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iu6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愛下-第四百一十四章 相識從狗血開始分享-0fyf1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程凌雪一边被王寅拉着一边面色古怪的看着王寅:谁让你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书来着,这回惹麻烦了吧。。。
很明显这街是逛不下去了,王寅干脆拉着程凌雪直接回家了。
将军府
“寅哥,你琢磨啥呢?”看到王寅回来后就坐在那里沉思的样子,程凌雪好奇的问了一句。
“丫头,你现在去那个潘姑娘家去看看去吧,弄成这样怪尴尬的。。。”王寅摸了摸鼻子说道:“看看情况咋样了,别再给整出个抑郁症来。。。”
流言的威力有多可怕,王寅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穿越前这种事情可没少见过。
“好的,就交给我了!”程凌雪闻言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程凌雪当即琢磨了起来:想想也是,寅哥一个大男人贸然去潘小娘子家肯定不怎么合适,既然寅哥交给我这个任务,我一定要把它好好的给完成!
一想到自己难得的能帮上王寅的忙,程凌雪顿时觉得斗志满满。。。
程凌雪离开后王寅往沙发上一躺开始跟系统扯起皮来:“系统大爷,出来一下。”
这货也是实际:有事儿的时候就喊系统大爷,没事儿了就狗系统狗系统的。。。。
好在他这系统智能不高没有感情,要是换成那些个嘴碎的或者傲娇的之类的,那可就乐呵了。。。
“宿主,我在。”系统的电子合成音在王寅脑海中响了起来。
“系统大爷,商量点事儿。”王寅开始了:“帮我写本书呗?”
“对不起,本系统没有自主写作功能。”系统如实答道。
“少来,之前你不是都改良过很多书了么?”王寅闻言撇了撇嘴。
“纠正宿主的错误,那些只是在原有资料的基础上改良的,并非系统自主创作。”系统纠正道。
“这样啊。。。”王寅琢磨了琢磨:“要是我给你资料您能否在这个基础上凑出个故事?”
“有资料可以适当的润色。”系统给出了让王寅满意的答案。
“妥了!”王寅打了个响指:“武植啊武植,当初我真的没想着黑你来的。。。算了,反正你还没出生。。。”
“系统,开头先来一段武植还有潘金莲的真实生平介绍,”王寅开始安排了起来:“然后再给这样,然后这样。。。”
傍晚时分程凌雪回来了。
“看样子进展不错啊?”王寅看着程凌雪笑呵呵的样子冲着她竖了竖大拇指。
“嘿嘿,寅哥我跟你说,”程凌雪坐到王寅旁边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今天我跟那潘家小娘子聊的不错,而且还发现了点有意思的事情。。。”
“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王寅闻言好奇的看了她一眼。
“一开始那潘家小娘子还没说,只是后来跟我聊熟络了便不小心说漏嘴了。”程凌雪一脸八卦的讲述了起来。
原来当那个西门书生得知流言都是因为《金瓶梅》引起的之后心中很是烦闷,后来又觉得因为自己给潘家娘子惹来很多麻烦,于是便心存愧疚了。
按理来说潘家小娘子都吓得不敢出门了,两人自然没机会得见了,可是世界上的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巧了。。。
潘家小娘子自然不可能真的一辈子窝在闺房不出门了,有一次偷偷带着丫鬟跑出去的时候正巧就给碰到西门书生了。
事情的经过也是比较狗血:潘家小娘子虽然乔装打扮了一番,可还是被几个眼尖的地痞无赖给认出来了,当即就围上去对着潘家小娘子刁难了起来。
有了《金瓶梅》的影响在前,这些地痞无赖的嘴巴可就缺了德了,说出来的那些话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简直不堪入耳。
后来有俩大胆的看这潘家小娘子长得着实标志动人,直接就伸出咸猪手了。
西门书生被流言整的郁闷就跑出来散心,正好就给撞见了地痞无赖伸出咸猪手的一幕,当即正义感爆棚三拳两脚把混混们给打跑了。
没错,这西门书生说是书生,这体格可是杠杠的!
一米八多的身高往那一矗加上一身的疙瘩肉,基本属于那种书生干不下去的话可以当即转行做武将的人才。
但是说到底他毕竟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什么的,全凭一把子力气逞能。虽然揍跑了地痞无赖自己也挂彩了。
黑草悬崖 忆中的玩家
潘家小娘子连忙千恩万谢,西门秀才则是大手一挥表示‘应该的’!
刚才西门秀才出现的时候只看到了咸猪手那一幕,之前地痞无赖的污言秽语并未听到,是以对潘家小娘子的身份并不知晓,二人又是第一次见面,是以潘家小娘子更加不清楚西门书生的身份了。
潘家小娘子看这西门秀才高大英俊的加上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当即便心生好感感谢起来个没完;西门书生一看这小娘子长得标志动人加上自己又是个单身狗。。。
青春期荷尔蒙的躁动下,两人顺利的看对了眼儿便愉悦的交谈了起来。
管教痞子校草
可见男的英雄是否救美取决于女方长相的美丑,女的来世做牛做马只是因为男的颜值不够。。。。。。
一开始聊得还不错,只是双方得知彼此的姓名后这场面就一度很尴尬了。。。
好在这西门书生也不是那种只会死读书的木头疙瘩,当即施展浑身解数疯狂救场,同时表达了因为自己对西门小娘子造成的不便与困扰的深深歉意。
潘家小娘子看这西门书生长得实在是太给力了也舍不得就这么给放手,于是短暂的冷场之后两条单身狗再次愉悦的交谈了下去。
两人散发出来的酸臭味搞的旁边的小丫鬟直皱鼻子。。。
后来的事情就更简单了,看对儿眼儿了两人自然不肯就这样断了联系,是以便隔三差五的找个机会碰个面神马的,所以王寅想象中潘家小娘子抑郁这种情况根本不存在。。。
“因吹斯听。”王寅听完之后顿时乐了:“没想到咱还无意中给当了一会媒婆了。。。丫头,你能跟那个潘家小娘子聊一下午也是厉害啊?第一次见面就能这么热乎?”
“女子家家的事情你当然不懂了。”程凌雪闻言白了他一眼。
“对了,这潘家小娘子和那西门书生都叫什么名字?”想到这里王寅好奇的问了一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