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奪運之瞳笔趣-第1050章 棺材鑒賞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夺运之瞳
一道黄色大河横贯冰冷的星空中,自魂墟之地的一处虚空中垂落,散发着死亡的气息,让每一个临近的生灵都心悸。
棺材正吞噬着黄泉之水,一股股,其中散发着一股让人战栗的波动。
突然,虚空一颤,空间扭曲,一道身影出现,中等身高,有吞吐日月之神威,散发着一种强大的精气神!
沈睿微微一愣,这是一个绝代强者,不用多说,又是一尊桓境虚道,这种俯瞰岁月的存在,在外面数万年难得一见。
然而在魂墟中,却接二连三的出现。
他并不衰老,发丝浓密乌黑,脸膛红亮,额头发光,看起来不过四五十岁的样子,有一种内敛的磅礴精气。
强大到让人战栗,精气神臻至了虚道绝巅,甚至可以再迈出半步,是一位至强的虚道,让沈睿都神色凝重。
咚!虚空一震,扭曲了起来,在其手中出现一柄七彩长刀,垂下一缕缕先天神精,古朴而大气。
沈睿心头讶异,七彩长刀之上有一些图案。
“轰!”突然,此人出手,七彩长刀发出茫茫波动,将冰冷的魂墟虚空都震裂了,挟道主意志,神威盖世,镇压向前。
让沈睿都心颤,然而,让人深感意外的是,他的攻击对象不是附近隐藏起来的修士,而是正在吞噬黄泉水的那口棺。
当!”那口锈蚀斑斑的棺,其棺盖突然一颤,冲天而上,与那七彩长刀剧撞在一起,粉碎虚空,爆发出灭世神能!
即便相隔足够远,那可怕的威势也传递的足够快。
七彩长刀回,被握在手中,他眸光深邃,一句话都没有说。
而那棺盖也落下,严丝合缝,亦无波澜,棺材一方也无任何多余的反应。
此人突然攻击,很快结束,让附近的生灵发怔,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另一边,那尊端坐在黑色战车中的生灵出现,真身有些令人讶异,浑身黑色毛发浓密,长达一尺,有丈许高。
非人族,似乎是猿猴一族,毛发是黑色的,膀大腰圆,虎背熊腰,,宛若一黑色的小山。
“玩刀的,你是不是有毛病,突然出手,万一引起黄泉暴动怎样办?”猿类道主开口,声音跟金钟般铿锵。
沈睿心中微微一跳,这尊生灵似乎没有看起来那般低调,还是之前蔑视自己,不把自己放在心上?
“猿魔,怕成这个样子,不如回你娘的怀里去吃奶。”
手持七彩长刀的生灵散发着一种洪水猛兽的气息,眸子中银芒乍现,冷漠地看了一眼老猿魔,嘴上很不客气。
“狂刀,你门下弟子历练之时,屠了不少我族后辈,都说你的刀可以斩断时间,我倒要领教领教。”猿魔冷声道。
沈睿恍然,猿魔与狂刀,沈睿知晓他们的名号,却并未见过真面目。
这两尊道主诞生与渊海万界时代,各自的世界都很特殊,孕育了这两尊强横的存在。
渊海大世界融合后,这两尊的界域比邻,产生了不少摩擦。
没想到在这里,两人也能遇上,简直是就宿敌。
“别逼我动手!”狂刀有一种无上威严,神目中射出两道冷冽神芒。
“吼……”猿魔很暴躁,直接出击,一声吼出,黑色的波纹扩散,虚空四裂。
这是一种可怕的神通,神音席卷,几乎要吼碎了生灵的灵魂,十方皆崩。
狂刀的眸子射出一团灿烂的银光,那是一簇银色的火焰,隔绝了虚空,让黑色波纹平静。
猿魔长毛飞舞,杀气腾腾,黑色的战车飞出,飞向虚空深处。
“轰!”隆一声,宛若茫茫瀑布垂落,像是一片汪洋砸了下来。
狂刀亦是眸光爆射,七彩长刀飞舞,将虚空都破碎了。
当!这一种声音,黑色的战车像是一道黑色汪洋飞落,砸得狂刀横飞而起。
沈睿神色一变,这件道器神威惊人,有一种摧枯拉朽的霸道。
狂刀浑身气血冲霄,七彩长刀一声脆响,绽放不朽宝辉,而后一步一步向前逼去,面对猿魔。
“狂刀,你纳命来吧!”猿魔一吼,七彩长刀再次飞出,这是一片黑色的混沌汪洋。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奪運之瞳 ptt-第1050章 棺材看書
而这一次,它的光辉更为璀璨了,内部蕴含的特别道纹浮现。
“轰!”天崩地裂,虚空粉碎,将那里化成了一片混沌海。
“啊……”狂刀大吼,神音贯脑,锵的一声,一道璀璨的七彩霞光撕裂。
七彩雾霭,冲入虚空,炽盛光彩,一同交织,散发出一股浩大的威势。
那把七彩长刀,握在狂刀手中散发滔天神威,莽莽混沌溃散,全部炸开。
当!”七彩长刀飞起,硬撼混沌战车,七彩与混沌缠绕,将虚空撕裂的不成样子,让此地剧烈抖动起来。
当、当、当……七彩长刀与混沌战车撞击,各种道纹流动,灿烂无比,划破虚空,剧震激烈。
两者战的如火如荼,然而正在其中的威势到达巅峰之时,纠缠在一起的七彩与混沌光芒,竟然同时转换了方向
“嗡隆!”可怕的光辉四射,将虚空撕开,顿时龟裂。
同一时间,狂刀手中的七彩长刀发挥宏大神威,上面各种图刻都亮了起来,飞向那棺材。
狂刀与猿魔竟然同时对棺材出手,气息一时间强横无匹。
横贯虚空中的棺材轰鸣,如决堤般冲击,气息瞬间浓烈了十倍,让沈睿都心惊肉跳。
“轰!”狂刀与猿魔一齐行动,暂时抛开了其他,轰击那棺材。
两人之前看似生死决战,实际只是为了迷惑那棺材,在两人把气血升至巅峰之时,同时对棺材出手,威力恐怖。
刹那间,棺材板飞出,然而这一次却没能挡住两尊存在的联手,一道道裂痕开始蔓延,最终竟然直接裂开了。
虚空中的魂灵兵士沉默,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没有神智一般。
棺材中幽深而死寂,黄泉水源源不断的被吞噬,一种寒气在众人心中泛起,似乎被什么诡异的生灵盯上了一般。
蓦然间,一对灰色的眸子睁开,四方虚空顿时开裂!