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110章 驚蟄(下)展示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宇文直回到长安以后,还来不及去皇宫里见宇文邕,就听到了一个让他怒火中烧的消息。
宇文宪被任命为此次出征齐国北路军统帅!
虽然这个消息还没有正式公布,要等到秋收以后,才会正式任命,但是,在权贵们的圈子里,已经完全传开了。
这件事就发生在宇文直去温泉宫的路上。
“为什么兄长要对宇文宪委以重任?”
书房里,宇文直气鼓鼓的对着桌椅一阵拳打脚踢,他连仆人都不敢捶打,生怕宇文邕会知道这件事。
“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我到底哪里不如宇文宪了?”
如果真要说的话,除了跟宇文邕血缘关系更近这个优势外,其实宇文直哪里都比不上宇文宪。
人嘛,总是需要树立“自我信仰”,要是总觉得自己这也不行,那也不好,那还活着做什么呢?死了不是更轻松?
所以把责任推给别人,把功劳留给自己,只是人之常情罢了,这不是宇文直的专利。
宇文直觉得他可以很差,但是宇文宪一步步的往上爬,那就很让人不爽了。尤其是宇文宪的权力还是宇文邕不断赋予的。
仇恨和妒忌的火焰,将宇文直的理智烧毁,他本来觉得玩一下突厥公主,羞辱一下宇文宪就算了。
因为哪怕他对阿史那玉兹做了什么,为了维护两国之间的和睦,宇文邕一定会竭尽全力去隐瞒这件事。
而那个突厥娘们,难道满世界的跟别人说她被自己玩了?
所以此事看似危险,实际上既刺激又安全!
只不过现在宇文直的想法又变了,单单一个突厥公主,已经满足不了他扭曲的心灵。他要把宇文宪干掉,然后再玩突厥公主,这样一石二鸟,不知道有多爽快!
甚至有机会,把宇文邕也干掉,那就更完美了。宇文邕现在只有一个不到一岁的儿子,如果他死了,那皇位铁定是自己的,简直是人生赢家啊!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txt-第1110章 驚蟄(下)讀書
说干就干,宇文直叫来最亲信之人,几个人合计了一番,他们一致认为,去找长安城外的“流民”干这活,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当然,他们不会说,要袭击的目标是北周的齐王宇文宪本人,更不会说指使他们办事的,是北周的卫王宇文直。
反正那些流民干过不少类似的事情,事后他们多半会逃掉,指认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总而言之,宇文直觉得这个计策简直天衣无缝。
……
这天春光明媚,万物复苏。渭河边的垂柳,随风摇摆,好像那婀娜多姿的美人在跳舞一样。
河堤上有一对年轻男子陪着一位身材劲爆高挑的胡服美人在散步,两人有说有笑,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
“宇文宪,你说我美不美?你又低着头不敢看我啦!”
阿史那玉兹拉着宇文宪的手,眯着的眼睛如同弯弯的月牙。
“你自然是美的。”
宇文宪没有多说什么。突厥公主有很多缺点,但有一点是别的女人所没有的,那就是来自灵魂的那种单纯和火热!
喜欢,那就表现出来,房事的时候可以浪到天上去,下了床也会问你她美不美,你喜不喜欢。
如果她心情不好,那么就不伺候你了,说什么也没有用。
阿史那玉兹就是这样的人,可以说跟从小就沉稳大度的宇文宪属于完全不同两个世界的人。
今日散步,就是阿史那玉兹强行要跟来的,并且还屏退了护卫。
“秋收之后,我就要带兵出征,你在家里好好照顾自己。”
宇文宪本来想说“你给我安分一点”,话到嘴边还是改口了。
“那我跟你一起去!”
阿史那玉兹兴奋的说道:“我想看看你怎么指挥千军万马的!”
这特么不是搞笑么?刀剑无眼,万一这位突厥公主挂了,那可就大条了。宇文宪黑着脸摇摇头道:“那怎么行,你就乖乖呆在长安,等我回来!”
阿史那玉兹似乎对人的情绪特别敏感,知道宇文宪这次没有开玩笑,她微微点头,有些遗憾的说道:“那好吧,也只好如此了。”
她捡起一根树枝,无聊的鞭打岸边的树木,像是个被父母爽约不买心爱玩具的小孩一般,那样子看着怪可怜的,宇文宪也有些于心不忍。
不过还是不能惯着她,这个口子一开,后患无穷!
正当宇文宪想对阿史那玉兹说一些软话讨好一下的时候,前面土丘的密林里面,冲出来很多穿着麻衣,还提着柴刀的“樵夫”。
不过他们没有带装柴的篮子,与其说是在砍柴,倒不如说是准备砍人。
“护卫就在我们身后不远的地方,你快去叫人,快点去!”
宇文宪对着阿史那玉兹吼了一句,后者听到这话拔腿就跑。那些人似乎也不是来对付阿史那玉兹的,他们一个个都急红了眼睛,提着刀就朝宇文宪奔来!
宇文宪指挥打仗技术很不错,但这不代表他的刀法很好,可以一人打几十个人。很快,身上挨了几刀的宇文宪,顾不上流血,也顾不上早已遗落的佩剑,连鞋子都掉了,一个人朝着来的方向狼奔猪突。
……
阿史那玉兹带着王府的卫队,急急忙忙的赶到,就看到宇文宪倒在血泊之中,生死不知。
“快啊,快找块木板来,把齐王放木板上,送太医那里啊!”
这位突厥公主虽然还算镇定,但也在崩溃的边缘了。谁也没料到,就这么一会脱离视线,齐王殿下居然遇刺,还受伤了!
事情可大条了啊!
众人急急忙忙的入城,然后直接把人送到太医院。没想到宇文宪到了那里之后,居然自己就醒了过来!
原来,那群“刺客”,看到宇文宪逃走之后,就没有再追赶,而是朝着反方向狼狈逃走,也没去查看倒地昏迷的齐王殿下到底是不是死了。
“还好,只是些皮外伤,流了点血,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太医院的御医松了口气,宇文宪的护卫们也大大的松了口气。若是宇文宪出事,他们这些人,全都要跟着陪葬。
只是有些奇怪,这些刺客,好像很不专业,这么好的机会,他们为什么不来查探一下呢?
当然,这个问题没人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