火,手脚无力。
见这猪精停战,正巴不得如此,当下手扶长矛,喝道:“我家老爷周游万界,惠及八方,佛门有号,唤作虚空自在光王佛,道门有名,唤作万源道妙天尊,乃是万劫不磨神仙体,拔苦救难大天尊!”
他对猪精骂道:“我便是老爷座前火羽童子,常年侍奉左右,你这猪精,又是什么来历?钉耙倒是新鲜的很呐!”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那猪精闻言心惊,慌忙前来拜见:“常言道,不知者不怪,还请老神仙恕罪!
老猪我生平最恨妖精,偏偏这一世投胎成了猪身,也成了妖精。只是我昔日乃天蓬元帅,统领十万水兵,征讨逆贼,一向当先。投胎人间界后,荡平福陵山,独占云栈洞,方圆五百里,不得存妖精。但凡有敢靠近福陵山的妖精,都被老猪打死下酒。今日见老神仙半云半雾,战车生光,还以为哪家妖王路过此地,要与我论个短长,因此这才出手袭击,其实只是一个误会。”
杨行舟深深看了这黑猪一眼:“你昔日是天蓬元帅?那你腰间宝弓从何而来?”
那黑猪精脸色一变,将腰间弓箭收起,支支吾吾道:“一副弓箭算的什么,哪有什么来历?老神仙说笑了!”
杨行舟叹了口气:“你昔日偌大功德,竟然落到如今这般地步,嘿嘿,这世道果然不好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